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利肯斯-贺尔曼(Leekens-Hermans)(艾斯地区)勇摘布瑞福全国成鸽组10,082羽桂冠!

去年,该联合鸽舍曾荣获2010年比利时KBDB全国最佳幼鸽鸽舍!然而不满足现状的他们还迫不及待地期盼着新的成功,于是在今年又下一城,将布瑞福全国冠军稳收囊中!

德克.利肯斯(Dirk Leekens)和杨.贺尔曼(Jan Hermans)是比利时乃至国际鸽坛上两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杨是著名体育杂志《信鸽》的所有人和出版商,而德克是该杂志主办的现场拍卖会上的常客,两人因此结缘。杨和德克真正让鸽坛为之轰动还是在组成双人档后,强强结合的他们从此一发不可收地取得了串串的辉煌战绩。现年51岁的德克是一位资深的美发师,同时还忙于信鸽的打理,不过身边少不了好友威力.史密特(Willy Smeets)的帮忙。德克出身于赛鸽世家,他的父亲和兄弟们都是活跃于鸽坛的好手。10岁那年,在父亲的帮助下,德克开始有了自己的一舍鸽子。长大后,于1981年他搬到了艾斯地区居住,在那里开始了美发师生涯。一年后,德克成了家,鸽痴不改的他也开始重返鸽坛。很巧,德克和大名鼎鼎的乔斯.托内(Jos Thoné)同属一个地区,再加上他们又是同代人,很自然地,有了交流的机会,舍内的首批鸽子就是从乔斯处引进的,当然还包括乔斯的岳父汤姆.彼达斯(Thomas Peeters),引进的大部分都为“灰种”。他还和乔斯一起参加了霍塔伦地区皮埃尔.德雷森(Pierre Dreesen)的拍卖会且购得了“奥尔良号”,让他同“黄金女郎”(优秀直子代代表有:巴塞罗那两羽顶级赛将“金翼奖”和“银影号”以及贝克.威廉斯(Berke Willems)的卡奥尔全省冠军“威伯特”)配对,之后,他们作出的首羽直子“米尔顿”是真正的镇舍级种公,以后德克将他送给了乔斯.托内(Jos Thoné)。他们的后代们都是典型的600公里至800公里级的顶尖赛将,然而如果大胆一下,送去参加巴塞罗那大赛的话,肯定都会飞失,这可不是德克愿意看到的。经历了数年的不如意,他毅然决定退出超长距离的舞台。因此又向乔斯要回了“米尔顿”,之后的三年用他作种,结果成了目前舍内中距离和中长距离队伍中的主打基础种公。德克尤为偏爱“小白”(他喜欢称他们为“灰种”),因此他又从路克.利本斯处购得了奥尔良全省5,277羽冠军“幸运路克”,此鸽在日后成了利肯斯-贺尔曼联合鸽舍的基础种公。此外,德克.利肯斯舍内最著名的“灰种”非超级雌鸽“与主同在”(足环号:B99-5092258)莫属,她不仅在早年高位入赏圣维仙,在以后更是成了一羽实力超强的种母。

之后,又新引进了一批出自凡戴克大铭鸽“所向无敌”血系的鸽子,他是从鸽友克劳帝奥.布塞帝(Claudio Busetti)处订购到的。因为这些鸽子很适合德克的“口味”,于是就请这位鸽友用此血系为他作一些幼鸽,以便将来可以不断地繁衍下去,以后在作出的8羽幼鸽中,7羽仍在德克.利肯斯的种鸽舍内,足以说明此路血系在德克鸽舍受重用的程度。另有3羽主力鸽出自已故罗森.波斯原舍, 他们是:‘超级妈妈’ B03-5241896 (波治全国冠军直女), 他的直子‘小福雷迪’ (出自‘超级妈妈’同超级种公‘福雷迪’的配对), 以及‘小灰王子’ B08-5165496(直女‘年轻公主’ 027/10是比利时KBDB全国最佳幼鸽鸽舍功臣之一)。舍内共计有25对育种配对(此外,还有一些保姆鸽配对). 一旦杨.贺尔曼(Jan Hermans)这里有好鸽,就会让他育种,制造出一轮又一轮的新生力量,德克.利肯斯很相信“好鸽家族”的重要性!当然最终还得凭实力和表现来说话!

