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沃尔特赫姆-佩特赫姆(Wortegem-Petegem)的霍夫林父子(Patrick & Dimitri Houffllijn)-极具天赋的长距离鸽友

霍夫林的名字一直都与“吉洛尼莫”(Geronimo)联系在一起。“吉洛尼莫”血系让霍夫林家族闻名世界鸽坛,为他们带来了众多长距离和超长距离赛胜利。这样的胜利故事在2019年仍在继续。

“吉洛尼莫”的育种价值

新世纪初,霍夫林鸽舍诞生了一羽天赋幼鸽,也就是后来的“吉洛尼莫”。他成为全国长距离和超长距离赛场的一羽极具天赋的赛鸽,后来他又成为一羽超级品质种鸽。这羽赛鸽的育种实力也非同小可,他的后代也被证明具备跟他一样的天赋。20年过后的今天,“吉洛尼莫”血系依在霍夫林鸽系占据重要地位。这支鸽系在长距离和超长距离赛都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

他最著名的直子之一无疑就是“明星吉洛尼莫”(Star Geronimo BE11-4196616  查看血统书):他获得蒙托邦全国5935羽亚军和图勒全国5976羽亚军(查看完整成绩单),现在他成为霍夫林种鸽舍的明星之一。

“吉洛尼莫”血系的另外一羽重要赛鸽和种鸽为“吉洛尼莫直孙”(Grandson Geronimo BE12-4240810):他获得2015年KBDB全国超长距离鸽王8位,赢得波城全国1980羽26位和波品纳全国5254羽30位。此前他还获得波城全国1910羽20位.(查看完整成绩单),他的父亲“56”(Fifty Six BE10-4147256)获得波尔多全国6249羽5位和国际11417羽7位,也是派翠克最喜爱的2019年一岁鸽“萨甘”(Sagan)的父亲。这羽天赋鸽是一羽2018年夏季生幼鸽,2019年开始参赛便取得佳绩。我们知道天赋鸽都会迅速成长,“萨甘”同样如此。他在参赛初期便取得重要成绩:拿邦全国和国际赛顶级成绩。


“吉洛尼莫直孙”:2015年KBDB全国超长距离鸽王8位,“萨甘”的父亲。

-“萨甘”(Sagan BE18-4036260) 

拿邦全国3580羽33位 - 俱乐部40羽冠军
拿邦国际赛8284羽60位

父亲: “吉洛尼莫直孙”(Grandson Geronimo BE12-4240810)
超级鸽,获得2015年KBDB全国超长距离鸽王8位。他出自顶级鸽“56”X“小吉洛尼莫”(Kleintje Geronimo BE10-4147265),其中“56”获得波尔多全国6249羽5位和国际11417羽7位,他是“吉洛尼莫”的直孙,而“小吉洛尼莫”则是“吉洛尼莫”直女。
母亲:“瓦莉”(Valepijntje BE16-4143424)她出自马克.法勒佩(Marc Valepijn)鸽舍,她是2016年最佳幼鸽的全姐妹,获得苏普斯168羽冠军和全省最高分速。

上世纪90年代末霍夫林鸽系在全国长距离赛迎来转折点,这要得益于盖比鸽系的引入。1995年布瑞福全国冠军 “灰费德尔”(Blauwe Fideel)的2羽直子、1995年利蒙治全国冠军和1994年KBDB全省长距离鸽王冠军“朗克”(Ronker)和KBDB西法兰德全省长距离鸽王冠军“涡轮”(Turbo)的直女已经被证明成为战队在全国长距离赛取得优异成绩的关键。通过瑞克.库尔斯引进的盖比血统作育了“超级库尔斯”(Super Cools),他又作育了多羽天赋新鸽。这支鸽系在战队的多羽最佳赛鸽血统书中能够看到,包括:

-“超级库尔斯兄弟”(Broer Super Cools BE16-4152116) 

19年卡奥尔141羽亚军 - 全国6,903羽14位
19年克莱蒙388羽5位
19年利蒙治267羽6位 – 全省2,689羽24位 – 全国13,569羽131位
19年阿拉斯206羽8位
17年查特路353羽25位 – 全省4.967羽301位
17年图勒全省1,729羽92位 – 全国9,578羽482位

