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威力.佛布鲁根(Willy Verbruggen)(隆德齐尔地区)勇夺巴塞罗那全国成鸽组12,281羽冠军,同时喜获‘金翼奖’!

威力.佛布鲁根(Willy Verbruggen)的一羽爱将其实很早就从黎明中归来了,然而,报到过程前后共花去了15分钟,令他心痛不已!幸好最终还是将比利时全国冠军收入囊中!真是惊险极了!

征服巴塞罗那,是比利时众多狂热鸽友每年必期待的一大盛事!理想的天气条件预示着2011年巴塞罗那大赛的难度不会太大。当顷笼而出的赛鸽们向法国推进的时候,刮的是东南风,以后的归巢途中风向则转为西南风。在此等顺风的条件下,周五当晚,距离最近的法国就已有2羽鸽报到了,我们因此推定周六凌晨比利时一定会有赛鸽归巢,为此对大部分参赛鸽友来说周五晚上必将是个失眠夜,他们会在半夜里纷纷从床上跳起,翘首期盼着巴塞罗那胜利降临的那一刻!然而,艾森地区的盖伊.霍本布劳尔(Guy Hoppenbrouwers)显然没有作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将闹钟设置晚了,其实他的巴塞罗那战将于5点33分就已被电子鸽钟纪录在案,但是由于自己没有及时起床,最后在5点57分30秒,才将两枚橡皮塞环打入鸽钟,完成最终的报到。结果盖伊因此痛失巴塞罗那全国冠军和“金翼奖”,最后只得抱憾排在亚军路克.贺伯斯(泽普伦地区)之后,屈居全国季军!令他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与盖伊相反,隆德齐尔地区的威力.佛布鲁根(Willy Verbruggen)一早就起了床,然而也出了状况,他于清晨4点45分进入花园,打开鸽舍和活络门,开启电子报到系统,这时他隐约看见震雾下有一羽鸽子正站在活络门前,下面,且听威力慢慢道来:

“不!”威力大笑着说:“站在那里的只是一羽山鸟或画眉而已,因为此前好几次都是这样的。但当我靠近鸽舍,仔细一看,才看清原来那真是鸽子,更近一点看,能看清他翅膀上的白羽。天哪!我的巴塞罗那战将归巢了!此次我共送了两羽白羽参赛,所以印象挺深的。于是,我赶紧冲进鸽舍,小心翼翼地打开活络们,然后他很快飞了进来,定睛一看,正是我的第一指定鸽!老天,先前一切准备工作还没做呢!首先我迅速打开了电子报到系统,但当我抱着鸽子对着扫描器,扫描器竟然没反应。我只得去另一间鸽舍用那里的扫描器扫描,这次才成功。我赶紧把第一枚橡皮塞环打入鸽钟,然而当我准备打第二枚环的时候,此时,由于天还蒙蒙亮,我一时半伙给找不着了。当我找到的时候,发现它竟与第一枚橡皮赛环都套在了同一个脚上,我简直抓狂了,真是遇上大麻烦了!我赶紧带着我的归巢鸽直冲俱乐部报到,幸好,他们立刻就从睡梦中醒过来,并给处理好了!”

大概过了两小时不到,结果就出来了,最终这羽赛将夺得了巴塞罗那全国12,281羽冠军,由于他也是威力.佛布鲁根(Willy Verbruggen)的第一指定鸽,所以还赢得了享有很高声誉的“金翼奖”(由布鲁日巴塞罗那俱乐部设立)!显然,威力在巴塞罗那上打了漂亮的一仗,然而不幸的是,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威力说:“我还在等其他的巴塞罗那归巢鸽!此时,一个个电话如浪潮般汹涌而至,我又要接电话,又要等鸽子,真是忙得手足无措。你能相信吗,我甚至不知道布瑞福大赛已经开笼了,真是混乱得一塌糊涂,更有甚者,后来又有巴塞罗那鸽归巢,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还得靠朋友们来电通风报信。好搞笑啊!”

威力的这羽巴塞罗那全国冠军最后确切的打钟时间为早晨5点02分05秒,共计飞行1081.077公里,经计算得出1393.14米/分的高分速!创本场比利时全国最高,同时也是国际26,044羽16位,要说明的是,本届巴塞罗那国际的前列名次大多被荷兰抢了去。威力的10羽巴塞罗那战将在此次的表现都非常出色,他们的打钟时间分别为:

5点02分、7点04分、8点32分、8点56分、8点58分、9点20分、10点47分、13点12分以及13点14分。结果10羽鸽子中有9羽入赏!要知道,其中还有5羽两岁鸽生平还是第一次参加巴塞罗那大赛呢!他们取得的具体名次如下:

巴塞罗那成鸽组225羽: 冠军、亚军、8位、11位、12位、25位、41位、63位以及64位(本舍共计参赛10羽,9羽入赏)

