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赛鸽史 ~ 波斯汀(Bostijn)(完整版)

里欧波德.波斯汀(Leopold Bostijn),是第一位意识到司翠克鲍特(Stichelbout)种鸽价值的人、他在战前就与司翠克鲍特有过亚麻生意往来,作为商人他在鸽舍里的时间超过在麻地。

波斯汀和司翠克鲍特达成协议,一旦战争结束他们二人就联合赛鸽,由于客观原因协议并没有兑现。波斯汀买入“布莱克”(Bleke) × “老黑”(Oud Zwart)作育直子,称他为“小布莱克”。“一羽很轻柔的鸽子”保罗(Paul)说,“窄肩膀,羽毛少,有点提前衰老,一羽小老雄”。

因为年“小布莱克”,出生在战争年代所以只能呆在鸽舍里,他没有机会参加训飞和赛飞更别提拿奖了。保罗.波斯汀把“小布莱克”与他最好雌鸽配对,其中有来自奥帝尔.塔佩(Odiel Talpe)的雌鸽。奥帝尔是一位烟草商,有一舍凡布利安那鸽。虽然有次等鸽,但是也有好鸽。最好的要数“伯乐”(Bolle)和“小小”(Kleine)两羽半兄弟。“伯乐”出生于1944年,六年间他曾入赏几十次,其中有几次高位入赏:莱邦纳全国亚军和比利时全国赛鸽协会波城全国季军。

1948年,是“伯乐”赛飞生涯的顶峰,他那年可能是比利时长距离最佳鸽。

波城“全国前4强”

1950年波斯汀派出6羽战将出征波城:“病号”(Zieke)、“伯乐”、“灰”(Blauwe)、“雅瑞尔”(Sjarel)、“小小”和一羽新手。赛鸽运动从未有过的奇迹出现了。第二天早上7点30分“雅瑞尔”(半血查理斯.万达易速步/Charles Vanderespt鸽)归巢,20分钟后“小小”归巢,又过了10分钟“伯乐”返家,紧接着15分钟后“灰”归巢。就这样他们分获全国1、2、3和4位。第5位是卡特利斯(Cattrijsse)鸽。波斯汀的“病号”是特雷玛里(Tremmery)一羽浅斑,在1949年赢得全国圣维仙8位,可这次还没有归巢,一小时过后他负枪伤而归,尾巴几乎断掉但是他还是拿下全国34位,那时波斯汀怀疑“病号”是在离家不远处受的枪伤。新手赢得110位,总计全国1、2、3、4、34和110位入赏率6/6。朱丽叶(Julia)站在那里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亚军和季军鸽都是“小布莱克”直子。波斯汀把卡特利斯鸽和戴夫连特(Devriendt)鸽配对创造出一系战斗超长距离猛将,赛事越艰苦战绩就越出色。他赢得了很多全国冠军,称霸赛事之气势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在普莱尼(Pyreneën)赛前一天晚上,保罗仰望星空,高兴地喊道:“波斯汀鸽明天要出征,如果它们在状态的话,对手们面临的将是背水一战。”这不是狂妄自大的人说的话,只是一个懂鸽人的真实想法。他知道他对鸽子投入得太多,而对亚麻生意又关注得太少,但是他从未后悔。如果他有来生,他还会选择赛鸽。试想如果他在生意场上大有作为,拥有雄厚家底的话,更没有人能和他抗衡了。他是我心目中是冠军中的冠军!

 神奇鸽“本诺尼”(Benoni)

我现在为大家介绍波斯汀在60和70年代的铭鸽血统和战绩。率先登场的是“本诺尼”63-3278267,“本诺尼”是本杰明的另外叫法,是自行车赛手的名字,他出人意料得击败利克.范路(Rik van Looy),赢得世界冠军,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1963年。从这以后“本诺尼”的名字就诞生了,仿佛保罗已经预感到这羽鸽会在未来大放异彩!他的父亲是“老民”(Oude Volk),很多人都喜欢他基因中“老民”的遗传,聪慧和足智多谋!足智多谋的鸽子生存能力强,不要误解我并不是说在任何条件下能找回家的鸽子就是足智多谋。我指的是波斯汀的“本诺尼”。

