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奥特马瑟姆(Ootmarsum)的卡斯和卡洛尔.梅尔斯(Kas and Karel Meijers)包揽魁夫兰赛10492羽前3位

“奥林匹克尼寇”取得了辉煌的比赛成绩,参加2019年波兹南奥林匹克大会成为她的实力象征。不久前她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9月7日她的一羽直女、直孙女和全兄弟分别包括魁夫兰10492羽前3位


卡斯(左)和卡洛尔.梅尔斯

卡洛尔是一位退休的兽医师,儿子卡斯则是一位全职鸽友,近年来他们在荷兰400公里及以内比赛中占据领先地位。他们的辉煌时刻是凭借“奥林匹克尼寇”以荷兰A类代表鸽冠军的身份参加波兹南奥林匹克大会。,1987年一羽赛鸽偶然落入他们家周围,从此9岁的卡斯开始与赛鸽运动结缘。此后他暂别赛鸽运动几年时间,2007年重新回归,主要血统为里欧.贺尔曼。他的这些种鸽子代非常成功。2009年他决定与父亲卡洛尔一起在现址重新开始比赛幼鸽。通过这些年的努力他们从一些著名鸽友那里引进了赛鸽,例如比利时居斯特.詹森、马歇尔.沃特斯、史蒂芬.兰布瑞契和梅格-阿斯(Maegh-As)联合鸽舍。今年在文森特.范德克拉克(Vincent van de Kerk)的牵线帮助下,他们还与荷兰雷德曼兄弟进行了合作育种,文森特此前曾经从两家引援。2020年可能还有第2次合作。卡斯和卡洛尔使翔大约20对赛鸽以完全鳏夫制参赛。他们还有20对育种配对,每年作育大约100羽幼鸽。他们喜欢400公里及以内的赛事,尽管他们也希望未来能够涉足当日归长距离赛事。

近年来战队的大明星“奥林匹克尼寇”

过去2年内这羽优秀赛鸽获得了多达8项冠军(在大小比赛中):

波斯特 7,115 羽 冠军
波斯特   1,315 羽 冠军
蒂尔堡   1,219 羽 冠军
魁夫兰  325 羽 冠军
波斯特  252 羽 冠军
查勒维尔208 羽 冠军
魁夫兰  112 羽 冠军
伊斯内    106 羽 冠军

这羽灰白羽雌鸽的父亲“奥林匹克配对雄鸽”(BE14-1573085 duiver Olympic Pair)为里欧.贺尔曼血统,出自2羽里欧.贺尔曼原舍鸽:“灰摩利斯”(Blauwe Maurice BE07-6371140)X BE12-6123887,其中“灰摩利斯”的全兄姐“菲尼特”(Finette)为荷兰爱亚卡普家族的奥林匹克代表鸽。“奥林匹克尼寇”的母亲为“灰雌贝尔特”(BE15-6108377 Blauwe Beertje),她的父亲为“黑巴特”(Donkere Bart BE13-6321373)的最后直子,还作育子代位“汉基”(Henkie)获得18年KBDB全国中短距离鸽王10位。查看“奥林匹克尼寇”的完整血统书。

除了这羽出色赛鸽外,“奥林匹克尼寇”也是一羽优秀种雌,尽管最初2个赛季内她并没有作育很多幼鸽,她仍然是赛鸽战队的一部分。2017和2018年她作育的3羽子代都表现出色,证明了他的育种实力:

NL17-739:   杜尔夫12,904 羽冠军
           蒂尔堡  5,418 羽亚军
           迪德朗日  1,713 羽季军
           比格斯   4,318 羽16位
           波斯特   6,519 羽13位

NL18-862:  魁夫兰13,404 羽12位
           杜尔夫    2,481 羽6位
           杜尔夫     4,564 羽19位
           波斯特     6,519 羽83位
           蒂尔堡  5,418 羽169位

NL18-863   魁夫兰  3,189 羽43位
           杜尔夫  4,564 羽65位、

2019年“奥林匹克尼寇”已经不仅是一羽优秀赛鸽,还是一羽世界级种鸽。9月7日的第9省魁夫兰赛,卡斯和卡洛尔获得10492羽下列成绩:

魁夫兰 315 km 10,492 羽: 1-2-3-26-36-38-111-115-154-158-163-165-169-172-174-等. (46/80)

冠军鸽NL19-1340885是“奥林匹克尼寇”的直女

父亲BE13-6313918为史蒂芬.兰布瑞契原舍鸽。查看NL19-1340885的血统书。

BE-918还作育子代获得

比格斯     6,908 羽7位
魁夫兰   6,382 羽9位
沙隆  3,126 羽10位
拉卢维耶 4,108 羽15位
南图 7,627 羽21位等.

亚军NL19-1340751是“奥林匹克尼寇”的孙代

这羽“751”的父亲为里欧.贺尔曼最佳种鸽“胡安卡洛斯”(Juan Carlos)的直子。他作育子代和孙代获得众多冠军和鸽王头衔。“751”的母亲为“奥林匹克尼寇”的直女。查看NL19-1340751的血统书。

季军鸽NL19-1340772为“奥林匹克尼寇”的全兄弟

这羽“772”为全兄弟,因此他同样出自“奥林匹克配对雄”X “灰雌贝尔特”。


“奥林匹克配对雄”(BE14-1573085 Duiver Olympic Pair)


 “灰雌贝尔特”(BE15-6108377 Blauw Beertje)

 “奥林匹克尼寇”作为赛鸽的成绩在过去几年内非常出色,现在她作为种鸽也在发挥自己的育种实力。我们看到她的血统书,融合了很多著名赛鸽和种鸽,我们立即理解到这羽种鸽也能够在未来赛季继续证明自己育种价值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