PIPA年度奉献~ 范希兄弟 (Vandenheede)和福瑞克-阿伦夫妇(Verreckt-Ariën)之双采访 (完整版)

10月里难得晚上还有些夏天的气息,PIPA编辑部怀揣着激动的心情精心准备着当今比利时鸽坛超长中距离和小长距离两位重量级铭家的双采访。

主角登场雅吉(Agy)&帕斯卡(Pascal)福瑞克-阿伦夫妇(Verreckt-Ariën),刚刚获封2010年KBDB全国超长中距离综合鸽舍冠军;福雷迪和杰克.范希(Freddy en Jacques Vandenheede)。PIPA对此次铭家采访岂敢马虎,派出首席撰稿人、鉴鸽师兼拍卖官马丁.马顿斯(Martin Martens)和专业摄制组上阵。细心的马丁早已把想要提的问题准备好,鸽友们请放200个心,马丁也是养鸽者,只要是你想知道的就会得到答案,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马丁会为大家一一探秘他们称霸赛事令对手闻风丧胆的成功秘诀。

我们还邀请到2010年波治全国幼鸽冠军得主安德烈.摩能斯(Andre Moonens)作为特邀嘉宾,意在在录制过程中别空场,要知道一边采访,一边提问题还要倾听和做笔记难免有照顾不到的时候。在采访结束后我和安德烈都感到受益匪浅,希望鸽友们也能有所收获。本次采访历时2小时,后期制作工作结束后会在PIPA网上呈现给大家。下文为大家记录了本次采访的问题和回答,以飨食读者!

(P&A:雅吉&帕斯卡.福瑞克-阿伦夫妇 F&J:福雷迪和杰克.范希)


福瑞克-阿伦夫妇

采访
 

赛飞方式

PiPa:雅吉和帕斯卡,你们的重点是老鸽和一岁鸽赛飞完全鳏夫制。你们以前试过传统的鳏夫制吗?你们使用完全鳏夫制除了没有留守鸽外,还有其它特殊的地方吗?

P&A:我们于2002年搬家到现在的住址。2003赛季我们以10对(雄和雌)鸽赛飞完全鳏夫制,可是成绩很不理想,不是因为赛飞方式,而是用10对鸽子组队实在是太少了。赛鸽们的训练量也不够,周末比赛,周里没有训飞,怎么能出成绩呢。

2004年我们增加到60对,作训也很顺利。我称我们的赛飞方式为“混乱式”顾名思义就是没有定性的规矩。鸽子们全靠自己。照顾鸽子需要时刻留神,该出手时就出手。2005年,我们觉得还是传统的鳏夫制更好一点,于是我们进行试验。不久我们发现传统的鳏夫制很难使赛手们在整个赛季保持最佳身体状态。当鸽子开始配对时,我们把它们锁在巢箱里,它们就不吃不喝,瘦了很多,所以自2006年起我们赛飞完全鳏夫制。

PiPa:福雷迪和杰克,你们为什么还是赛飞“伴侣留守”的老方式?

福雷迪:我先声明一下,一开始只是幼鸽赛飞老方式。老方式同样适合我的生活,那时我是一名教师,学校的假期正是幼鸽赛旺季。直到1997年拉索特年赛的败北,作育成果糟糕,整个赛季是风雨交加,我们决定大胆尝试让一岁鸽和老鸽赛飞鳏夫制,但是雌鸽和雄鸽都参赛,都要完成训飞任务,时间短暂,那时鸽队雌鸽中幼鸽的成绩最好,所以我们决定让一岁雌鸽赛飞鳏夫制。在我们看来雌鸽适合参加400-600千米的比赛。

2008年,我们哥俩儿联合组队闯荡鸽坛,雄鸽加入竞技场,专注当日归赛(600-800千米)。赛手们每两周参赛一次!战雌们则可每周参赛,每隔三四周到5周更视赛事的艰难程度上笼参加全省和全国超长中距离赛事,你需要周周评估,随时作出调整!如果战绩减少,训飞也相应减少,我没有什么秘诀,全是凭感觉!评估并不是简单的舍舍评估,而是每羽每羽的评估。这样你才能进步。我们现在对留守伴侣还是采取同样的做法。

PiPa:几乎每周都上笼的赛手,你是怎样做到让它们精力充沛,战斗力十足的?有什么特殊的规律吗,是在上笼前见伴侣还是归巢后,能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你们的方法和经验?

