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鸽坛女皇玛莉.温克(Marijke Vink)的故事 (下集)

休整一年后,玛莉.温克决定2007年以幼鸽卷土重来,对她来说再攀高峰无疑是个艰巨的挑战!整个采访下来,玛莉.温克夫妇俩证实了个硬道理 ~ “多不就是好,好就是多。”

新的开始

小迪克
几次尝试后,她又找回从前的感觉,这都要归功于爱亚卡普父子鸽舍的“切(Che)”直女。“切”当时与“小迪克”直女配对,育有一羽直女,而她在赛飞鸽舍只育有独子“威尔第(Verdi)”。“威尔第”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阿拉丁”直子。“威尔第”直子作为一岁鸽时赢得贝罗尼38775羽冠军,幼鸽时的他拿下史栋贝克3988羽冠军。归根结底,玛莉.温克冠军鸽队的成功秘诀在于超级品质鸽系。

好鸽有很多,但是能成为鸽界神话的却屈指可数。需要有与众不同的血统。无论是“所向无敌”还是“切”,当然“阿拉丁”就更不用说,都是当之无愧的鸽界神话! 

新的开始
休整一年后,玛莉.温克决定2007年以幼鸽再度重返赛场。对她来说再次攀顶高峰无疑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新起始之后的第一年
复出后的第一年,她主要以幼鸽赛飞。玛莉带领幼将上笼参赛9次,马上技惊四方,恐怕竞争对手只有仰天长叹了。初战告捷:波马罗4549羽冠军 - 战将“阿拉丁”直孙、马里昂堡(Mariembourg)4331羽冠军 – 战将“多米拉”由“帝普士”全兄弟 × 阿碧斯2292羽冠军雌,领先4分钟。这羽冠军雌是“多米拉”直子 “德美兹(Demelza)”的全姐妹,他赢得2008年26271羽6位。“多米拉”自己在2008年夺下8201羽4位。看来无论是赛手,还是玛莉和汉克想忘记攀顶高峰还真不容易。

2009年
转眼间我们进入2009年,不平常的一年。他们不仅回来了,找回了感觉,还创下不菲战绩:“多米拉”拿下NPO波治8579羽冠军、“威尔第”(由“阿拉丁”直子 × “切”直女作育) NPO波治8579羽10位。我们可以说在复出后的短短两年里,即使鸽队还在构建中,但玛莉鸽队的表现已经重回最高水平(第5区当日归锦标赛冠军)。在他们自己看来,冠军来得有点突然。当我们意识到玛莉和汉克在今年蝉联当日归冠军时,我们不禁自问,除了勇将的顶级品系以及背后玛莉和汉克的专业技术外,无法解释。

2010年他们又做到了
尽管2009年冠军头衔让人始料不及,但2010年的出色表现更加证明了玛莉.温克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威尔第”直子夺下NPO贝罗尼38775羽冠军,在小巨人年幼时曾赢得史栋贝克3988羽冠军。犬子又岂能不出虎父,“威尔第”曾获得NPO奥尔良10660羽4位。同时“瓦莱丽(Valerie)”赢得NPO克里尔29208羽4位和波马罗1145羽冠军。

寻觅改善鸽系的法宝
“小迪克”后代的战绩犹如上升曲线,不仅仅只限于玛莉.温克鸽舍。于是寻觅改善鸽系的法宝之路开始了。有“黄金女郎”作为参考,玛莉对所向无敌系的品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相信你可能已经猜到,此鸽系带来的效应是显而易见的。考夫曼鸽系又一次立下汗马功劳。

考夫曼鸽:“路易斯” NL 05-1936775
父亲:铭鸽“我们的路易”直子(考夫曼鸽)“布兰登”(Brandon)
母亲:超级种母“爱现号”(Showpiece)。
很快“路易斯”成为一代当家种公,育有子代:

“小笛芭(Kleine Diba)”:2007  NPO阿碧斯  9位

“德美兹”:NPO布洛瓦  15172羽季军和NPO奥尔良12047羽季军

“瓦莱丽”:NPO克里尔29208羽4位和波马罗1145羽冠军

瓦莱丽”是爱亚卡普家族举世闻名的“切”直女(NL-07-1371254)。她母亲是“小迪克”直女。“瓦莱丽”证明了自己的育种能力。她的独子“威尔第”是一羽真正的冠军,贝罗尼38775羽冠军。除了“威尔第”、“路易斯”、“德美兹”和“瓦莱丽”之外,你会惊讶地发现,育种鸽舍里驻扎的11对种鸽,全部出自这些鸽系。值得一提的是“柯威利(Kilwillie)”父亲,也就是著名的“666”(NL 01-0108666),西兰省冠军汉克.梅利斯鸽。
可见鸽的血系在玛莉鸽队至关重要。每当玛莉和汉克准备引入新鲜血液时,他们特别注重“外援”的血系。育种方法简单道来就是“大众精选”。避免每羽鸽都作育幼仔。结果是,作育的幼雏不需要长特别大,这样在年末时就不需要有太多的被清除出舍。

