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克拉斯瓦尔(Klaaswaal)的巴腾伯格-米卫(Batenburg-Van de Merwe)证明“白腹号”(Witbuik)鸽系蕴含着巨大的潜力

巴腾伯格-米卫鸽舍当然已无需繁文介绍了。在一个又一个赛季中,雨果(Hugo)和安妮塔(Anito)全力以赴应对每一场最严苛的比赛,并创下了惊人赛绩。他们已经获得了许多令人难忘的高位名次,同时还培育出了一长串名次前位的入赏鸽。他们的鸽系是计划认真,组织精细的育种方案的成果。


23岁的“年轻白腹号”让雨果和安妮塔为之骄傲,2014年他再次返回克拉斯瓦尔并拍下了这张照片

安置在鸽舍前部的晒笼透过厨房玻璃就能看到,由此我们立即注意到,鸽子都非常健康,而且它们的羽色也着实引人注意。当被问及鸽子时,雨果便侃侃而谈地讲起了关于他的鸽系的故事,这其中,NL81-1533120“白腹号”(Witbuik)和NL91-2129010“年轻白腹号”(Jonge Witbuik)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981年

回溯到1981年,雨果和父亲巴斯(Bas)还在搭档赛鸽,和以往一样,他们培育出了一轮幼鸽。正是那一年,其中一羽幼鸽将用积极的方式,戏剧性地改变巴腾伯格父子俩的赛鸽生涯。这羽幼鸽就是NL81-1533120,之后不久它就被唤作“白腹号”了。

这羽杰出的赛鸽奋力搏杀,获得了圣维仙国家赛16629羽14名和圣维仙国家赛85名。此外,它还上笼参加了7场马拉松赛并大获全胜。

这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但巴斯和雨果不想就此冒险。1987年,这羽天生羽毛柔软,比赛彪悍的雄鸽在种鸽鸽舍里有了一个育种巢箱。他们从来没有后悔做这个决定。“这是一次重大的迁移,30年后,依然如此”雨果说。今天,“白腹号”已经是多羽国家冠军的父亲和祖父了。

 “年轻白腹号”

其中一羽后代鸽是NL91-2129010“年轻白腹号”,他是“白腹号”最著名,最具天赋的后代鸽之一。1995年,“年轻白腹号”在巴斯和雨果的全舍拍卖会上售出,并于1997年,在荷兰维克贝杜斯泰德(Wijk bij Duurstede)的古斯.凡阿肯(Guus van Aken)鸽舍占有了一席之地。如今,“年轻白腹号”已经23岁了。

“年轻白腹号”在古斯鸽舍的前几个赛季中没有作育鸽子。直到2005年,14岁的“年轻白腹号”开始繁育后代。起先作育的几羽幼鸽的脚环是由古斯佩戴的,之后,他将这些鸽子带到了克拉斯瓦尔,在那里,巴腾伯格热情地接待了他们。2005年到2010年间,几乎所有由古斯培育出的“年轻白腹号”的幼鸽都转移到了坐落在克拉斯瓦尔的鸽舍。实际上,2010年是“年轻白腹号”最后一年繁育幼鸽。

“年轻白腹号”以特殊的方式提升了前位名次和最佳鸽舍头衔的数量。


雨果.巴腾伯格和古斯.凡阿肯合影

培育超水准赛鸽

每个赛季,雨果是如何培育出这么优秀的赛鸽呢?他承认这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方法所带来的。“所有这些赞誉都要归功于那些在自家种鸽鸽舍使用我们“白腹号”血系的鸽友们”,他笑着说。“他们用“白腹号”和自己的鸽子配对,正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培育出这些成功的后代鸽”。1990年,来自克拉斯瓦尔的鸽友们意识到这羽鸽子的潜力,于是他们彻底改换了赛鸽鸽队。纯正的“白腹号”鸽系,包括“白腹号”和直子“年轻白腹号”,和巴腾伯格-范德米卫能找到的部分最佳鸽子配对,很快他们就做得和那些早就用“白腹号”鸽系繁育鸽子的鸽友一样成功。而他们的赛鸽鸽队也开始捷报频传,屡屡获奖,对他们来说,比赛夺冠和最佳鸽舍获选都犹如探囊取物。崭新的育种计划证实是一项重大的成功。


15岁的“年轻白腹号”

2014年

巴腾伯格和范德米卫继续将这一想法应用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种鸽鸽舍,他们正致力于保护这个实力雄厚,历经考验的“白腹号”鸽系。关于赛鸽鸽队,他们正在让自己最有实力的鸽子和能在自家鸽群及其他鸽舍找到的最佳鸽子配对!
这个鸽系将在未来的很多年里,让巴腾伯格-米卫在最著名,最严苛的比赛中遥遥领先。在最近的几个赛季中,巴腾伯格赛鸽早已将对手远远甩在身后。在过去几年中,这些出色赛鸽创下的赫赫战绩将很难被赶上追平 。 浏览巴腾伯格-米卫鸽舍获得的所有国家赛前10名赛绩。.

在其他鸽舍的成绩

如我们所述,“白腹号”鸽系不仅为雨果和安妮塔立下汗马功劳,而且还受到了其他许多鸽友的感谢,感谢来自克拉斯瓦尔的这一无价血系为他们带来了成功。

安妮塔向我们展示了这支鸽系最其他鸽舍取得的一系列令人难忘的赛绩,这里只罗列了这支血系的取得的国家赛冠军。

结论

雨果想借机会让其他鸽友也来采用一下他成功的繁育方式。所以他决定培育一些幼鸽,而且是他们的明星种鸽“年轻白腹号”和“白腹153”(Witbuik 153)的近亲鸽。雨果从中挑选了10羽尤为前途无量的幼鸽,它们将很快在PIPA“白腹号”专场拍卖会上与大家见面。


 “年轻白腹号”的这张照片摄于它23岁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