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t Spoor杂志对PIPA尼古拉斯和托马斯.吉塞布赖特兄弟的采访

不久前赛鸽杂志Het Spoor der Kampioenen 对PIPA进行了采访,他们就PIPA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与尼古拉斯和托马斯.吉塞布赖特兄弟进行了回顾和展望。


从左至右:尼古拉斯、卡罗和托马斯.吉塞布赖特

PIPA拥有清晰的视野,以3支重要支柱为依靠。拍卖鸽需要具备高度独一无二的属性,与鸽友建立长期合作,最后所有拍卖鸽都要经过严格的筛选程序。这3项原则让PIPA迅速成长为世界最大的赛鸽拍卖机构。赛鸽杂志Het Spoor与尼古拉斯和托马斯.吉塞布赖特进行了一番长谈。

PIPA已经成立大约18年,你们从2004年开始拍卖赛鸽,你们的工作近年来有哪些变化?

尼古拉斯:1999年我们开始为PIPA的成立做准备,2000年12月我们注册了域名,前4年我们是一家没有收入的信息类网站。最初都是我们自己运营,2001年马丁.德格拉夫(Martin Degrave)加入到这个项目,同时我的父亲也经常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提供支持。2003年我们首次以固定价格的形式出售了一些精选鸽。这也是有必要的尝试,因为我在2003年毕业,开始努力将PIPA转变成为我能够赖以为生的项目。为了让网站生存下去,我需要获得收入来支付网站的费用,我最初是通过广告的形式来获得收入。2004年夏季,我的弟弟托马斯也来提供帮助,因为我自己忙不过来,最初几年我的体重下降很多。我为了发展网站日夜工作,当时我有些时候非常困难。托马斯最初加入PIPA只是处于兄弟情谊来帮我。他只是远程参与,但是很快他便开始喜欢上这个项目。他迅速成为我们公司拓展的原动力之一。托马斯主要关注选择能够在拍卖会上线的鸽子。公司的发展或者巨额盈利从来都不是我们的动机,他们只是我们坚持清晰眼光的结果。我们不会在意收入,而是关注提供顶级品质鸽。这些年来这样的想法从来没有改变。我认为这是我们成功背后的主要原因。人们开办公司后总是想尽办法盈利,但是我从来不会只以增加收入来做出决定。从成立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拒绝了一些能够带来很多盈利的鸽子上线,只是因为我们认为他们对于我们的客户来说不足够好。

托马斯:我们所关注并不是短期收益,最好的例子就是2013年里欧.贺尔曼拍卖会。我们最初能够以75万欧元买断他的全部鸽系,最终拍卖总交易额为430万欧元,因此我们如果买断,完全可以赚取更多利润。但是我们还是说服里欧以佣金形式来运作,这意味着他能够获得更多收益,我们仍然也获益良多。我们希望能够让合作按照各方均能受益的方式进行,因此大家都会满意。PIPA卖鸽从来不会设置很高的利润率。恰恰相反,我们希望能够与我们共同合作及组织拍卖会的鸽友保持稳固关系,我们努力把他们也作为团队成员来谋求共同发展。我们偶尔确实会买下一些鸽系,只有这位鸽友无法以佣金形式合作的情况下,或者我们确认相信这对于PIPA和客户都更有利的情况下。然而财务收入从来不是主要原因。我们将在今年或者下个拍卖季举办一些非常特别的拍卖会,我们已经与鸽友达成了协议。他是我们赛鸽运动中的一位大牌,但是他希望能够获得固定的费用,因为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冠军鸽友,因此我们决定尊重他的意见。目前我还不能透漏他的名字,但是他确实是一位明星。

尼古拉斯:我们希望能够共同发展和成长,我们也帮助和支持对商业领域不熟悉的鸽友。我相信我们让很多鸽友将自己的兴趣转变为职业,这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很多。但是还是要互相有共鸣。事实上如果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我们无法合作。我认为我们很自豪比利时、荷兰和其他领先的赛鸽国家中,接近99%的顶级鸽友都与我们合作。我认为这证明我们的哲学确实很受欢迎。

我们相信你们对赛鸽和为鸽友的提供服务方面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探索?

尼古拉斯:我们最初主要关注比利时和荷兰。我们与荷兰和比利时的很多鸽友合作,尽管我们总是在关注新客户,国外的鸽友都一直在要求加入。波兰、德国、法国和美国等国家的著名鸽友也联系我们想要在PIPA出售他们的鸽子。他们很多都希望有朝一日也有自己的PIPA拍卖会,我们听到这样的消息,总是非常谦虚。最近与我们达成长期销售合作协议的是麦克.甘纳斯。他是世界公棚赛的王者,我们达成了独家协议,这意味着我们将为他组织所有在线拍卖会和负责欧洲所有鸽子的销售事务。