父亲: “库尔斯”(De Cools BE09-3040036)
瑞克.库尔斯原舍,作育子代长距离明星“超级库尔斯”:2017年PIPA排行榜4场比利时全国长距离赛最佳赛鸽亚军和2017年KBDB全国长距离鸽王8位,已经赢得利蒙治I全国14937羽48位、图勒全国8020羽63位和利蒙治II全国9149羽92位。
母亲: “佐罗米诺”(Zoromino BE09-4210269)
她出自“吉洛尼莫”的全兄弟,作育子代“超级库尔斯”及其他超级鸽。

下列赛鸽是“库尔斯”X“吉洛尼莫”血系的其他后代:

-“库尔斯”(De Cools 005 BE16-4152005) 

17年奥尔良393羽4位
17年贾纳克66羽5位 – 全国5,117羽166位
18年布瑞福233羽6位 – 全国9,278羽58位
18年利蒙治284羽6位 – 全国15,789羽443位
19年苏雅克全省698羽71位 – 全国3,737羽324位
17年图勒全省1729羽83位 – 全国9,578羽344位

长距离和超长距离成鸽赛已成为派翠克.霍夫林的主要目标。他希望自己的赛鸽能够得到良好发展,他只期待他们能在2岁及以后取得佳绩。因此他对幼鸽和一岁鸽并没有施加太多压力,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为将来积累经验。我们已经提到过“萨甘”,但是2019年还有一羽一岁鸽让霍夫林寄予厚望:“菲路”(Filou)。“菲路”已在多场比赛展现实力,他已经准备好追随同父半兄弟“56”的脚步。

-“菲路”(Filou BE18-4036287)

亚精顿213羽7位 – 全国22,826羽436位
冯特内120羽8位
冯特内168羽9位
查特路607羽50位

父亲: “跛脚波特”(Gebroken Poot BE07-3010176)
他作育直子“56”获得波尔多全国6249羽5位和国际11417羽7位。他作育孙代“吉洛尼莫直孙”获得2015年KBDB全国超长距离鸽王8位。“跛脚波特”出自基础种鸽“吉洛尼莫” X“黑白羽”(Zwarte Wittepenne BE03-4238096)。
母亲: “瑞奇”(Rikkie BE12-4240839)
她出自瑞克.库尔斯原舍“库尔斯”(De Cools BE09-036)X“吉洛尼莫直女”(Daughter Geronimo BE07-495)。

霍夫林赛鸽在其他鸽舍也非常成功。他的儿子迪米特里在安泽海姆(Anzegem)比赛,这里也拥有一些优秀赛鸽,都出自派翠克.霍夫林的宝贵种鸽舍。

追随父亲的足迹,以霍夫林-胡马尔(Houfflijn-Goemaere)名义参赛

霍夫林-胡马尔(Houfflijn-Goemaere)是他的儿子迪米特里的鸽舍名称,可以被认为是第2家霍夫林鸽舍。只有一些精选鸽在这里参赛:迪米特里从2019年开始以27羽鳏夫鸽和50羽幼鸽参赛,全部出自他父亲鸽舍的第2轮鸽蛋。这些鸽蛋由安泽海姆的鳏夫鸽作育。

迪米特里在安泽海姆还有一座幼鸽舍。他的目标是在几年时间内将比赛战队扩大到大概50羽鳏夫鸽。这将让他能够参加更多比赛:中长距离、长距离还有超长距离。由于赛鸽羽数限制,今天他仅参加长距离。比起数量,他更看重质量,你可以从战队的最佳鸽看出来。

霍夫林-胡马尔鸽舍的超级明星是“新超级库尔斯”,他是派翠克.霍夫林部分最佳鸽的全兄弟:“超级库尔斯”、“库尔斯005”和“超级库尔斯兄弟”(Brother Super Cools BE16-4152116)。这些赛鸽都在全国赛不断取得出色发挥。下面是“超级库尔斯”的成绩单:

-“新超级库尔斯”(New Super Cools BE17-4007481)