波斯汀的神奇配对

父亲:“漂亮灰”(Schone blauwe)62-3200581,是卡特利斯系和戴夫连特系的杂交。

母亲59-3379965,是拉比系(Labeeuw)“好灰莱邦纳”( Goede Blauwe Libourne) 47-30815354 × 波斯汀系“查理”(Charel)孙女作育直女,赢得1950年波城国际冠军。于布鲁塞尔拍卖会上拍出。我在拍卖会上曾向吉恩.德森墨斯(Jean de Somer)推荐过“伯乐”。还记得那时是朝鲜战争时期。

本诺尼”62-3278267,赢得:多尔丹604 羽57 位,克莱蒙420羽10羽,克莱蒙377羽29位,多尔丹冠军, 克莱蒙375羽2位,多尔丹322羽14位,多尔丹861羽35位,利蒙治全国2,862 羽8位,派利奎全国2,542 羽62位,派利奎全国2,369 羽9 位,莱邦纳全国609 羽93位,蒙托邦全国966 羽50位,布瑞福全国3,080 羽175位,蒙托邦全国1,145 羽118位,波尔多国际1,619 羽97位,圣维仙全国3,115 羽35位,多尔丹376羽30位,布瑞福全国2,876 羽35位,波城国际1,401 羽冠军。他曾10次晋级前百强、3次晋级前三强,共赢奖金430000法郎。

常胜军

 

“巴斯波”(Pasport) 57-3296047

父亲:“艾查连724号”(Ijzeren 724狄斯坎普-凡哈斯坦/ Descamps-Vanhasten鸽)

母亲:铭雌“700号”斑白羽,是“本诺尼”的全姐妹。名字“巴斯波”源于一匹法国赛马,“巴斯波”是波斯汀弟弟的鸽子,他的战绩如下:查特路803 羽5位,布瑞福全国2,876 羽58位,波城国际1,401 羽季军,圣巴斯强国际924羽11位,圣巴斯强全国9位,波城国际37位,毕尔里兹国际18位。他赢得成百上千的法郎。

“考斯”(Kousse)

是“巴斯波”的全兄弟,母亲是铭雌“700号”。

“考斯”赢得:圣维仙全国2,645 羽6位,波城国际1,232 羽12位,毕尔里兹国际987 羽10位,波城国际1,416 羽15位。奖金360000法郎。

“卡奥尔”(Cahors) 68-3321158

赢得:多尔丹661 羽17位,查特路1,605 羽67位,安格拉姆全国1,506 羽68位,卡奥尔全国1,076 羽26位,圣巴斯强全国778 羽54位,多尔丹554羽4 位、波城国际1,416 羽季军。

“123”68-3321123

“123”是“本诺尼”的全兄弟。他赢得安格拉姆全国1,506 羽87位,安格拉姆联省1,084 羽67位,安格拉姆联省823 羽36位,布瑞福全国2,836 羽54位,安格拉姆联省649 羽72位,安格拉姆联省664 羽27位,图勒全国1,693 羽80位,圣维仙全国2,765 羽亚军。

“比尔”(Bill)72-3282555

“比尔”是一羽超强赛手:卡奥尔全国2,825 羽亚军,蒙托邦全国15位分速900米/分(高温天气),皮塞佛联省2,286 羽54位,图勒全国3,148 羽53位,37卡奥尔4,372 羽全国37位….“比尔”是羽袖珍男子汉。

“鲁飞”(Ruffec) 69-3180023

“鲁飞”有50%卡特利斯血系:克莱蒙1,717 羽24位,联省杜尔斯1,105 羽11位,查特路1,381 羽33位,皮塞佛1,305 羽58位,鲁飞全国2,099 羽冠军,安格拉姆联省1,040 羽2位,卡奥尔4,109 羽全国6位…

“圣维仙”(St. Vincent)71-3351194

“圣维仙”是“123号”68-3321123 ד巴斯波”姐妹68-3321136作育直子。他赢得:圣维仙全国冠军、圣维仙全国冠军、波城国际1682羽16位、圣维仙全国48位…

“软弱号”(Slappen)69-3180119

圣维仙全国2765羽10位和波城国际1682羽冠军。

20年前,在比法边境处有一位名赛家杜奎斯诺(Duquesnoy)。他的一羽战将“莫上特”(Mèchanten)62-068154在比-法利蒙治赛领先40分钟归巢。波斯汀得知他的战绩后,从杜奎斯诺那儿引入几羽鸽。他把自己的鸽系与之交配,作育出像“30号” 71-3335030这样优秀鸽子代。此羽赢得:拿邦全国冠军和蒙托邦全国26位。“30”是68-3168326黑白羽,纯血杜奎斯诺鸽子代,她是杜奎斯诺优秀雌鸽中的一羽,同时还是“本诺尼”全姐妹70-3050551。

“30”的母亲是“巴斯波”的全姐妹“700号”斑白羽!