全国成鸽组12,281羽: 冠军、71位等等 (预测两羽打入全国100位)

此次巴塞罗那的胜利对威力来说绝非偶然,前两年他就已取得了连连的佳绩,以下是2009年和2010年的主要战绩:

10年巴塞罗那成鸽组186羽:   14位、17位、23位、48位、58位以及60位
(本舍共计参赛7羽,6羽入赏)
10年苏斯通一岁鸽组106羽: 冠军、季军、5位、6位、7位、9位、10位、12位、
13位以及28位(本舍共计参赛10羽,14羽入赏)
09年巴塞罗那成鸽组209羽:  6位、10位、16位、19位、35位、44位以及55位
(本舍共计参赛8羽,7羽入赏)
09年苏斯通一岁鸽组194羽: 5位、14位、31位、33位以及44位(本舍共计参赛8羽,5羽入赏)
(其中,‘巴塞罗那朱利斯’ 还取得了2009年地区33位的好名次) 

5羽两岁龄雄鸽在2010年的时候,都是苏斯顿上的优秀一岁龄战将,此次虽是首次征战巴塞罗那,表现仍十分抢眼(是舍内第三、第五、第六、第七以及第八归巢鸽)!他们不愧为本舍的希望之星!

威力共有45羽鳏夫制赛雄(其中包括21羽一岁鸽),他们都将参加国际大赛。此外,舍内还有16对配对,每年他都买上100枚足环。鸽舍内的鸽子百分百来源于卡佩尔地区的狄布寇斯兄弟。威力原本从事的是中距离赛项,他在退休后决定在房子周围加建一条走廊,便请来了狄布寇斯家族建造安装。在峻工后,他们自然地成了好朋友,开始谈起了鸽子。在狄布寇斯度假时,威力还经常帮助他们照顾和料理鸽子,因此,他有机会得到狄布寇斯不少的好鸽,从而得以向超长距离赛项顺利转型,并且很快就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此次的巴塞罗那的全国胜利更是威力鸽舍强大实力的印证!

新科巴塞罗那全国冠军“巴塞罗那朱利斯”是百分百狄布寇斯鸽(详见血统书)。

父亲: ‘巴塞罗那朱利斯父亲’ B01-2010282(狄布寇斯原舍鸽)

出自艾力克.林伯格的‘白羽多力720/89号’ x ‘米卡姐妹079/00号’ (也是‘阿鲁纳’的姐妹). 他不仅是2011年巴塞罗那全国冠军的父亲,也是“香奈儿5号”的祖父,“香奈儿5号”曾荣获:09年巴塞罗那481羽冠军、巴塞罗那全国13,503羽8位以及巴塞罗那国际27,669羽18位。

母亲: ‘巴塞罗那朱利斯母亲’ BB03-2015347(狄布寇斯原舍鸽)

出自超级巴塞罗那好手血系:‘英格人’x 艾力克.林伯克的‘猛虎号’ ( ‘黑鸦片’血系)。

以下是新科巴塞罗那全国冠军近年来所取得的骄人战绩:

  

-‘巴塞罗那朱利斯’ B08-2142510:  

11年巴塞罗那全国12,281羽冠军、国际26,044羽16位
10年波品纳全国6,257羽352位、国际15,756羽519位
10年塔比全国4,576羽519位、国际15,053羽1040位
09年图利全国7,467羽63位
09年苏斯通全国9,442羽1431位

简单易行的方法

对于如何打理旗下的鸽舍,威力奉行的是“一切从简”的原则!如今他已75岁高龄,照料鸽子开始变得力不从心,因此他作出了一系列调整,现在看来都很正确。幼鸽共分为三轮,头一轮幼鸽需经严格的训练,他们通常在四月初参加威尔森,直到开始换毛。第二轮只参加几次拿永,而第三轮则几乎不参加训飞。尽管威力最好的鸽子通常都蕴藏于第三轮中,不过在起初,你必须要有十足的耐心,威利说道。他们主要面临的难题是如何跟上以后的日程!第三轮的鸽子在一岁时需参加苏斯通进行“测验”,以后参加利蒙治一岁鸽组和莱邦纳大赛。本赛季,计划有了彻底的改变,他们中有一些参加莱邦纳,而另一些则参加波尔多。其中,再选出一部分参加拿邦一岁鸽组的比赛作为“期末大考”(根据羽翼条件决定参加与否),第三轮的一岁鸽将在周三上笼参加利蒙治,他们在原则上得不得奖无所谓,主要看归巢时的精神状态!有些归巢后很显疲态,即使得了奖,也是胜任不了巴塞罗那大赛的。而对于那些不得奖的鸽子,但是归巢时只要保持极佳的精神状态,以后绝对“有戏”,威力补充道。以上这些比赛对一岁龄小将来说都只是增加他们的临场实战经验而已,也可以看作是适当距离的训飞!他们一旦长到两岁龄大时就可以参加国际大赛!