利肯斯-贺尔曼
德克.利肯斯(Dirk Leekens)和杨.贺尔曼(Jan Hermans)在1992年开始正式以组合的名义参赛,他们专攻中长距离的赛项,也就是说擅长800公里左右的比赛。因为他们地处边境,要想在500公里以下的比赛中发挥出优势那是一件很难的事,特别是逆风的时候。从这个层面上来看,我们要说德克.利肯斯对赛鸽运动是非常地了解。距离越长,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就显得越小。德克说:“我当然不是靠风向得利的赛手,不过我们确实很难在俱乐部比赛上占优。为此,我每周都要浏览各大气象网站,为的是推断出哪场比赛能上我最好的鸽子,如果你想赢得比赛,想给最棒的赛鸽一次机会,这时就必须要考虑到所有的因素。所以说上至卡奥尔-橘城(大概800公里)的大赛正合我意! 

德克称他在比赛期间采用的是“纯鳏夫制/寡居制”,实际上和“全鳏夫制/寡居制”无太大的区别。今年,也就是2011年,舍内共有57对赛鸽配对,还有130羽幼鸽(第一轮+第二轮的总数)。对于成年赛鸽,一般不会给他们巢盆。有时德克只让那些真正的超级鸽在赛季结束后产一些蛋,不过这只是例外。“让鸽子有巢窝,首先你得都教会他们对巢窝的渴望”,德克说,“还要激发他们交配的欲望”。不过,在今年的赛季中,发现鸽子的互相配对比以前困难了。德克将这些归因于温暖的气候,特别是阳光灿烂的春天以及数场轻松的比赛,结果,导致雌鸽精力过旺而至,那他是如何做的呢?

在每年的赛季结束后,也就是九月份的时候,幼雄们将直接迁入他们将来的赛鸽舍。并在那里设有60个巢箱,此时必须确保里面没有成鸽,这样做的目的是可以让未来的一岁鸽们自由地选择他们自己的巢箱。在完成换毛后,他们大多数都可以获得永久的巢箱。1月份开始,每周有一天的时间可以让赛鸽们雄、雌在一起相处,此时,把雌鸽放入雄鸽中,配上后,把他们关入巢箱亲热一番。对于成年雄鸽,通常给他们固定的爱人,除非那一羽已被淘汰掉了,如果是这种情况,应再选出一羽新的配偶。鸽子们一旦配上,就要在纸上做一下笔录。如果碰到那些死活不肯配的家伙,就给他们换一羽新的伴侣,直到他接受为止。在几次尝试后,能够很好地配上的“夫妻”,德克就轮流放他们出巢箱,也就是每次都留一羽在巢箱内,为的是让他们学会识别哪个是他们共同呆的巢箱!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可以开始训飞。今年的天气十分理想,因此在3月初就开始了。德克会把赛鸽们带到离家20公里左右处进行训飞几次,然后让他们参加弗洛路和那蒙的训赛,接着继续参加莫米尼斯,奇梅和索桑(240公里)的比赛,训到中距离时,正好大赛开始!赛鸽们一直要参加到8月底的拉索特年大赛。赛雌通常每周都参赛,而赛雄则每两周参加一次比赛。赛雌在参加完500-800公里的比赛后,可以上一场较轻松的比赛,用德克的原话说,这是“休息赛”,一般指的是奥尔良。

