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库福尔登(Coevorden)的沃迪维德-里姆豪斯(Vredeveld-Leemhuis)庆祝荣获吉内普10,536羽冠军和季军的胜利

似乎他们从没做什么别的事情,哈姆.沃迪维德(Harm Vredeveld)和罗伯特.里姆豪斯(Robert Leemhuis)在幼鸽赛季前期就已然胜利在握、满载而归。这证明了,他们在新的鸽舍有了一个马到成功的全新开始。他们获得了10,536羽冠军和季军,10羽鸽子入赏前50位。

“有时,反思一个决定是一件好事情。”去年夏天,哈姆.沃迪维德和罗伯特.里姆豪斯坐在一起聊天,他们达成共识,2015年搬到新鸽舍的决定并没有达到最大的期望与成功。于是他们回归了可靠的方法,重新把幼鸽移回到温斯查斯维格(Veenschapsweg)的老鸽舍,那里具备他们为最高水平竞赛所需的一切条件。罗伯特的独家策略和哈姆的直觉与经验再次为他们团队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他们2018年的第一场比赛必须等到7月21日,但等待是值得的:

      吉内普 10,536羽 1-3-15-40-41-42-43-44-45-47-63-74位(入赏率58/91)

成绩并不能说明一切,他们新的开始也并不十分顺利。罗伯特说:“吉内普是一场非常令人不安的赛事。鸽子归巢时间相差比较大,而且我们听说,其他一些鸽友失鸽率很高。我们算是相对幸运的,91羽鸽子参赛,83羽归巢。”然而,这并不代表沃迪维德-里姆豪斯团队就没有遭到恶运:“我们大部分鸽子在比赛过程中被猎食,之后没多久,很多幼鸽也生病了。”在过去十周里,他们的情况是越来越好的,罗伯特投入了大量的时间来训飞和让鸽子适应上笼,这些都让他们减轻了很多压力。“这大概可以解释,为什么普内吉赛事对我们来说,算是相当公平了。”

吉内普10,536羽冠军

对沃迪维德-里姆豪斯团队来说,鸽舍的改变并不等于育种策略的改变,他们依然专注于顶级血系,从他们吉内普获胜鸽中可以看出来。冠军鸽NL18-4716663的母亲是超级雌“灰比邻星”(Proxima Blue),她荣获NPO魁夫兰7,722羽冠军和NPO尼尔尼斯5,778羽19位,是贺尔曼(Heremans)品系近血,由B.霍斯特拉(B. Hoekstra)使翔。NL18-4716663的父亲则是亚伯特.德瓦(Albert Derwa)名鸽“天之骄子”(De Zoon)的一羽直子,“天之骄子”荣获欧洲杯国际冠军和奥林匹克代表鸽。
点击查看吉内普10,536羽冠军血统书

吉内普季军是NL18-5188227,他的两羽全兄弟获得40和41位。这使得“幸运男孩直子”(Zoon Lucky Boy,NL10-1100811)X“布克直女”(Dochter Bulck,NL15-1222607)配对成为10省区幼鸽赛最成功的育种配对。

父亲:“811号”(De 811),出自著名“幸运男孩”(Lucky Boy),“幸运男孩”曾是一羽非常优秀的赛将,现今是镇舍种鸽,他出自爱情配对“男孩”(Boy)X“女王”(Queen)。“811号”的母亲是雷德曼(Leideman)的“新西兰小佳芙”(Zeeuws Juffertje),她作出众多成功赛将子代以及顶级种鸽“X因子”(X-Factor)。
母亲:“607号”(The 607),出自新生代顶级种鸽“布克”(Bulck),“布克”由哈姆从他的好友范登布克(Dirk Van Den Bulck)处引进,她出自著名配对“好红号全兄弟”(Broer Goede Rode)X“黄金里欧40000”(Golden Leo 40000),“布克”已经发展成为库福尔登地区的世界级种鸽,作育出一代又一代大赛冠军。

点击查看吉内普10,536羽季军血统书


“811号”:“幸运男孩”直子,吉内普3-40-41位之父

罗伯特的最爱NL4716661作为第一指定鸽也进入了前10位,获得吉内普10,536羽42位。他的父亲“迪亚戈”(Don Diego)是从荷兰埃曼(Emmen)的莫伊维尔(Mooiweer)处引进,曾获2017年WHZB/TBOTB全国中距离鸽王冠军。哈姆和罗伯特达成共识:“这羽鸽子有成为新一代镇舍种鸽的条件,与“佐罗”(Zorro)配对。他们是两羽非常强壮的鸽子,有着良好的体态和优秀的成绩。我们相信,他们各自的后代也有无限的潜能。”2018年,“迪亚戈”和“幸运男孩”的一羽孙女配对,再次与范登布克品系混血。
点击查看吉内普10,536羽42位血统书

哈姆和罗伯特赢得了本赛季的第一个胜利,然而他们更渴望在接下来的赛事中看到他们这些天赋幼鸽们的精彩表现。尽管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击他们在赛季初期获胜的感觉与信心,但他们有更大的目标,就是NPO赛事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