P&A: 自2007年启用新赛飞方式以来,赛手们在2010赛季带给我们同样的精彩!我们试着让10羽种雌作为固定配偶留守鸽舍,利用爱嫉妒的天性和在鸽舍中制造“混乱”来激发赛手们的斗志。一段时间后我们发现雄鸽开始接受“强制性相亲”,但是并没有达到我们的最终目标,因为雌鸽并不适用这种方法。我们发现留舍的雌鸽斗志不足,于是周周派战雌们出赛!我们还发现倒是“夫妻”赛飞完全鳏夫制效果好。就刚才范希兄弟的话题,我们的情况是这样的:战雌们每周参赛,但是经典赛事我们只派出顶级战绩!其它的赛飞小中距离赛。鸽子归巢时的动力我们认为不太重要,一羽鸽子尽力完成比赛,有时很疲倦,很想休息。就像我们提到的,我们没有固定的模式就是“混乱”。短距离归巢的雌鸽不是总能看到她们的伴侣,鸽舍里总有几只雄鸽留守。赛飞长距离赛事的战雌们在归巢时,短距离赛雌多数被锁起来,有时关进鸽笼里。

F&J:我们是这样做的,赛前如果雌鸽的状态不佳,我们不会让她参赛全省或是全国的超长中距离赛,在家留守!留守雌鸽在其他姐妹归巢时,一起与伴侣见面。从我赛鸽的第一天起,每天我都做详细的记录。我们做出的调整或是决定都出自每天的记录和经验积累,我可以说在我们鸽舍存在着这么一种可参照的“主导思想”,但是经验告知我们绝对的理论基础并不存在!鸽友们在某些方面需要凭感觉,根据自己的意向和经验。我给你们举个例子,以前战雌们在出发前,有一个小时和配偶见面的时间。一次学校开家长会,结束晚了。我赶回家时,希望赛雌们还能和配偶们还能小聚10分钟,我也能赶上当地的上笼时间。鸽子们最终在上笼前与配偶们的见面时间从1至10分钟不等。我承认,赶往集笼地的路上我心里忐忑不安。周六的赛事结束,鸽子们创下赛季最好战绩,在以后也出现过同样的经历。所以我敢说,战绩与上笼前伴侣见面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况且雄鸽在出赛前根本没有见面机会,与归巢后伴侣之间见面时间长短也没有直接关系。鸽友们的直觉起着决定因素,例如赛事的艰苦程度、下周的赛程安排等,这些因素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随时调整!

P&A:我们这,在比赛前鸽子都见面,希望能够激励赛手们的归巢欲望!赛手们没有固定的巢箱也没有固定的配偶,也就是我刚才说的“混乱”。正常我(帕斯卡)早晨5点下班回家,让配偶们尽情享受二人世界,然后我去喝杯咖啡,大概45分钟过后把它们分开。如果大赛集笼是在周三,我们在下午时还会小训20到30公里。5点开始见面直到晚上,一般到周四的时候,他们不允许再见面,或是中距离赛前可以见面5至30分钟。整个赛季赛手在归巢后可以配偶们共处到第二天早晨,5点开始“活拆夫妻”,6点活拆结束,马上喂食。只有在艰苦赛事后,或者赛手们在归巢时状态不佳,才会早早“活拆夫妻”,以便赛手们可以好好休息,尽快恢复体力,饱饱吃好!如果遇到赛事异常艰苦,我们会考虑赛手们在归巢后根本不让见面!雌鸽在周里呆在休息舍,白天必须在室外鸽舍,晚上回到休息舍。雄鸽可以选择是呆在舍内还是在室外鸽舍呼吸新鲜空气。