本赛季伊始,雌鸽们每日用旗帜训练法进行绕舍训飞,时间为1小时半至2小时。一旦进入强度稍大的赛程,这个方法就很难再维系下去。因此,开始转为每周一次(通常是周三),用旗训飞整整一个小时,有时可以酌情调整。德克说,这就是养鸽之人都应该做到的!雄鸽们的家飞也是每天一次,他们得飞足一小时,在此期间关闭活络门。每次的预备赛(直至基恩全省赛)集鸽前,赛鸽们被直接装笼,离开前,不和配偶们相见。当他们从赛上归来,可以和爱人们欢聚2到3小时,此时将巢箱半开(不放巢盆)。从基恩赛开始,以后的每场比赛,在上笼前让他们相见半小时左右,有时则更长些,具体根据赛季进程而定。

食物与医疗方面
如果赛鸽们参加大强度训练和比赛,德克总会给他们喂上相对够足够量的食物,让他们吃饱(一般不会减量)。起初,在那些强度不是很大的较短距离比赛中,他们一般不太可能消耗过多的体能,因此,在归巢时,食槽里只需放上一小部分饲料。“他们归巢时,如果食槽里有一半食物,他们也就只能吃一半”。德克说道,一旦参加更长距离的比赛(中长距离),就要给他们吃上更充足的高能量饲料。然后给喂换毛饲料,直至周一和周二,以后换成“拜耳”品牌的运动饲料,同时再补充一些高能量的混合饲料,最后两天,再加两道“餐后甜点”:小菜籽和带皮的花生。赛鸽们归巢时,应在饮用水中加入电解质,且在食物中加入一些精油,蛋白质以及其他的能量补充物质。此外,平时只需在饮用水中加入一点柠檬即可,这样做可以让水变酸,从而可以使毛滴虫得到很有效地控制!当然,每月都会给他们各服一料毛滴虫的治疗药片,极偶而的情况下,也会针对头部的疾病给予一些治疗。这样做的话,赛鸽们参加直至亚精顿的比赛都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这羽布瑞福全国冠军“威力”也不例外。以后,一些赛鸽会由于换毛原因不能参加下一场拉索特年大赛。“威力”是百分百盖比.凡德那比勒鸽,非常优秀,将他捉于手中,会感觉到体形姿态很优美,非常罕见,德克说道,可能这正是好鸽的品质特点吧,因为他们有与众不同处!好几次大赛归来,他都没能立刻进活络门。去年他荣获威尔森半全国冠军的时候,由于归巢时受到一羽年轻“不速之客”的干扰,花了足足5分钟的时间才进棚。本次布瑞福也出现了类似的状况,他在归来是足足飞了四大圈才着落进棚,完成报到。幸好时间上还有很大的余地,全国冠军才没有被其他选手抢走,他的打钟时间为16点14分26秒,共计飞行718.084公里,最终得出1,344米/分的高分速!其实,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赢得大赛的胜利,请看以下的辉煌战绩:

-‘威力’ B08-5062128


11年布瑞福全国10082羽冠军(718公里) 09年威尔森半全国3124羽冠军(488公里) 09年雅纳克半全国4827羽32位(730公里) 10年图利全国6695羽39位(667公里)等等…

父亲: ‘威力父亲’ B05-5148271

百分百盖比.凡德那比勒鸽,出自‘白腹号直子’ B99-3199783 (出自传奇鸽‘白腹号112/88号’ x ‘萝莎娜678/95号’) x ‘闪电号直女’ B04-3001663 (出自超级鸽‘闪电号062/98号’ x ‘好手雌930/01号’)。

母亲: ‘威力母亲’ NL05-1656437

瑞克.贺尔曼(Rik Hermans)原舍雌鸽, 但也是百分百的盖比.凡德那比勒鸽。出自‘马可仕’ B04-3001638 (出自‘年轻利蒙直子794/93号’ x ‘雌鸽987/95号’) x ‘黑雄直女’ B04-3001640 (出自比利时KBDB全国中距离鸽王季军的同窝兄弟‘黑雄417/95号’ x ‘蔓妮拉668/02号’)。