19年利蒙治II全国9661羽20位
19年卡奥尔全国6903羽72位
19年利蒙治I全国13569羽296位
18年奥尔良全省3417羽58位
18年利蒙治全省1206羽90位

父亲:“库尔斯” (De Cools 09-3040036)
母亲:“佐罗米诺” (Zoromino BE09-4210269)

(查看上文这对配对此前作育的其他赛鸽)

 “红瓦朗斯”在隆河谷的比赛中特别成功,他2次获得艰苦比赛前100位:

-“红瓦朗斯”(Red Valence BE16-4152203)

19年蒙特利玛全国4,552羽45位 – 全省228羽季军
18年瓦朗斯全国7,682羽65位 – 全省529羽亚军

父亲: “红巴塞罗那”(Red Barcelona BE04-4167696)
出自烈斯美特.马太依斯(Desmet – Matthijs Nokere) 的“吉利特兄弟”(Brother Gullit)X倚天.迪沃斯的“罗纳尔多直女”(Daughter Ronaldo)。
母亲: “马赛号直女”(Fille du Marseille BE10-300640)
马歇尔.阿布瑞契的著名血系回血,出自“马赛直子”X“马赛直孙女”配对。

霍夫林血系与其他血系混血后,几乎肯定可以作育新天赋幼鸽,“红瓦朗斯”就是很好的实例,“顶级最爱直子”(Son Topfavoriet)和“蓝波白尾”(Rambo Witslag)同样如此。

-“顶级最爱直子”(Zoon Topfavoriet BE17-4007451)

19年欧瑞拉克全国3,886羽25位 – 俱乐部58羽冠军
18年奥尔良全省3,417羽38位
18年布瑞福全省1,055羽49位 – 全国4,384羽103位
18年查特路全省4,161羽164位

父亲: “顶级最爱号”(Top Favoriet BE07-4084412)
出自盖比原舍“灰利蒙治直子”(Son Blauwe Limoges)X“全国雌”(Nationaaltje BE04-4167560),其中“全国雌”是霍夫林鸽舍有史以来最佳种雌,作育子代“明星吉洛尼莫”(Star Geronimo)、“斑杰洛尼莫”(Geschulpten Geronimo)
母亲: “克拉斯麦斯雌”(Klaar Maesje BE14-3132477)
安东尼麦斯原舍,出自“花头全省号”(Bonten Provinciaal 06-261)X “威乐雌”(het Velleke 06-026),其中“花头全省号”作育子代获得2019年KBDB全国长距离鸽王冠军。

-“蓝波白尾号”(Rambo Witslag BE16-4152232)

17年克莱蒙58羽冠军
19年克莱蒙388羽4位
17年阿拉斯118羽9位
17年克莱蒙136羽10位
17年亚精顿全省2,727羽54位
19年卡奥尔全省1,116羽84位 – 全国6,903羽384位
19年利蒙治全省1,947羽89位 – 全国9,661羽186位
17年利蒙治全省1,993羽108位 – 全国10,554羽352位

父亲: “卡奥尔全国冠军兄弟”(Broer 1 Nat. Cahors)
出自“屠夫”(Eénslager BE03-044)X“小菲德尔538号”(Fideelke 538),其中“小菲德尔538号”出自出自“灰费德尔直子”(Son Blauwe Fideel)X “蓝波2号直女”(Daughter Rambo 2)。
母亲:“蓝波2号直女”(Daughter Rambo 2)


“蓝波白尾号”出自2010年卡奥尔全国冠军的全兄弟。

引入盖比黄金血系让霍夫林关系成为全国长距离赛的佼佼者。这些盖比鸽继续在霍夫林的种鸽舍扮演决定性角色,当然还有“吉洛尼莫”血系。

长距离赛全国明星

很明显得表明霍夫林父子的2座鸽舍收藏绝对配得上霍夫林的声誉,他们在全国和国际长距离和超长距离赛都取得了出色成绩。这些成绩证明了当今霍夫林鸽系的比赛和育种实力。

查看霍夫林2座鸽舍在2019年的成绩


霍夫林种鸽舍的黄金基础种鸽:超级明星“吉洛尼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