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布拉斯哈特(Brasschaat)的范欧沃克-德克(Van Ouwerkerk-Dekkers):2和3个赛季巴塞罗那比利时最优秀赛鸽,2019年取得 4项全省冠军

2019年长距离赛季对于范欧沃克-德克来说非常成功。阿让全省赛成鸽和一岁鸽冠军、圣维仙和波品纳全省冠军,而“波克巴塞罗那”(Poco Barcelona)的优秀表现则让人印象深刻。


杰克、艾伦和文森特.范欧沃克-德克(Jacques, Irene and Vincent Van Ouwerkerk-Dekkers)

范欧沃克-德克居住在安特卫普北部,他们参加长距离赛多年。杰克一直都喜欢更艰苦的比赛,这也解释了巴塞罗那、波品纳、圣维仙和其他类似比赛是他每赛季重点目标的原因。

很明显杰克和艾伦并非新手,你可以从他们的基础种鸽“圣维仙先生”(Mr. St-Vincent)看出来。这羽天赋鸽获得2007年圣维仙8967羽一岁鸽冠军。这只是开始:他的后代将很快证明自己的天赋。事实上所有4羽2019年全省冠军都与“圣维仙先生”有关,2羽是他的孙代。

高度回血需要新鲜血液

杰克从来不会忌惮将自己的最佳鸽进行回血,多年来他一直都喜欢回血鸽。结果证明这是非常成功的方法。杰克和艾伦的儿子文森特也加入到战队,他分析了整个鸽系,文森特很快得出结论鸽系需要新鲜血液来与现有回血鸽系进行杂交。这是在2014年,此时他们并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新鲜血液。如果你身处如此高水平,要找到与现有鸽系匹敌的新血系也绝非易事。

杰克和文森特最终来找耶勒.耶勒玛,因为他们对耶勒及其鸽子都非常感兴趣。谈到赛鸽,他们也有很多共识。这让杰克和文森特决定前往耶勒.耶勒玛鸽舍来引进新血统。“小碧玉”和“碧玉”血系鸽被引进到种鸽舍。后来几年他们将这些新血系与现有鸽系进行混血,结果非常成功。

这对父子还投资引进了乔斯.佩平(Jos Pepping)2013年阿让国际一岁鸽冠军“达恩”(Daan)血系,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投资。他们的阿让全省成鸽冠军就是“达恩”的孙代,更多信息见下文。

“波克巴塞罗那”:巴塞罗那2和3赛季比利时最佳赛鸽

巴塞罗那赛一直都是杰克、文森特和艾伦的赛季重点。本赛季这场比赛变得更加有意义,他们的“波克巴塞罗那”取得全国前100位,2017和2018赛季最长长距离赛前100位。“波克巴塞罗那”的状态出色,他们上笼参加2019年比赛。因此文森特知道他将进入这场长距离经典赛多年排行榜前名次。


3年内“波克巴塞罗那”第3次获得巴塞罗那前名次

这是“波克巴塞罗那”的辉煌时刻,他获得2019年全国5位。“这让我非常激动”,文森特回忆道。“此外“波克巴塞罗那”的半姐妹还获得巴塞罗那全国7031羽第6位。

查看“波克巴塞罗那”的完整血统书。

4项全省冠军

2019年范欧沃克-德克获得4项全省冠军,他们甚至包揽了艰苦的阿让赛成鸽和一岁鸽两项冠军,这是战队最长空距比赛之一。我们来为您介绍这些冠军鸽。

圣维仙

杰克、文森特和艾伦凭借BE16-6037074获得全省成鸽389羽冠军,他们还获得亚军,6羽进入前12位!因此他们的总成绩非常出色。我们还没有介绍完:他们有10羽进入前20位,51羽赛鸽最终取得33项全省顶级成绩。全省冠军”圣维仙“(Sint-Vincent, BE16-6037074)是“圣维仙先生”的直孙。



(所有全省冠军照片都是在换羽期拍摄的)

查看圣维仙全省冠军的血统书。

包揽阿让两项冠军

阿让赛他们真得难以阻挡,范欧沃克-德克取得了成鸽和一岁鸽两项冠军。成鸽冠军是雄鸽BE16-6176617,获得成鸽468羽冠军。


这项比赛冠军为”达恩“的直外孙,也就是母亲是 “达恩直女”,环号为BE15-6100001。“达恩直女”又是“圣维仙先生”的直孙女。这羽赛鸽就是新引进血系与现有血系进行成功混血的良好实例,特别是因为他的父亲也是与范欧沃克-德克血统有关。

查看BE16-6176617的完整血统书

一岁鸽冠军为雄鸽“接近冠军”(Close One BE18-6026804),这羽天赋鸽还获得全国4644羽亚军,这也解释了他的名字由来。不论巧合与否,这羽冠军也出自“达恩”血系与现有鸽系成功混血。

父亲种雄NL14-1837460出“达恩兄弟”和“达恩直女”。母亲出自他们自己的鸽系,她与“圣维仙先生” 以及“波克巴塞罗那”的母亲有血缘关系。冠军作育冠军,记得吗?


查看BE18-6026804的血统书。

波品纳

他们还获得波品纳全省成鸽450羽冠军。雄鸽BE14-6178722领先同鸽舍的BE14-61149972夺冠,而BE14-61149972则获得亚军。本场比赛冠军为一羽雄鸽,是另外一羽“圣维仙先生”的直孙。他的父母还与“新波克”(New Poco BE02-6509105)有关系。“新波克”是2003年波品纳全国3954羽16位。换句话说这羽雄鸽出自战队自己的范欧沃克-德克血系。


查看BE14-6178722的血统书。

大羽数上笼

圈内人都知道范欧沃克-德克经常与众多赛鸽联系在一起。这是对的,杰克和艾伦通常都会在俱乐部上笼很多参赛。“我们通常都会上笼很多,原因之一是我们三人都有自己的鸽舍,以相同的名义参赛。我们有时会在俱乐部上笼150羽赛鸽,但是这实际上包括我的60羽,文森特的60羽和艾伦的30羽,”杰克解释道。“我们喜欢更多选项,如果我们在赛季结束后进行汰选。这让我们能够提升标准,即便在艰苦赛季后。”

他们三人都有自己的鸽舍确实造成这样的状态 “这是对的,整个赛季战队周围都有一些健康的竞争,或者说不健康的竞争?赛季中期一切会比较艰难,我会有时候太过于期待尽快赶上节奏”。杰克承认。

医疗:“从每年5000欧元下降到1000欧元”

近年来我们在医疗方面确实有些改变。“我们相信长距离赛鸽需要很强的天然抵抗力。没有一些医疗措施,你肯定不行,但近年来我们已经开始缩减药物用量。我们曾经花费大约2500欧元给兽医师和药物(包括疫苗),而今天我们每赛季只要花费1100欧元”,杰克解释道。“在合作兽医师克里斯托夫.莫特曼斯的帮助下,我们取得重要改进,他就居住在附近,喜欢将一切事情简单化,他的方法非常适合我们”,杰克说。

未来

战队几年前迎来了一位雄心高涨的年轻成员文森特。“但我认为我们经历的事情不同,文森特解释道。从小赛鸽就是我父亲的最大爱好,我比较习惯并逐渐发展出兴趣。”杰克、文森特和艾伦都对这项运动非常喜爱。他们很愿意创新,努力寻找改进和取得好成绩。这样的想法再加上一些比赛冠军,肯定会在未来继续取得佳绩,他们绝对配得上这样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