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赫龙斯费尔德(Gronsveld)的乔斯.古森(Jos Goessen)领先鸽坛30年

乔斯.古森赢得全国赛前名次长达30年。他凭借著名的 “亚精顿号”后代和他的盖比.凡德纳比收藏,在NPO当日归长距离赛尤其成功。


乔斯古森和好友,赛鸽大师盖比

乔斯25岁时开始协助父亲参赛赛鸽,事实上他全家都是爱鸽之人,除了他们的赛鸽收藏,他们还养着红腹灰雀,还有2只鸭子和一条狗。25岁时乔斯还从来没有上手过一羽鸽子,他对于赛鸽还是一无所知的状态。但是他却拥有很强的决心,他的常识让他取得成功。1993年参与到父亲鸽舍管理3年后,他们取得了前SS Zuid俱乐部综合最佳鸽舍头衔,获得5项冠军和电讯赛入赏。鸽友提诺.胡嫩(Tino Huynen)告诉他们赢得比赛就是要拥有好品质鸽。3年后他们将多数现有收藏淘汰,仅仅留下一羽。后来他们又以提诺的一些赛鸽和一羽被留下的比利时赛鸽为基础作育了一轮天赋鸽。原来的鸽主给乔斯发来消息:“亲爱的古森先生,我推荐您好好使用这羽赛鸽,因为他出自一些非常优秀的血系。”后来确实如此:这羽被留下的赛鸽很快便成为一羽宝贵种鸽,他作育的子代、孙代和曾孙代都成为杰出赛鸽。“有时候一切就是这样神奇”乔斯说。

“老757”(De Ouwe 757)、“超级罗西”(Super Roeie)、“斑点48”(Geschelpte 48)、“亚精顿”、“尤拉”(Yula)、“阿尔沙文”(Arsjavin)、“萨甘”、“福洛姆”(Froome)、“皇家亚精顿”(Royal Argenton)或者“鲁迪亚精顿”(Rudy Argenton)都是传奇鸽,他们也是这羽被留下的比利时赛鸽的子代或者孙代。这些赛鸽能够轻松获得全省冠军,他们准备好每周出战100-700公里的比赛。乔斯:“作育超级品质鸽是现在最令人兴奋的事情,找到顶级品质血系是这项运动的一切。而只靠大药箱可不能够让你走远,除非你拥有一羽成功赛鸽。然而最伟大的冠军能够让其他鸽友使用你的赛鸽取得佳绩。”从他的老比利时/亚精顿血系取得的众多援外成绩来看,很明显乔斯掌握着作育杰出鸽系的技能,

为了寻找顶级品质鸽,乔斯拜访了很多鸽舍。90年代他几乎每场拍卖会必到。他认真查看每羽拍卖鸽,很多都被他引进回来i“当然也有一些鸽子令我失望,但是有些确实非常优秀”,乔斯回忆道。例如他在全舍拍卖会引进的顶级鸽“亚精顿”的祖母(100%詹森雌鸽),她作育了一些天赋后代。90年代中期乔斯得到了一羽斯亚克.布劳沃(Sjaak Brouwer)的“火箭号”直子,这羽引进鸽后来成为一羽天赋种鸽。他仍然在寻找好鸽,直到2001年他开始首次引进盖比鸽。

乔斯此前已经对赛鸽大师盖比有所了解,他决定试试运气,到登特海姆拜访。乔斯想到他首次拜访盖比鸽舍时走错路,因而迟到了1.5小时。盖比想知道乔斯想要找什么,他说“好的就行。”最后他带着一羽著名的“黑雄”(Blacky)的直子和一轮鸽蛋回家,“黑雄”的直子后来作育的3羽子代在Maasvallei俱乐部获得冠军。

乔斯开始对这支鸽系着迷,他每年都从盖比鸽舍引援。超级鸽例如“白腹号”、“闪电号”、“詹姆斯邦德”、“黑雄”、“贝蒂尼”( Bettini)、“鲁迪”、“罗密欧”和“新闪电号”的子代都被引进来。乔斯不想要其他的血统,他相信盖比是最优秀的鸽系。今天“贝蒂尼女郎”(Bettini Lady)、“年轻鲁迪”(Rudy Jr.)、“鲁迪玛雅”(Rudy Maya)的血系已经成为他的鸽系的基础。这些赛鸽与他的“亚精顿”血系开始配对,他们作育了一些超级品质后代。这些后代都以很大的领先优势获得多项600-700公里NPO比赛冠军。

我们将介绍这支战队部分最成功的赛鸽,他们在2001-2018年取得优异表现。

“亚精顿号”(NL03-1523198 De Argenton)

