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赞德霍芬(Zandhoven)的迪克.凡戴克(Dirk Van Dyck)的雌鸽在中距离赛场上发挥出色

迪克.凡戴克不需要过多介绍,这位来自赞德霍芬的鸽友在20世纪90年代仅因一羽“所向无敌”(Kannibaal)便闻名于世。同时,他的种鸽“蓝波”(Rambo)及“波治号”(Den Bourges)也成为众所周知的超级名鸽。


迪克站在老鸽舍前。“所向无敌”居住的鸽舍已经被拆除,你可以看到右边雌鸽舍。

他在赛鸽届的偶像地位无人能及,这是他所有的朋友和熟人都认同的一点。“唯一遗憾的是我对语言不是很在行,”迪克在我们的采访中忽然提到。迪克说:“我可以用我的双手做很多事情,但是如果有国外的鸽友来参观鸽舍,我很遗憾不能用荷兰语以外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想法。”

迪克确实说着一口地道的母语。这原本是我们PIPA团队的一个简短的采访,但很快就变成了他对赛鸽、他的健康、赛鸽运动中常见的困难,以及他对家庭的深入探讨。“家庭高于一切”,他说,对于这一点,我们完全同意。

雌鸽们!

写这份报告的主要原因是迪克在2018年6月23日莫伦(Mulen)的比赛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在伴有北风的好天气下,他在安特卫普联盟的主要比赛中获得了以下成绩:

1-4-6-11-12-30-31-32-40-65-80-85-87-106-125-128-136-496位 (18/23)

以下是一岁鸽组取得的成绩:

1-4-5-9-10-21-30-40-44-51-85-87-106-125-310位 (15/19)

因为一岁鸽也同时参加了成鸽赛的报名,我们立刻注意到了迪克仅上笼了极少数几羽成鸽。原因如下:“在过去的五年中,我一直以雌鸽参赛,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每周参加比赛的成鸽数量相对于一岁鸽来说要少的多。”迪克解释说,“我有一支7羽雌鸽组成的成鸽队伍,每两周参加一次全国赛。”

“我从未放弃鳏夫比赛,但是巴特·吉林克斯及葛斯顿·范德瓦尔坚持要作出如此改变。现在我只剩下一个鳏夫鸽舍,用于参加魁夫兰及拿永的比赛。”迪克说道。

本赛季,迪克尝试用不同的方法来进行雌鸽配对。一个鸽舍的雌鸽在冬天进行作育,他们在12月中旬配对。另一个雌鸽舍仅在三月初进行配对。如此,他们在中距离赛季开始之初就能有一支相当成熟的幼鸽队伍了。

“但我真的分辨不出结果的不同,两个鸽舍的雌鸽都做得很好。然而,我注意到,春天进行配对的那个鸽舍与其他鸽舍相比,减少了额外的基础饲料。”迪克接着说:“雌鸽比赛要容易的多。事实上,我想知道我们新的雄赛鸽鸽舍是否会被使用。”


迪克的新鸽舍,及他雌鸽舍的一部分


以及留在老鸽舍的雌鸽们

健康

2017年迪克的健康出现了一些问题,幸运的是,这些问题大多数都已经得到了解决。“没干多久的活我就累得不行了,很快就上气不接下气。我咨询了一位肺脏学家,结果是:我所有的鸽子都要处理掉!我立刻回绝他,这是不可能的,为了任何人我都不会抛弃我的鸽子。之后我去看了一位心脏病专家,幸运的是,他有不同的看法,他同意我留下我的鸽子,如今,我感觉好多了。”迪克说。

“奥林匹克尼尔斯”(Olympic Niels)及“小灰所向无敌”(Blauwe Kannibaal Junior)

这羽鸽子主要出自“所向无敌”及“波治号”的后代。引进“迪卡普里奥”(Di Caprio,他从里欧·贺尔曼那里买来的冠军鸽)的成功立竿见影。他的名字和他的儿子“奥林匹克尼尔斯”可以在凡戴克鸽队的许多血统中看到。近几年他还引进了其他顶尖血统,包括范德瓦尔·葛斯顿,巴特·吉林克斯,威利·丹尼斯,迪克也以这些血统取得了一些优秀的成绩。

点击查看“奥林匹克尼尔斯”血统书,“迪卡普里奥”直子


“奥林匹克尼尔斯”,尼特拉1赛区奥林匹克代表鸽,顶尖种鸽“迪卡普里奥”的一羽直子。

赛鸽团队的另一羽明星赛将是“小灰所向无敌”,他在连续在两场比赛中荣获全省冠军:

蒙吕松全省1322羽冠军
萨布里斯全省1100羽冠军
查特路全省2478羽21位

他的血统中有4次“所向无敌”血系 - 点击查看他的完整血统书。


种鸽舍为鸽子提供了充足的新鲜空气。赛鸽舍位于后方。


赛鸽舍,在种鸽舍的另一边。

迪克在2017年赛季的表现相当出色,2018年继续精彩的表现。 点击查看2018年赛季至今的最佳成绩:

短距离比赛

迪克自始至终都非常喜欢短距离比赛。许多转战(大)中距离比赛的鸽友都渐渐会对短距离比赛失去兴趣。“我仍然很喜欢。事实上,我仍然最喜欢周二的晚上。在上笼参加当地短距离比赛的时候,你会遇见一些很久没见的朋友。能遇见他们真是太好了。”鸽子在周三早上归巢时,迪克经常不在家,因为他正在训飞他的赛鸽。“对我来说,短距离竞赛主要是与人打交道。”

迪克·凡戴克不仅是一位国际知名的鸽友,他也非常热情,对于鸽子也非常有感染力。在鸽舍中,他喜欢把事情简单化。自从1973年开始参赛以来,我们认为,所有的事情他应该都经历过了。“时代变了,我记得1976年那一年的赛季和今年2018年一样热。经过了几场比赛,我们几乎没有鸽子再能参赛了,大多数鸽友最后仅仅到魁夫兰赛便结束了赛季!”迪克回忆道。这些年来他都非常仔细地照料着这些鸽子。我们问他关于未来比赛中的目标,他说:“我想多参加一些中长距离比赛,但是我害怕失去我最好的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