利肯斯-贺尔曼为此次的布瑞福大赛准备了一支专由好手组成的作战队,当然也可以说成精英部队,他们为主人取得了以下诸多骄人的战绩:

布瑞福:

俱乐部老鸽组87羽: 冠军、亚军、6位、12位、14位、19位、22位、23位、25位、
27位以及28位(本舍共计参加23羽,其中11羽打入前1/3的好名次)
全省老鸽组590羽: 冠军、4位以及18位... (预计3羽打入前1/10的好名次)
全国老鸽组10,082羽: 季军、37位… (预计2羽打入全国前100位)

德克也送了两羽女将出征巴塞罗那,主要是帮俱乐部凑数,因为有了足够的人气,俱乐部才能保证将来更好的运作,结果她们全归来了,取得了以下的名次:

巴塞罗那71羽:21羽以及22位(本舍共计参赛2羽、2羽全部入赏)

关于幼鸽 去年,他们赢得了2010年比利时KBDB全国最佳幼鸽鸽舍的殊荣。尽管德克舍内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早生幼鸽”。种鸽们在每年1月份的头一个星期进行正常的配对,德克说这时出幼鸽正好赶上当年的国家赛。幼鸽们一旦断奶,就开始实行遮光法(从晚上的6点开始直至次日早晨9点),这一切都是靠卷帘自动实行的。第二轮幼鸽,采用的是手动遮光法(通常从晚上的7点开始直至次日中午12点),这段时间正好完全符合德克从事美发行业的作息。第二轮幼鸽只在当季参加一些中短距离的比赛,而第一轮则参加国家大赛,这样做效果非常好!针对幼鸽们的遮光法直至6月初才结束,之后,开始采用照明法以加长白的时间。为了保持足够多的配对,让雄鸽和雌鸽一直在一起,直至奥尔良汽车大赛开始的两周前才分开,参赛期间,用拉门将雄、雌鸽分开,每周四早晨的上笼前可以让他们小聚片刻。但有的时候,德克不完全这样做,在周三晚上就开始让雄鸽和雌鸽呆在一起,直至第二天上笼前才分开。和过去不同的是,如今在两场国家赛期间,幼鸽们不会再参加其他的比赛。原先他们还要参加中间的比赛进行热身,自从听取了鸽友伊万.史托曼斯(Ivan Stockmans)的意见,德克从去年就开始改变了做法。在两场国家赛间隔的一周的周末,让幼鸽们做一次2小时的训飞。反之,如果期间再参加其他的比赛,他们原本良好的竞技状态就会被破坏,以至于以后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重新调整过来!德克自己从不带幼鸽出去训飞,他觉得这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如果他们平时就飞得很好,何必多此一举呢!诚然,我们会从别人身上学到东西,更何况眼前的良师正是2010年全国最佳幼鸽长距离鸽舍获得者,他岂不更有发言权?每年的整个赛季中,都会有不少鸽友将大把大把的金钱浪费在汽油的开销上,目的就是为了每天训他们的幼鸽。钱出了,精力下去了,但未必奏效。当然,每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方法,只要他觉得合适,认为有必要。总之,利肯斯-贺尔曼团队只是用实际行动向大家证明了做事不一定千篇一律,按步就

尾声 本次的布瑞福全国性胜利极有可能是利肯斯-贺尔曼团队最后的绝唱,因为德克在年底就将停止赛鸽了。舍内的全部鸽子都将进行拍卖。“是的,所有鸽子:幼鸽,成鸽一羽不留地全卖掉,”德克有点不舍地说道:“只是因为鸽舍周边的地块即将被征,实属无耐之举。但我不会离开鸽坛,经过一年至两年的重新休整,我会考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反正,艾斯地区发生的一切都已过去,不复存在了!”

评论

A great effort indeed for ''Willy'' well do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