 “亚精顿”已经在战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作为赛鸽赢得3项电讯赛入赏成绩:

NPO亚精顿2200羽亚军
NPO伊坦普斯5763羽7位
NPO吉恩3600羽10位

后来他又继续成为一羽超级种鸽,他的3羽后代获得NPO冠军:

NPO 波治5,122 羽冠军   NL08-1869136 尤拉
NPO 蒙吕松 3,884 羽冠军   NL12-1894099 福洛姆
NPO 波治 8,278 羽 冠军  NL12-1894136 萨甘
NPO 皮塞佛 11,852 羽 亚军  NL12-1894136 萨甘
NPO洛里斯 20,705 羽 亚军  NL12-1894136 萨甘

 “亚精顿号”作育了一些杰出天赋赛鸽,例如2007和2008年出生的兄弟鸽“尤拉”(Yula)和“阿尔沙文”(Arsjavin)。他们分别获得鸽王冠军和亚军。他们本来可以在WHZB或者其他大型比赛中取得成功。但是乔斯的赛鸽从来没有正式参加过WHZB或者金鸽奖评选。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尊重这些评选,而是他实在不喜欢在颁奖典礼露面。下面是两羽兄弟鸽的成绩单:

“阿尔沙文”(Arsjavin)(总共入赏35次)

查勒维尔   4,114 羽 冠军(  21,924 羽4位)
拉索特年  173 羽季军 (NPO  2,125 羽44位)
皮塞佛  1,049 羽4位 ( NPO 12,034 羽15位)
波治          907 羽4位 ( NPO  4,447 羽19位)
雷米斯           939 羽7位
布伦      1,245 羽7位
NPO 布洛瓦     2,303 羽66位

“尤拉”(Yula),3年连续获得冠军,NPO波治冠军

波治    1,321 羽冠军 (NPO 5,122 羽冠军)
马尔什      1,389 羽冠军
查勒维尔 1,375 羽冠军
查特路     167 羽季军(NPO 2,408 羽73位)
拉索特年   175 羽5位 (NPO 2,125 羽60位)
亚精顿        490 羽5位 (NPO 3,989 羽27位)

2010年赛鸽拍卖和搬家


战队的新鸽舍

2010年乔斯将最佳赛鸽在PIPA出售,最终乔斯的赛鸽平均单羽拍卖价格达到5000欧元。乔斯决定将自己的“亚精顿号”再买回来。他看到这羽天赋鸽的价格很低。“一位日本鸽友出价2500欧元,但是我相信这羽赛鸽应该值得更多”,乔斯回忆到。我决定下标2600欧元,在拍卖即将结束之时,没有其他鸽友再次下标。这是我做过的最佳投资!”也是这一年乔斯搬到新鸽舍,这让他以一些幼鸽重新开始。

“花花公子闪电号”(Playboy Bliksem)是盖比的“闪电号”的回血鸽,2012年他开始展现自己的实力:他3次获得林伯格省前10位,平均羽数15000羽。作为一岁鸽他又入赏11次,下赛季入赏12次。后来他被转入种鸽舍,同时转入种鸽舍的还有获得波提尔冠军和NPO 5位的“年轻亚精顿先生”(Young Mr Argenton)。这羽“年轻亚精顿先生”是75%盖比血统,也是“闪电号”的孙代。

乔斯买回自己的“亚精顿号”后,将其与盖比的“贝蒂尼”的直女配对。“贝蒂尼”本身也是一羽优秀赛鸽,他是著名的“詹姆斯邦德”的子代,这样的配对很快收获成功:他们作育了2羽直子“福洛姆”和“萨甘”,都在艰苦的NPO赛取得冠军。不幸的是“福洛姆”在后来的赛季一场推迟放飞的圣斯赛飞失,当时天有暴风雨。

“萨甘”也是一羽超级赛鸽,几乎与杨胡曼斯的“哈利”或者柯恩.明德豪的 “黄眼号”媲美。这羽超级鸽获得超过8000羽参赛的NPO波治赛冠军,比赛天气及其恶劣,还获得2项NPO亚军。后来他被转入种鸽舍,他成为一羽优秀种鸽,如同他的父亲 “亚精顿号”一样。“萨甘”作为种鸽第一年与“超级盖比雌”(Super Gabyke)配对,她是一羽盖比给乔斯的礼物雌鸽。她出自“小汤姆”(Kleine Tom)X“灰小花头”(Blauw Sproetje),“小汤姆”是“闪电号”的直孙,也是2羽全省冠军的父亲。“灰小花头”是著名的“海啸雌”(Tsunamiduivin)的直孙女,他们作育的“汤米萨甘”(Tommy Sagan)。

