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普特(Putte)的凡艾登-葛瓦斯(Van Eynde-Goovaerts):一岁鸽省际赛冠军及威尔森省赛老鸽组冠军!

凡艾登-葛瓦斯组合度过了难忘而兴奋的周末,他们在周末的威尔森赛中赢得了省际一岁鸽组2900羽中的冠军。他们还获得了安特卫普省的1827羽老鸽及1253羽一岁鸽的双料冠军。他们赢得了100%的入赏奖金!

虽然赛前天气预报表明周末天气恶劣,但实际上周末天气竟然很不错。凡艾登-葛瓦斯获得省赛冠军的鸽子的分速分别为1228 米/分和1198米/分。所有老鸽在1个小时之内就凯旋归巢。而一岁鸽在1个半小时里也陆续归巢。比赛相当顺利。

这对二人组

马克. 凡艾登(Marc Van Eynde)来自普特,约瑟夫. 葛瓦斯(Joseph Goovaerts)来自瑞南姆(Rijmenam)组成这支成功的战队已经有20个年头了。这个组合使得这对志同道合的伙伴在工作和兴趣爱好之间搭建了桥梁。约瑟夫一直以葛瓦斯-凡艾登(Goovaerts-Van Eynde)的名义参加速度赛,直至2008年他们决定售出所有速度赛的赛鸽。原因也很简单,他们附近没有足够多的速度赛赛事。这对组合的实力实在过于强劲,以至于他们的参赛并不受欢迎,甚至有时候会遭到排挤。因而,2008年时,所有的种鸽都被移入约瑟夫的鸽舍,而马克的鸽舍仅安置赛飞鸽队。他们的主攻目标是小距离和中距离赛。他们目前拥有22羽鳏夫鸽(19羽一岁鸽和3羽老鸽)和28羽赛雌(11羽老鸽和17羽一岁鸽)。由于缺乏时间精力,他们通常只使翔雌鸽。2年前,他们决定再次启用传统的鳏夫制使翔。“我们注意到雌鸽非常适合超长距离赛事,而当日归长距离赛的话,使翔雄鸽可能是不错的选择。”马克对此颇有心得。


约瑟夫. 葛瓦斯(左侧)和马克. 凡艾登(右侧)在威尔森赛中发挥出色

“威尔森小姐”(Miss Vierzon

“威尔森小姐”BE12-6225820是赢得威尔森省际赛2900羽的冠军鸽。她是羽顶级品质的好鸽,当得起这个霸气侧漏的好名字。还是在幼鸽时代,她就赢得了:

波治国家赛33524 羽中152位 
亚精顿国家赛25949 羽中245位

作为幼鸽,她获得了许多次入赏,其中包括8次前10%。她的本次威尔森赛赢得的省际一岁鸽组冠军是顺理成章的进一步表现!


图为“威尔森小姐”

“威尔森小姐”的父亲是葛斯顿.范德瓦尔(Gaston Van de Wouwer)直系鸽,是葛斯顿顶级种鸽“乳酪小子”( Kaasboer)的直孙。“葛斯顿美人”(Beauty Gaston)BE07-6385731,是凡艾登-葛瓦斯鸽舍的出色的种鸽,他的子代获得的成绩有:

威尔森省际赛2900羽中1位
威尔森省赛2564羽中2位 
威尔森省际赛6659羽中4位
沙特国家赛B区7806羽中9位
亚精顿国家赛B区8624羽中47位
波治国家赛B区12532羽中80位
拉索特年国家赛17017羽中103位.

“威尔森小姐”的母亲来自伊特海姆(Itegem)的乔斯.马里斯(Jos Maris)鸽舍。她是“金翼号”( Goldwing)直女,“金翼号”又是“500号”( Den 500)的同窝兄弟。“500号”是贝拉尔(Berlaar)的乔汉.狄贝塞(Johan De Belser)的知名顶级鸽。 点击此处查看“威尔森”的完整血统书.

“威尔森先生”(Mr. Vierzon)

在威尔森赛中获得老鸽组省赛冠军的是“威尔森先生” BE11-6262292。他的夺冠也并不使人惊讶。他已经赢得过10次入赏前10%,其中包括萨比利斯(Salbris)省赛29位、亚精顿省赛144位、蒙特路康省赛173位、蒙特路康省赛218位等等。这个赛季他的战绩如下:

魁芙兰397羽中62位
拉昂348羽中14位
索桑152羽中8位
米伦463羽中25位
威尔森省赛1827羽中1位


图为“威尔森先生”

这羽赛将的成功并不突兀,因为他是100%葛斯顿.范德瓦尔血统鸽,是世界级铭鸽种鸽“乳酪小子”的回血后代。他的父亲是获得盖雷国家赛冠军的“金姆”(Kim)的全兄弟,他们的祖父恰好就是“乳酪小子”。

“威尔森先生”的母亲也是“乳酪小子”的直孙代。她的种源来自吉林克斯父子(LBJ Geerinckx)血系和沃福特(Flor Vervoort)的“芬妮卡5000号”(Fieneke 5000)。 点击此处查看“威尔森先生”的完整血统书。.

马克和约瑟夫的鸽队的其他赛将在威尔森赛上也有很好的发挥。他们在老鸽组合一岁鸽组都获得了6/6的入赏率,总共12羽中有9羽跻身前10%。

老鸽组1827羽中获得: 1-3-68-103-105-176位 (入赏率:6/6)
一岁鸽组1253羽中获得: 1-32-37-59-131-271位 (入赏率:6/6)

评论

Een super prestatie en hier het bewijs dat de duivers de duivinnen op deze afstanden wel aankunnen !

Als eerste test van 2013 op de grote halve fond kan dit alvast tellen!
Proficiat !

groeten,
David

Sterk werk mannen, gefelicitee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