赛季前不育种,在3月底和4月初,赛鸽们首次配对,其中,一些“夫妻”可以抱蛋7天,然后,将赛雄和雌鸽分开,并且把蛋拿掉(抱蛋不足7天的也这样做),然后赛鸽们进入鳏夫期。在利蒙治大赛前一直不得和配偶见面,在参加600公里(即:利蒙治)或更远的比赛集鸽前,可以和爱人见上一面。巴塞罗那作战队在征战前的准备有所不同。首先他们都将参加奎夫林-拿永以及安吉维尔的比赛,此外,其中的一部分还将继续参加威尔森和利蒙治,最后将共同征战巴塞罗那。在此之前,他们将停战5周(包括中间的任何比赛),这段时间他们不可以和雌鸽们见面,威力补充说道。此外还有两个作战队,一个参加波治和蒙特利玛国家赛,另一个则参加查特路和沙特等国家赛。一般情况下,出征巴塞罗那的赛鸽在上笼的当天早上,可以和爱人们小聚片刻,不过现在不同了,他们只能在下午同雌鸽们见面,然后,放上稻草让他们在里面筑巢起窝!难道这不正是巴塞罗那战将们迅速归巢的动力所在吗?

众所周知,赛鸽良好的健康状况是比赛取得好成绩的首要条件,因此威力会经常拜访兽医,请他们对赛鸽作出全面的检查,不过他今年却没这么做,事先只是给鸽子们做了一些简单的预防性治疗,包括为期3天针对“毛滴虫”的防治,和为期3天针对头部疾病的强力霉素的治疗。在上笼参赛的前2天,威力还给这批巴塞罗那赛将各服用一粒“史帕瑞斯”药片。在食物方面,鸽子们通常吃得的是清淡的饲料(两种品牌的饲料混合:吉瑞普拉斯和玛利曼),以后几天则换成运动和比赛综合饲料,威利不会专注于某个固定的品牌,通常哪个有优惠就买哪个!关于营养补剂,大部分情况下,他会在食物中加入一些精油,但也是不同的品牌。一般家里的橱架上有什么,我就用什么,这些并不重要,威力补充说道。他并没有什么独家秘方,不过还必须做到一点,在饮用水中加入足够的大蒜,这个又便宜又好的方法对“清血”可有特别的功效哦!

威力.佛布鲁根(Willy Verbruggen)认为,以上这些并不是在巴塞罗那等大赛获胜的主要原因,所谓最强者,他们必须拥有一流的好鸽和过人的本领!狄布寇斯家族(父亲费南德(已故),两个儿子迈克和迪迪尔)的超级鸽,大大地提高了威力鸽舍的作战水平,他们驰骋拼杀于各大马拉松战场,并赢得了巴塞罗那的至尊荣耀!威力在此刻终于美梦成真,如愿以偿!再次向他表示最衷心的祝贺!

评论

Proficiat Willy, de "kleine" steken weeral de grote de loef af!!

Willy proficiat met je overwinning zeker als kleinere melker is het leuk dat zoiets jou te beurt valt. Maar de kwaliteit van de duiven van Desbuquois zijn werkelijk uitzonderlijk goed doe zo verder man up up up naar de 80!!!!!!!!!!!!

Congratulation on your magnificent win

Proficiat Willy! Smile
Niet alleen een mooie overwinning maar verder nog een formidable uitslag gemaakt op Barcelona.
Geniet er met volle teugen van.....

Steven van Breemen & Hubert Land

Vent en poupe (vent de derrière)

[=#6600cc]Quand le vent est derrière les oiseaux, n’importe quel pigeon peut gagner la course. La course est basée par la vitesse à laquelle les oiseaux sont enregistrés. La course est appelée “soufflé maison”. En Hollande la majorité du temps il y a un vent de sud-ouest arrière et ce vent crée une performance très rapide. Les meilleurs pigeons avec leur origines et les meilleurs préparés ne gagnent pas forcément ces sortes de course. Il y a toujours des vents d’Est et Ouest. Ce vieil adage devrait être suffisent pour expliquer le vent d’est. “Le vent d’est n’est bon ni pour les hommes ni pour les bêtes. De tous les quatre vents, le vent d'Ouest est léger et aide les oiseaux quelque soit la direction dans laquelle ils volent. Les meilleures courses sont celles avec un vent d’ouest. Le pigeon qui gagne dans ces conditions a gagné sa journée. Les vents d’ouest de 50Km/h ou plus rendent la course plus difficile. Beaucoup d’oiseaux se perdent dans ces conditions. Du fait de la force de ces vents les pigeons sont continuellement poussé hors de leur course. Cela nécessite que l’oiseau utilise sans arrêt son système de navigation. Les oiseaux qui ne sont pas équipés d’un système de navigation proprement opérationnel ont un problème dans ces conditions. Beaucoup ne trouveront pas leur chemin vers la maison sous ses vents auxiliai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