饮食和指导

PiPa: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的喂养规律和训飞计划吗?
P&A:雌鸽每天9时左右训飞一次,没有特定饮食规律,鸽子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几年下来我们造出自己的品系鸽,鸽之间不会很快配对,特别是“训飞效果好”,鸽子在体制下优胜劣汰。
F&J:根据季节的时间和上次比赛的结果,我们每天训飞1到2次。给鸽子也是满盆儿食,但是成分是50%作育饲料+50%“节食饲料”(清除料和节食料)。我们的喂食规律是怎样的?赛飞混合饲料逐渐代替清除料和节食料,赛前最后一顿甚至是高脂肪含量食物。我们用的赛飞混合饲料是几种饲料的混合品。

P&A:我们还是从准备工作讲起。如果天气允许的话,鸽子们从1月开始每天外飞。2月14日不仅是我们的情人节,也是鸽子们的,我们将它们配对。我喜欢看见雌鸽可以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2小时,雄鸽可以飞1小时到1个半小时。我们发现如果它们不外飞的话,就会留下隐患,赛季中就会出现体力不济和战绩不佳的问题!你可以通过节食饮食让鸽子连续飞行1个半小时!我们的经验是如果鸽子在赛季没开始前训练的好,它们的状态可以维持整个赛季,但是赛季开始后,光喂食“节食料”是不够的!

PiPa:上次在你们赢得图勒(Tulle)冠军后,我们曾就饮食方面问过你们。你们完全信赖斗牛士(Matador)混合饲料,因为你们鸽舍是斗牛士饲料公司的试点。你们用的是哪种混合饲料,怎样用的?

P&A:斗牛士的饮食顾问经常到我们这,我们一直听取他的意见。这只限于理论,实践中存在差别!就像刚才提到的,一月和二月“节食料”,含脂肪量少。一旦训飞时间超过一小时,接近1个半小时,要在饮食里加入碳水化合物,对我来说就是喂玉米。为了让赛手们能够长时间飞行,喂食脂肪含量高的饲料(斗牛士拓博/Turbo饲料)。二月初我们喂赛鸽“起步饲料”。赛季中赛飞饲料加配拓博。

F&J:雅吉和帕斯卡的方法和我们的相近,但是我们用的饲料是混合的。就像刚才说过的,距离上笼越近,饲料中含脂肪量越高,我们用的是“凡赛尔能量饲料”加花生。

Pipa: 范希兄弟,在你们的朋友圈中有人和雅吉&帕斯卡一样用斗牛士的产品吗?效果如何?
F&J: 今年夏天当我们赢得亚精顿全国冠军后,斗牛士饲料公司的人员到我们那为某鸽报做采访,当时他们给我们一代“拓博饲料”,让我们试试,在这之前我们从未用过。

PiPa:像你们的战雌每周都上笼参加500公里赛事,你们是怎样做到让赛手们尽快恢复体力?你们除了用刚才所讲到的产品,还用其它产品吗?
P&A:我们认为尽快恢复体力很重要,所以我们还喂食其它产品。让赛手们尽快恢复体力需要蛋白质,这就是以前鸽友们在鸽子归巢后喂豌豆的原因。我们不这样做是因为,鸽子们需要48小时才能吸收豌豆里的蛋白质,并且还有副作用因为豌豆含有40%杂质,所以鸽子体内还需要吸收不必要的杂质。

我们倾向用粉末形式,像“归巢蛋白质”(Backs Protein)其中80%可以马上吸收,只有20%是杂质。规律是颗粒越小,越利于快速吸收,直接影响到恢复体力的速度。鸽子在赛后5至6小时后,可恢复足够的体力也可以进行训飞,所以一周后继续上笼参加500到600公里赛季不成问题!花血本的赛家们也会用类似的蛋白质产品,呈迷你块肽酶形式含有2到3种氨基酸。这种二肽和三肽可以马上吸收!