 “汤米萨甘”是乔斯的最爱,他外貌漂亮,总是能够取得佳绩,如同他的父亲、祖父和叔叔一样。去年他获得NPO拉索特年亚军,当天的气温高达35度。他还获得一岁鸽组鸽王季军和SS Maasvallei 鸽王亚军(落后他的半兄弟)和当日归长距离鸽王冠军。乔斯使用“萨甘”X“超级盖比雌”作育了一些赛鸽,他们都被证明极具天赋。

这是对众多超级鸽简单介绍,让我们不要忘记很多其他鸽友也使用这些明星鸽的后代取得佳绩,下面是2013-2018年其他鸽舍的部分最佳成绩:

  • 约翰.范海尔(John van Heel)获得2017年NPO莫伦幼鸽组7755羽冠军,赛鸽的母亲出自“鲁迪玛雅”(Rudy Maya)X“亚精顿直女”(Daughter Argenton),此外2016年约翰还凭借50%古森赛鸽获得SS Roerstreek鸽王冠军,这羽幼鸽还获得NPO吉恩2139羽4位。
  • 艾德.胡福斯(Ide Hoefs)获得圣斯1274羽冠军、马尔什1358羽冠军和伊普内全省16470羽季军,都出自“亚精顿”X “亚精顿先生”血系。艾德还使翔50%古森赛鸽获得SS Maaskant 成鸽组鸽王冠军,2016年凭借“萨甘”孙代获得马尔什4413羽冠军。2015年亚精顿孙代获得林堡省短距离鸽王季军,他还是“尤拉”的直子,“尤拉”已经于2010年售往中国。艾德.胡福斯还获得2018年NPO蒙吕松1884羽5位(凭借“萨甘”的后代)。
  • 法尔克和威利.艾本(Willy and Falco Ebben)的顶级雌鸽“茵迪”(Indy)获得6项冠军,包括3项电讯成绩入赏。她引进自艾迪.夏拉肯。“茵迪”的母亲为“亚精顿”的直女,来自乔斯的赠予。“茵迪”作育了一些优秀子代鸽,其中一羽已经获得莫伦电讯赛入赏。战队还赢得2018年NPO查特路第8省冠军(出自“茵迪”直女,“亚精顿”直孙女)。的
  • 乔斯还给了好友弗罗里安.亨德力士(Florian Hendriks)一对鸽蛋,直接出自他的“亚精顿号”,孵出的雌鸽作为2015年幼鸽获得特洛伊1800羽亚军和雷米斯8000羽10位。2017年弗罗里安获得雷瑟尔1045羽冠军,父亲为“萨甘”的直子,母亲是乔斯给他的 “亚精顿”直女。
  • 2017年弗里茨.鲍尔森(Frits Paulsen)获得Wefo 幼鸽组1576羽冠军,还获得贝吉拉克4位和9位、NPO 1987羽8位和23位。这些赛鸽的父亲出自“亚精顿”X“苏菲”(“茵迪”母亲的兄弟)。2016年他凭借“亚精顿”的孙代获得洛里斯1015羽冠军(NPO 7291羽5位),还获得雷瑟尔1024羽亚军(NPO 14297羽33位)、吉恩224羽9位、拉索特年126羽4位和NPO利蒙治1326羽99位。2015年弗里茨使翔“亚精顿”的孙代获得洛里斯全省季军。
  • 2017年劳.菲恩(Lou Feijen)获得马尔什1157羽冠军、雷米斯907羽冠军和拉索特年271羽冠军,还获得NPO 1447羽6位。父母是“亚精顿”和“黑90”的孙代,2017年劳凭借乔斯的赛鸽后代获得4项赛协冠军,劳的赛鸽收藏拥有一羽特别有天赋的赛鸽:“亚精顿”的后代。他获得NPO 第4省当日归长距离赛亚军、16位、29位和69位。这羽赛雄的兄弟获得洛里斯980羽冠军(14638羽14位)。2018年他继续获得NPO拉索特年1240羽13位、NPO伊苏丹4360羽27位、NPO查特路856羽31位、NPO蒙吕松1889羽106位和NPO亚精顿3555羽164位,还获得全省鸽王亚军头衔(出自“亚精顿”血系)。
  • 2017年来自西兰的斯亚克.德库宁(Sjaak de Kooning)凭借“萨甘”直女获得NPO冯特内3306羽4位,他还凭借“亚精顿”的曾孙女获得罗伊1113羽冠军, 2015年斯亚克还凭借“亚精顿”的孙代获得西兰省冯特内7位。
  • 约翰.范布拉格特(John van Bragt)凭借2羽兄弟鸽获得魁夫兰920羽冠军和亚军,他还获得NPO贝罗尼21225羽亚军,这2羽赛鸽的父亲出自“福洛姆”X“萨甘直女”。
