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鸽坛铭家安德烈.凡布利安那(André Vanbruaene) ~ 从亚麻小子到家具人最终梦圆赛鸽 (第三章)

我的巴塞罗那成功史可以归宿到丹尼尔.拉比(Daniel Labeeuw) 的黑查特路(Zwarte Chateauroux)。他赢得了首个国家冠军,而我则用公牛号获得了第2名。

我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俱乐部时我们曾经互相探讨学习。你可以想象到我们喝着啤酒,吃着三明治在一起谈论的情景。在丹尼尔夺冠后他说:我的鸽子很幸运能够和你的公牛号一起归巢。但公牛号在追求一羽漂亮的雌鸽,而我的鸽子则直接归巢。所以事实上,凡布利安那,你其实是被一羽漂亮的小雌鸽打败了。

我们是不是要将黑查特路号和你的公牛号的女儿相配进行联合育种呢?当时我们朋友之间就是这样的。这个配对产的2枚蛋孵出了2羽黑鸽子,一羽雄鸽和一羽雌鸽。我将这羽黑雄鸽与我自己的鸽子相配育出了61年我的第一羽巴塞罗那冠军鸽。后来与拉比的鸽子进行的杂交也非常成功。

我做过的最为愚蠢的事情就是卖掉了那羽巴塞罗那鸽

幸运的是我拖延了日本鸽友一段时间,很快的让这羽鸽子与几羽雌鸽进行了配对,繁殖出了电力号,我的所有好鸽都来自于这羽雌鸽。电力号是一羽悍将鸽子,我的第一羽巴塞罗那鸽,优秀的种鸽。这并不是经常可以遇到的。一羽好赛手同时成为一羽超群的种鸽。通常好赛鸽并不都能繁育出好的后代,但这羽鸽子绝对是个例外,我现在的基础种鸽几乎全部来源于他,而且不论是在我这里还是在其他鸽舍都一直取得了优异的发挥。

我的第2羽巴塞罗那鸽也是他的孙代鸽。什么时候才可以得到那样的种鸽?我再也不会再犯相同的错误了。这样的鸽子不应该离开比利时的。你可以用他们繁殖优秀的后代。就赛鸽运动来说,如果我能够再年轻20岁的话,那么我就可以参加幼鸽国家赛。现在我将他们留给年轻人来发挥了。我很严格的训练我的幼鸽,最远可以达到200千米。我从来不会训练在夏天作育的幼鸽。因为对于一岁鸽还有充足的时间,特别是当我致力于参加老鸽比赛的情况下。如果你要做某件事,要么必须做好的事要么根本就不要开始。我在8天的时间里接连赢得了另外2项国家赛冠军。利蒙治和莱邦纳赛,多数的好鸽子都是通过关系得到的。

还有卡奥尔号的母亲则是来自狄贝尔兄弟(De Baere Bros),德斯梅特-马太依斯(Desmet-Matthys)原舍鸽。而利蒙治号则包含了卡多利斯(Cattrysse)的路易斯号的血统。

将所有的事情都回忆清楚现在对我来说已经非常困难了。我的孙子派翠克和帕斯卡对我的鸽子比我知道的还要多。我的奥林匹克号乃是出自我的巴塞罗那号的女儿,也就是教授号X博若妮(Boerinne)。我最好的斑点雌鸽出自我的博若妮,他们都只是名字而已。但我们遇到好鸽子的时候总是喜欢给他们起个好名字。最好的鸽子仍然出自我的第一羽巴塞罗那鸽与三羽雌鸽的配对的后代。这包括67年的年轻巴塞罗那、电力号,还有雌鸽939号和9号。这4羽鸽子构成了我现在鸽系的基础。我记得有3羽鸽子在我即将将他们放到种鸽棚之时飞失了。这就是赛鸽运动。今天我碰上了倒霉事,明天可能就是新的局面。那一年(所指86年)我总共有5羽鸽子在归巢时身负重伤。

安德烈和他的孙子派翠克

我对赢得比利时冠军很有自信。但世事难料你都不能期望什么了。这次是我夺冠明天又会是其他人。就像我那年第一次参加巴塞罗那赛的2羽鸽子一样。他们有时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我到德尔莱克(Deerlijk)让他们参加奥尔良赛作为热身,当时刮着很强的逆风。他们参加比赛的距离太远了。当顶大风归巢的时候这2羽鸽子都撞到了电线上受伤了。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够让外交官号(Diplomaat)代替他们出战。而且受伤成这样的鸽子不能再参加今年剩下的比赛了。如果你冒险把他们上笼的话,就有永远丢掉他们的可能。光说话当然是没有用的,成绩才是最为重要的。就那吉蒙蒂(Gimondi)来说吧,他是铭种鸽吉蒙特(Gilmont)的父亲。他参加2次派利魁(Périgueux)国家赛后,就飞失了,这次又是我即将将他放到种鸽棚之前。在派利魁赛期间我还在鸽舍看到过他,所以可能错过了冠军。如果你有一羽正在状态的好鸽子,就应该在预想之前做好准备,我已经3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发现一羽鸽子在鸽舍中。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你提前准备好。那时候我有一个非常好的种鸽舍。1978年有5羽鸽子将要参加他们的最后一个赛季。

这5羽鸽子要用作育种繁殖后代。年老的鸽子将被淘汰,由年轻的一代来代替。我已经做过测试但是并不成功。在种鸽舍中这并没有效果。毫无理由抱怨指责。如果你说我被骗了,或者这个那个各种借口都没有用。你要一方面要严格要求同时还要坚持,不放弃。我现在和安德烈.布若凯特(André Broeckaert)做过几次测试。我现在还不知道结果。我们只能够耐心等待。我还从范希(Van Hee)那里交换了2羽鸽子。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们将来会移到种鸽舍而不是其他的地方。你应该清楚这些事情未来的发展情况。尝试、测试,保持最好的友谊。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一样。也有鸽友赛飞我的鸽子,但是战绩不佳。

利菲浦(Lefebure)的波城号就含有我的鸽子的血统。只有一羽是成功的,其他的可能不太成功。

 

凡布利安那夫人

 

没有人能说仅仅使用自己的鸽系就能够取得这么多的国家赛和国际赛冠军。

事实成功不存在的。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我可以再给你举个例子,居住在荷兰尼勒镇(Niel)的薛勒肯(Schellekens)曾经2次取得圣维仙赛和贝纳特赛的冠军,第一次圣维仙赛是在法国,而第二次全国冠军则是1984年的布若凯特。

他们都有一半的凡布利安那血统。就像例子中说明的那样,这证明血统还是很重要的。有时一系鸽需要你比另一系鸽花费更多的精力。特别在你对他们比较了解的情况之下。这就是我经常像下面这样进行育种的原因:每一枚蛋都亲眼看着产出来。这样大家都不会怀疑,正确就是正确。如果你对自己有信心,那么你就会双脚稳稳扎地。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做。

 
巴龙号(The Ballon)3068934/1961

 

泰山号,体重450克,比较之下,

病鬼(The Zieken) 490, 路易斯(Louis)470 , 柯比(Coppi) 450 , 罗斯滕(Rosten)460 , 他们的体重都在半公斤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