F&J:其实在这方面我们没有特殊的做法。我们在鸽子归巢后喂食电解质,多久?要看赛事的艰苦程度和下一周的赛程安排!对我们来说这是勇将们突破极限的方式,经验告诉我们,体力好恢复快的鸽子,比其它鸽子能力强!

PiPa:鉴于我们现在讨论赛鸽指导,我们想问一个敏感话题-鸽子的医疗保健问题,你们有固定的规律吗?

F&J:我们鸽舍是这样的:在赛手们归巢后我们会针对赛事的长短进行滴虫病的治疗,持续1天到2天在饮用水里添加药品。我们经常到兽医那儿做检查,听从兽医的意见,没有什么固定的规律可循。幼鸽就跟孩子似的,看到什么就捡。对幼鸽我们更严格,还要防治上呼吸道感染!

P&A:我们这不是每周都预防滴虫病。我们也没有具体的规律可循。我们倒是有个表格,标出了赛季后到新赛季伊始(4月1日)我们需要做的。赛季结束后我们马上进行8天的滴虫病防治,也就是双倍剂量。短时间内没有什么举动。一月初有10天左右的副伤寒预防。大概在1月23日左右注射预防副黏液病毒疫苗。一个月后大概在2月23日,注射预防鸽痘疫苗。3月初进行8天防治滴虫病疗程,接近着用强力霉素针对气管和头部疾病。三月末到兽医那里做检查。

如果战绩理想的话,直到波治I全国赛两周前,没有什么特殊的治疗。如果我周一早上把窗户和门都打开的话,鸽子们必须要出外活动,就像要远飞一样!这也是我判断鸽子是否健康的标准,如果它们不情愿出外活动或是最坏的情况需要我赶它们出舍,我会带着鸽子赶紧去看兽医!赛季间我会多加留意这几只鸽子!一般来说我们每年带鸽子们看四次医生!

幼鸽-遮光制-补充光照

PiPa:在赛幼鸽方面你们赛飞方式也有所不同。雅吉&帕斯卡,幼鸽在你们那始终还是第二计划吗还是将有所改变?

P&A:我(雅吉)真高兴,您的问题是我的所属范围,因为我一直负责幼鸽,帕斯卡没有时间顾及幼鸽,光是老鸽队就够他忙的了。在我看来幼鸽非常重要,对他来说则少些!事实上也是我们为什么转手第一轮作育的幼雏,保留第二轮之后作育的幼雏。我们训飞保留下的幼鸽直到索桑赛和几次中距离赛,还要看幼鸽的身体条件和换羽情况,全国赛对我们来说不太重要。事实上我们可以说2010年是幼鸽的新开始。我们的目标是明年派出一支幼鸽鸽队征战全国赛,并为它们建一个新的鸽舍。到这,帕斯卡提出的问题是他自己怎样让幼鸽称霸?我们的鸽子不是人们所说的性成熟型。想法是这样的中心鸽舍给所有鸽提供聚会场所,中心鸽舍的两个角落是“休息鸽舍”。我(帕斯卡)想设计的鸽舍要五光十色,有棱有角,鸽子们可以尽情玩耍,有的温馨感。

幼鸽饮食和其它的差不多,到现在为止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附加特殊产品。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像训练老鸽一样训练幼鸽。尽管幼鸽赛飞成绩并不能作为真正的汰选标准。我们保留一岁鸽到赛季末,目的是让一岁小将们参加1到2次全国赛,积累比赛经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精心挑选。幼鸽没有好的眼睛我坚决不要,同样体弱多病者也一律淘汰,可以说是第一轮的自然选择。我们只留下眼睛好的鸽子,其实我不是专家,只是凭经验、将报道中和书中所读学以致用,慢慢地自己也积攒了一些知识。