 

波斯汀战绩最显赫的一羽要数“奇哥”(Chico)74-3400228,灰雄、小头。他是由“本诺尼II号”71-3334297 (“本诺尼”63-3278268) × 德国雌作育。

“本诺尼II号”3岁时第一次参赛,在这之前从未赛飞过。战绩如下:利蒙治全国4500羽亚军!后驻扎育种鸽舍。“奇哥”的母亲是一羽灰雌71-3335059,是杜奎斯诺68-3168312的“灰布洛瓦”直女,年轻时是从布洛瓦飞回的西佛兰德第一羽鸽。“奇哥”的外祖母是65-3090997,是“本诺尼”和“巴斯波”母亲的全姐妹。

幸运儿

战雌们帮助波斯汀成为鸽坛幸运儿,问鼎世界冠军头衔。波斯汀是最佳世界冠军人选。

“奇哥” 74-3400228,赢得图勒全国亚军, 亚精顿全国冠军, 布瑞福全国5,571 羽冠军,亚精顿全国35羽…图勒赛以几厘米之差与冠军失之交臂,不然他可以夺下3次冠军头衔。

1983年全国卡奥尔5568羽冠军鸽是“奇哥”直女(德克瑞斯兄弟/Decrois使翔)。

“年轻巴塞罗那”(Jonge Barcelona)74-3400062,“奇哥”的全兄弟:皮塞佛联省1,874 羽16位, 安格拉姆联省1,849羽89位, 波城国际2,187 羽10位, 赢得128,000法郎。拿邦国际1,896 羽4位赢得123,000法郎。


 

“莫唐”(Mustang)是“巴斯波”的全兄弟,他赢得巴塞罗那国际10503羽24位和一年后巴塞罗那国际6147羽52位。在比法两次比赛中“莫唐”74-3400277赢得438000法郎。“莫唐”的父亲72-32892912在4周大时被卖出,作育很多优秀子代,3年后在布鲁塞尔拍卖会上,被波斯汀以300000法郎重新买回。少于这个价钱他是不会卖的。后来他被移棚到德威德医师(Dr. De Weerd)鸽舍,德威德医师还享有“640号”直女,“640号”是“巴斯波”的全兄弟。

 
 

72-3282912与NL 87-872863(荷兰1981年30000羽圣维仙亚军鸽,分速达768米/分)配对。

1981年9月本书的作者刚刚病愈,从波斯汀鸽舍选购了12羽雌鸽。最好的是“本诺尼”直女74-3335274和66-3308657。后来还有“巴斯波”父亲兄弟的直子,一羽司翠克鲍特鸽。66-3308657,“700号”系“本诺尼”铭姐妹:“本诺尼”的母亲、“巴斯波”和“考斯” 的母亲。很少有像这样的铭系能长期称霸全国冠军。

朱尔斯.佛芒(Jules Vermaut)和丹尼尔.拉比(Daniel Labeeuw)是司翠克鲍特和波斯汀的好友。佛芒身体不好,很早就去世了,他的鸽子是米开朗.富希(Michel Fache)和司翠克鲍特的杂配。在30年代富希赢得波尔多冠军、安格拉姆冠军、比-荷波尔多国际亚军。与查理.万达易速步赢得奥斯坦德冠军是同一时期。他与司翠克鲍特的“好布莱肯”(Goede Bleken)配对,作育36-3273116,在拉比赛飞,名为“灰佛芒-雌”(Blauwe Vermaud-duivin)。

1949年朱尔斯.佛芒赢得圣维仙全国冠军。放飞当日没有几羽鸽归巢。

凡布利安那的“泰山”(Tarzan),在几年后赢得圣巴斯强全国冠军,当天早晨10时放飞,晚上22时归巢。

丹尼尔有4羽佛芒最好战将的全姐妹。安德烈.凡布利安那则享有铭鸽“88号”(赢得短距离26项冠军)的姐妹。“89号”一年后转入育种鸽舍。接下来的是凡布利安那的成功故事!

“克弗特”(Kift)是一羽丑鸽。我曾听说“公牛号”是自1932年鸽舍的开基始祖,“公牛号”则出自两枚司翠克鲍特鸽蛋,并不是“我最好号”(van mijnen Goeden Gepakten)作育。书中也是这么记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