托马斯:自从我们引入品质检测程序后,我们看到了拍卖鸽的质量水平有很大提高。事实上卖家鸽友总在拍卖会前说:“就上线那些10分中获得9分的鸽子,我会把其他的带回去。”换句话说PIPA能够挑选最优秀的和最具吸引力的鸽子。这表明鸽友对我们的方法非常信任,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这也让潜在买家能够得到最优秀的鸽子,提升了客户满意度。

不要忘记围绕一场PIPA拍卖会需要付出很多工作。我们几乎是提前一年便开始准备一场拍卖会!整个过程非常紧张,其中包括与卖家确定具体配对,作育鸽子,让这些鸽子成长然后挑选最优秀的上线等。

对于希望在PIPA出售的所有鸽友,DNA检测都是强制施行的,我们对血缘和性别都进行测试。这对于我们非常重要。每30羽出售鸽,大概有1-2羽会出现不一致的情况,这通常是鸽友自己后期的文字记录错误。我们的DNA检测减少了这些错误,对拍卖鸽的性别和血统都提供了准确的保证。

你们也在PIPA作育自己的鸽子?进展的怎么样?

尼古拉斯:是的,我们主要关注赛鸽交易,我们自己的种鸽舍则更像一项业余爱好项目。作为吉塞布赖特家族的第4代鸽友,我们肯定不会不养鸽,我们3人都有自己的育种项目。

我们的父亲卡罗.吉塞布赖特的种鸽舍主要以“巴塞罗那荣耀号”为核心建立,他在1995年巴塞罗那国际赛冠军。所有赛鸽都由卡罗作育,他的赛鸽在卫星鸽舍进行测试。

然后我们还有PIPA菁英育种中心(简称为PEC),在2008年建立。这支鸽系主要以“新福雷迪”为核心,今天战队已经以他的曾孙“保时捷911”为中心,他是比利时有史以来最优秀的赛鸽之一。我们主要关注400-800公里比赛,还有公棚赛。我们使用相同的方法,在几家卫星鸽舍让后代鸽参赛测试。

第3个项目是以“最佳基特尔”为核心的PIPA竞速育种中心,这支鸽系主要关注速度鸽,这主要是托马斯的项目。

我们还与其他鸽友合作引进顶级鸽。例如我们与巴腾伯格-米卫合作引进了多羽巴塞罗那赛鸽。我们与开尔和巴特.吉林克斯合作引进了“仟翼”。我们为萨穆尔.姆比扎(Samuel Mbiza)的“黄金王子”进行投资,来加强我们的PEC的实力。总是有鸽友建议我们共同投资引进一羽铭鸽,如果我们真得相信这羽鸽子的价值,我们会同意。此外这也能让世界级铭鸽留在比利时,而不是被出售到亚洲或者中东。

如果你停下脚步,就会落后,你们如何继续创新和进步呢?

尼古拉斯:我们最大的挑战就是要拒绝很多机会。每周我们都会收到一些提议或者机遇:新建赛鸽用品的在线商店,运营公棚赛甚至参与鸽舍建设。然而我们只是专注于将现有事情做好:运营世界最大的独家鸽拍卖机构,并保持现有地位。

这也是我们坚持投资未来的原因,例如IT。在过去几年内,我们在IT方面投入了3百万欧元。这确实不是小数目,这表明短期利润并不是最重要的。为了变得更好更强,我们更愿意将利润投入到公司运营中。我们雇用了3位全职程序员,因为我们希望能够为买家和卖家提供最好的支持。雇员的数量在过去几年变化不大,然而盈利仍然在增长,特别要感谢我们的IT部门。我们最近的拍卖平台增加了筛选功能,通过这个工具能够对一场拍卖会进行特定搜索,未来几年内我们计划在网站引入更多创新。

盖比.凡德纳比全舍拍卖会刚刚结束不久,你们再次取得成功,如何描述你们对于这场拍卖会的感受?

托马斯:首先我感到很荣幸能够组织这场拍卖会,盖比是一位非常坦诚的人,他在决定出手全部鸽系后便立即联系了我们,对于要通过PIPA出售他的鸽系的想法,他从来没有迟疑过。正是他所给予我们的评价和信任,激励我们将这场拍卖会办得更加成功。

对赛鸽运动你们还有什么看法,PIPA将会如何进一步发展?

尼古拉斯:作为一家公司,PIPA很幸运能够坐落在比利时,因为你能够在这个国家和周围国家找到世界上最优秀的赛鸽。鸽友减少的问题并没有对我们造成影响,尽管我们对此也表示担心!我们希望比利时全国协会和周围国家的鸽协能够让事情变好,PIPA愿意为此提供建议。我们认为鸽协需要扮演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们的政策决定了赛鸽运动面向鸽友的面貌。错误的决策会对鸽友产生很大影响,对于我们的客户最终对PIPA也是很大的影响。

相信我们都怀着相同的目标,鸽协和鸽友都瞄准相同的方向。维持鸽友数量稳定是我们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