雅吉对幼鸽“视如己出”,她把它们训得服服帖帖,帕斯卡对这点不太满意。这样的幼鸽长到一岁,训飞和发情期都会遇到问题,所以我不喜欢它们太乖。

F&J:我们这幼鸽一直赛飞老方法-自然制,不赛飞鳏夫制,如果老方法适用话为什么还要换呢?底下始终铺着稻草,所以创造很多棱棱角角,增添了鸽舍的情趣,几乎所以小巢都铺了稻草。温馨的鸽舍呈现出不同的场景,有的共建爱巢、有的嬉戏追逐、有的孵蛋、有的喂养幼仔。在它们当中有斗志昂扬的,也有战斗欲不能自控的!就幼鸽而言遮光制从2月末-3月初直到6月初,不采用补充光照!

P&A:我们的幼鸽也使用遮光制,同时补充光照,旨在延迟第一轮换羽期,也希望幼鸽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新一轮的换毛期也能延迟。

PiPa:还就训飞和指导方面,幼鸽需要作训,我刚才听你们兄弟二人说幼鸽的训飞距离相对短一些,你们能具体给大家讲一下吗?

F&J:起初第一轮和第二轮作育的幼仔分开,如果飞行进行顺利的话,格门打开所有的幼鸽们则可欢聚一堂,大概有200多羽。路训时,第一轮和第二轮作育的幼仔分开,不仅是年龄问题,车里也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放置那么多鸽笼。路训一旦开始,幼鸽路训的次数就会减少,多数时家飞的成果很好,差不多45分钟到1个小时。路训意味着工作量的加大,首先要抓住它们装进鸽笼里,所以路训并不是个成文规定。像我们刚才说过的,幼鸽的跟踪计划比老鸽要严格,首先在日常生活中防治滴虫病是重中之重,上呼吸道感染疾病的预防也很重要,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用药。是这样的,如果你想预防某种疾病,也要看到药效,也就是说要看哪种药对鸽起作用。再次说明一下,我们是凭感觉,时间久了经验会告诉我们,哪种药对鸽子起作用。

P&A:我们没有针对头部疾病的预防。倒是近来鸽舍里盛行单眼伤风(one eye cold),注射0.2毫升Linco Spectin、0.2毫升Suanovil和0.2毫升Catosal后,药到病除。

F&J:我们这药物是掺在饮用水里或是食物里,我们不喜欢给鸽子们打针。如果遇到类似的眼病,就上眼药水。

P&A:幼鸽每年都有腺病毒病,大多数是不严重型。但是每年都有变化,可能是我们的鸽子对腺病毒敏感吧。如果病出现的早,我们不会采取行动。如果病出现在训飞时期,我们会马上治疗。如果你问用药物进行预防措施有没有用,其实是没有用的。病状会持续8至10天,好鸽和坏鸽都会得。我们曾碰到一羽病得很重的雌鸽,但并没有影响她赢得波治全省冠军。如果鸽子们对其它疾病的抵抗力弱,我们可没有耐心,直接就淘汰了。

F&J:我想补充两句,腺病毒病可以影响到整个鸽队,跟鸽子的体质好坏没有关系。其它疾病则不同,我们和雅吉&帕斯卡一样,没有那么多耐心,也直接就淘汰了。

PiPa:关于幼鸽的汰选标准,只看战绩还是有其它的考虑因素吗?

