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鹿特丹(Rotterdam)的克拉斯和瑞克.范多普(Klaas & Rik van Dorp)取得辉煌的2019赛季

2019赛季开始克拉斯和瑞克.范多普便取得辉煌开局,取得中部赛区(第5省)非指定鸽最佳鸽舍冠军头衔。然而6月克拉斯去世给战队蒙上阴影。


克拉斯和瑞克.范多普联合鸽舍取得辉煌成绩,克拉斯(左)在2019年去世

梦幻时代

克拉斯和瑞克.范多普在荷兰鸽坛可谓家喻户晓,他们一起取得了众多辉煌成绩。例如卡奥尔全国2区冠军,他们也取得NPO当日归长距离赛冠军,还获得荷兰金鸽奖头衔。他们还以“奥林匹克吉普赛”(Olympic Gipsy)和“奥林匹克神秘号”(Olympic Mistery)代表荷兰参加了布达佩斯奥林匹克大赛,2羽赛鸽都获得荷兰奥林匹克代表鸽冠军。

2019年取得强势开局

如同前几年一样,2019赛季两位鸽友组合的成绩不断提升。他们在东荷兰中部地区取得良好开局,获得魁夫兰1294羽冠军。同时他们的实力速度战队还带来了南荷兰省中部地区短距离非指定鸽最佳头衔。他们的最佳头衔以下列成绩取得:

13-4  魁夫兰 178 km 1294 羽 1-4-18-19-23-34-45-50-等(24/64)
20-4  魁夫兰 178 km 1969 羽 2-3-6-10-11-17-21-26-28-30-32-35-等(51/61)
5-5   贝罗尼   247 km 1976 羽 8-13-14-17-26-30-45-等(45/62)
9-6   贝罗尼  247 km  826 羽 2-3-4-8-13-14-15-19-24-等(14/25)

克拉斯在赛季中期过世,他的去世对后半赛季产生不小影响。季后赛前幼鸽没有参赛,尽管瑞克仍然取得了贝罗尼和莱尼克(Lennik)冠军。

感谢“小杨”


“小杨”(NL04-2082680 Kleine Jan)将父子组合克拉斯和瑞克.范多普提升到新水平

 “小杨”扮演重要角色

无疑范多普鸽系的重要支柱是“小杨”(NL04-2082680 Kleine Jan),他的子代已经至少14次取得冠军,平均羽数超过3400羽。他的子代和孙代取得了至少43项冠军。“小杨”出自荷兰杨.欧瓦克的“H8”配对直女,出自杨作育的著名的“83”和“84”。这要感谢这对成功的当日归长距离赛鸽,他成为2015年全国当日归长距离最佳鸽舍冠军。2006年开始范多普战队投资引进了比利时吉林克斯父子血统,“小杨”的后代与之进行了成功混血。

 “强壮女郎”(Strong Lady)

2018赛季表现突出的赛鸽“强壮女郎”(NL16-1499357 Strong Lady),这是“小杨”的直孙女。这羽雌鸽获得WHZB/TBOTB成鸽组鸽王18位,此前还获得2017年NPO亚精顿8125羽8位和NPO布洛瓦18564羽21位。她还在2018年取得如下成绩:

NPO吉恩12689 羽 4位/ 1696 羽冠军
彭图瓦兹 7570 羽18位
贝罗尼4613 羽39位

 “强壮女郎”的父亲也是“小杨”的直子和直孙,母亲“塞克姆”(NL14-1031000 Xen)是一羽吉林克斯原舍雌鸽,出自“格斗士”、“席娜”、“丝绒18号”(Fluwelen 18)和“白羽沃特斯”(Witpen Wouters)血统。查看“强壮女郎”的血统书。


“黑珠宝”(NL17-1252066 Black Juwel)蝉联2018和2019年第5省中部地区中距离鸽王冠军

“黑珠宝”

2019年克拉斯和瑞克的王牌是“黑珠宝”。她是“小杨”的另外一羽直孙女。2018年“黑珠宝”已经是赛鸽战队的佼佼者之一,她继续取得佳绩,收获南荷兰中部地区中距离鸽王冠军。此外她还获得的2019年WZHB/TBOTB全国中距离鸽王5位、第5省中部地区中距离鸽王头衔。她的成绩非常优异:

南图  1064 羽冠军
贝罗尼    2342 羽亚军
莫伦     1464 羽亚军
贝罗尼    1694 羽亚军
魁夫兰4387 羽5位
南图   3919 羽7位
彭图瓦兹  4520 羽9位

中距离鸽王季军是另外一羽“小杨”后代。这羽NL18-5127362取得贝罗尼827羽冠军和魁夫兰407羽季军,这让她成为范多普战队的另外一羽重要成员。

优秀的援外成绩

“小杨”的后代已经在多家鸽舍取得杰出成绩。最近的援外成绩来自苏特伦伯格(Mr Sterrenberg),他以“小杨”的孙代获得WHZB/TBOTB全国短距离鸽王8位头衔,这是2019年荷兰最佳赛绩鸽之一。

未来

2020年瑞克期待能够继续取得最高水平发挥,尽管他仍然对父亲克拉斯的离去难以释怀。在儿子斯坦的支持下,他将竭尽全力以小规模赛鸽战队取得最佳成绩,我们祝愿他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