  • 吉尔特.杨德宏(Gert Jan de Hoogh)凭借“劲力女孩”(Powergirl)获得NPO波提尔6030羽冠军、贝罗尼852羽冠军和摩林科1019羽亚军,她出自“达令”(Darling)的直女,“达令”为“尤拉”的姐妹、“亚精顿”的直女。
  • 瑞恩.凡奥斯(Rien van Oss)凭借“亚精顿直女”的子代获得NPO 6025羽12位。他还凭借“萨甘”的孙代获得2017年比利时大师赛4位。2018年他以“亚精顿号”的后代获得NPO南图14370羽4位。
  • 维特斯(Dhr. Wetzels): 使翔50% 古森血统鸽获得2016年Maasvallei 幼鸽组鸽王亚军
  • 贝肯斯(Dhr. Beekens): 使翔100% 古森血统鸽获得2016年Maasvallei季后赛鸽王亚军
  • 斯密斯-彼特斯(The Smeets-Peeters)凭借乔斯的顶级种鸽“新亚精顿号”的后代获得2016年赛协10项冠军,.
  • 席能先生(Dhr. F. Schijnen)使翔“亚精顿号”的孙代获得2015年阿让全国6887羽61位和NPO卡奥尔22086羽57位,出自“萨甘”半姐妹的一羽雌鸽获得查勒维尔2194羽冠军、塞扎讷1249羽22位、雷瑟尔1777羽21位和马尔什1848羽27位。
  • 杰恩.侯奈斯获得2015年Maasvallei 长距离当日归鸽王亚军和综合鸽王亚军,这羽雄鸽的父亲直接出自乔斯的收藏,他是著名种鸽“花花公子闪电号”的子代。
  • 杰恩.侯奈斯获得2015年Maasvallei 长距离当日归鸽王亚军和综合鸽王亚军,这羽雄鸽的父亲直接出自乔斯的收藏,他是著名种鸽“花花公子闪电号”的子代。
  • 亨德力士父子(J & F Hendriks)获得2018年NPO圣斯4012羽5位(以“亚精顿号”的一羽后代)
  • 乔斯.斯密特(Jos Smeets)获得NPO洛里斯全省13239羽季军(“亚精顿号”的后代)
  • 乔斯和彼得.奈曼(Jos and Peter Nijman)获得拉昂14362羽4位和10位(“亚精顿”的后代)
  • 奥德伦.米森(Van Olderen Meeuwsen)获得2018年NPO拉索特年1240羽亚军和NPO查特顿4997羽亚军(“萨甘”的后代)。
  • 乔斯.古森鸽系的后代在很多公棚赛也表现出色,瑞恩.凡奥斯的比利时大师赛决赛4位是“萨甘”的孙代,格雷格战队(Greg Team)的阿尔加维黄金赛决赛季军是“金刚”的孙代。吉尔特.杨德宏获得阿尔加维黄金鸽王季军,母亲出自“花花公子白腹号”(Playboy Wittenbuik)X“鲁迪伊罗蒂”(Rudy Elodie)。荷兰战队的大阿尔加维(Great Algarve)决赛季军来自塞尔吉奥.费雷拉(Sergio Ferreira),赛鸽母亲出自“年轻鲁迪”(Rudy Jr.)X“小闪电直女”(daughter Blikkie)。2018年南非女王镇公开赛1000羽冠军出自“亚精顿”血系。

每段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

30年后,这段胜利故事到了结尾的时刻。乔斯决定退出赛鸽运动。这有很多原因。他需要自己打理鸽舍,妻子有一份全职工作,他们还有2个孩子需要照顾。但是更为重要的是,他一直深受呼吸道问题的困扰,这影响了他的身体健康。要与这些年给他无限欢乐的赛鸽告别,对于他来说并非易事。只有“亚精顿号”将留在鸽舍,所有其他赛鸽都将被出售:“萨甘”、“超级盖比雌”和很多其他顶级鸽。行文至此,我们引用乔斯自己的话来结束:“30年后要跟赛鸽运动说告别确实感觉很不舍,但是我将通过我的好友乔治(他经常过来帮忙)来继续关注赛鸽运动。从积极的方面说,我有了更多闲暇时间可以陪伴家人,赛鸽运动对我来说一直都是美好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