F&J:是这样的,我们原先只赛幼鸽,所以看战绩是必然的。最近10年我们从只赛幼鸽发展到也赛老鸽子,以前我们真是全力以赴赛幼鸽,现在不会那么勉强了。不论是做孵的幼鸽还是喂养10和20大幼雏的幼鸽,我们都尝试着让它们赛飞400到500公里(全国或全省)赛事。急于生蛋或是下完蛋的鸽子又或是有幼雏的鸽子,出征一些短距离赛事,经常是阿碧斯或是亚精顿。有些鸽子是以战绩为汰选标准,其它的则是看血统。从一岁开始,赛飞生涯拉开序幕,至少在10之一赛事中入赏是汰选标准之一。

P&A:正常来说我们会将幼鸽保留到赛季末,只因为我们的赛飞重点不在幼鸽身上,所以战绩也不是唯一的汰选标准。其实到了赛季末期,汰选工作也进行的差不多了,赛季中如果发现生病的、身体有缺陷的或是眼睛不好的幼鸽早已被淘汰了。

作育战略

PiPa:要想保持赛鸽的品质,鸽舍的育种鸽品质至关重要。你们在给鸽子配对时都注意些什么?你们是怎样配对的呢?

F&J:我们的出发点是“好配好”,然后我们在鸽子的身形和体态找互补。回血育种方法我们不常用或者说极少数,例如兄妹配就是我们的一次尝试。事实上最棒的赛手出自杂配,而我们又不太懂。遗传学不好掌控,我们以好配好为出发点,对作育的幼仔期望很高,可是偏偏不随人愿。

P&A:我们也不相信近亲繁殖,就像杰克刚才说的,最棒的赛手出自杂配。我们也本着好配好的原则。我喜欢鸽子的膀条又细又长,胸骨别太短,眼睛要好。但是我不会把两羽都有特好眼睛的鸽子配在一起。

PiPa:鉴鸽时,无论是赛手还是育种鸽,你们重点看哪里,是眼睛吗?还是其他的地方为什么?

P&A:重要的是看鸽子眼睛的虹膜,虹膜的表面表现得越粗糙,眼睛中出现的毛细管越多,这说明这羽鸽子具有更好的血液补充。在好的虹膜包围中,小瞳孔有助于鸽子辨别方向。我猜想鸽子眼睛的虹膜好,在空中能看清100公里外的距离,以便判断飞行距离。就像是给相机安装镜头一样。

F&J:我们不太看重眼睛,战绩是我们首要考虑的,血统我们也不太在意,只有在好战绩的前提下我们才考虑血统,顺序不能颠倒!鸽子的年龄也不太重要,况且鸽子的年龄与“活力”无关,一羽鸽子活力充沛多数是品系特征。最好的例子要数速霸龙的大铭鸽“利蒙治号”,我们购于2003年速霸龙的全舍拍卖会,当时“利蒙治号”12岁,这也没有影响他在2009年老来得子。

PiPa:已故的彼特.迪威德(Piet de Weerd)被誉为世界级鉴鸽大师,他鉴鸽时还看肌肉,你们也看重这点吗?

P&A:看肌肉会帮助鉴鸽,但是我自己并不是太懂,所以没有考虑这点。

F&J:我们在这方面也不懂,但是通过战绩自然而然的可以分出好鸽和次鸽,真正的顶级鸽一定会到达鉴赏的标准。

不知不觉,历时2小时的参访结束了。我们试着在参访中探秘他们的赛飞方式,指导方法,怎样备战等等。简而言之就是探秘他们成功的金钥匙,希望能帮助鸽友们从中获些启示。小结一下本次的访问:绝对的赛飞方式并不存在,铭家们靠的是感觉和多年积累的经验,例如鸽子在什么时刻需要什么,有必要的话及时作出调整,鸽舍的条件、天气和赛况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但是每家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个可参照的“主导思想”,相信鸽友们可以借鉴。赛家与赛家之间也有所不同,不同情况下不同的处事方式,结果则在战绩中显而易见,很多时候靠的是细节!希望我们本次的参访可以帮助鸽友们提高战绩!

备注:PIPA团队感谢雅吉&帕斯卡.福瑞克-阿伦夫妇和福雷迪&杰克.范希兄弟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我们的参访,也感谢你们为我们带来精彩的访谈!同时感谢特约嘉宾安德烈.摩能斯,为我们提供专业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