鸽舍组成
像上文介绍的,玛莉鸽舍的规模和鸽队所创下的战绩加之无数次的冠军桂冠不成正比,鸽舍的组成比我想象中的要小。说句心里话我期待的是一个超大规模的鸽舍。幸运的是她的鸽舍是小鸽舍大战绩的最好例证。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鸽舍虽小但是通过布局还是能看出他们考虑的很周全。离鳏夫舍(9羽)不远,就有一个鸽舍。同样还有个小鸽舍,专门提供个赛飞雌(14羽)和约25幼雏。11对种鸽居住在房子旁边和后面的车库里。

赛飞方式
玛莉鸽队赛飞完全鳏夫制雌雄都参赛。一方出赛,另一方则留巢守候。现今以这种方法赛飞的冠军赛家并不多见,除了已故的安东.威撤斯(Anton Witjes),他是爱亚卡普夫人(已故)和后来爱亚卡普.露特(Lotte Eijerkamp)的成功奠基石。

鳏夫雄和种雌配对,孵蛋后由鳏夫雄照顾。同理适用于寡妇雌。雄鸽和雌鸽在幼雏数量够的情况下每羽带大2羽幼雏。然后它们不许再坐蛋,到了三月它们重新配对,大概5天后孵蛋,赛飞开始。鳏夫鸽禁止与爱雌见面。特别是头一个半月“活拆夫妻”。相比之下,为捍卫荣誉而战的战雌们在出征前可以与伴侣见面。根据赛事的不同,也可让战雌在归巢后与伴侣见面。作育的幼鸽使用遮光制。赛季过后鸽子再次配对,这次它们可以带大幼雏,之后被“活拆夫妻”。玛莉认为赛季后赛鸽们可以好好享受一番,所以它们可以配对和长时间在户外活动。她凝视地说:“当你看到鸽子们自由自地在上空盘旋,没有赛飞的压力,感觉是多么好啊!”也许这就是女赛家的细腻之处。

赛鸽的照料
玛莉全权负责照顾鸽子,并且准时准点。赛季一旦开始,赛鸽更适宜每天放飞两次。当然强制性的训练在玛莉这不适用。如果赛鸽的状态好,训飞效果自然理想,也会达到训练效果。幼鸽每天放飞一次。玛莉说:“它们在户外,可以享受半个小时的自由。” 除此之外它们的饮食很宽松,特别在当日归赛事前。刚开始他们愿意在赛飞饲料中掺入一定比例的清除料,特别是赛飞速度赛期间。整体看来赛鸽的饮食很好。在赛事过后,赛手们可以放纵食欲,享尽美食。这也是考夫曼给的建议。在赛鸽照料方面,他们都是从考夫曼那取得经。赛鸽的饮水,只要温度适宜每天只更换一次。赛鸽时常得到新鲜蔬菜、酵母和花生作为饮食辅料。玛莉对我说,其实赛鸽饮食话题很难解释清楚。变化很大,你要时刻注意鸽子的身体状态来调整饮食结构。

秘诀或者说是医疗保健
在医疗保健方面和多数鸽友都差不多。在第一次孵蛋时,我们就着手进行一个疗程的球虫病预防。鸽子和鸽子粪便会定期送到兽医那里检查,制定治疗方案。赛季开赛起,在赛手们归巢之后,给赛鸽们服用防球虫病药物、葡萄糖和电解质,当然还要看赛事的强度和天气的热度。不然,在它们归巢后的第一个小时只喂水。在第4、5或者第6周里视鸽子的状态,进行防治饲鸟病。注意,饲鸟病的防治只是根据鸽子的身体状态而定。刚开始时赛鸽每周日还要服用防止腺病毒的药物。玛莉和汉克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时刻注意鸽子的变化。

不知道是不是找的太远了,但是
“吉祥物(Mascotte)” NL 03-1116539 (出自“阿拉丁”) × “ 法拉笛笆”作育直子NL 05-1375863,赢得阿碧斯3547羽冠军。另一直子“539”也就是GB-06-L27623(通过彼得.福斯,Peter Fox)赢得圣昆汀1879羽冠军,在考兰-甘纳斯(Colijn-Ganus)赛飞。这羽“L27623”育有直女“凯特(Cantel)” NL 07-3762627,她的赛飞生涯仅到一岁时,赛飞最远赛事是奥尔良。在她年幼时赢得史栋贝克8402羽4位、波马罗8567羽30位和NPO奥尔良14014羽5位;一岁时勇夺NPO奥尔良9800羽季军、克里尔3616羽季军、皮塞佛3784羽6位、波马罗2082羽8位、波马罗2201羽9位和克里尔8574羽11位,现在在彼得.福斯赛飞。NL04-2041664(出自NL 03-1116539)是“柯威利”的母亲,她曾赢得09年NPO布洛瓦12147羽22位和查特路7355羽25位。

玛莉和汉克的话
在几羽顶级战将投奔他舍后,他们说多亏了这系超级血系,他们才得以蝉联2009和2010赛季所在区的当日归冠军。

究竟是什么这么特殊l
玛莉鸽队夺下数百次冠军头衔。如上文介绍的显赫战绩只有顶级鸽系创得出。他们在1989年时就已经做出了抉择。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只是我的文章临近尾声, 不知道鸽友们是不是从中有所收获。玛莉和汉克二人为人热情坦诚,他两証实了:“多不就是好,好就是多。”

评论

awes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