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鸽艺人生慈善拍卖会:44位著名鸽友所捐44羽鸽子拍卖所得,将尽数捐给6个慈善机构!拍卖会将在周一结拍!拍卖额现已达到64,425欧元,拍卖仍在进行中!

PIPA已经连续第三年举办鸽艺人生慈善拍卖会。今年慈善拍卖会规模空前!来自全球各地的44位著名鸽友,愿意捐赠鸽子,以支持慈善事业!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今年我们将捐助的慈善机构。

44位国内外著名鸽友,与PIPA携手,以每人捐赠1羽顶级品质鸽子的方式,支持慈善项目。这场鸽艺人生慈善拍卖会,于2019年11月18日周一在PIPA上线起拍,将于12月2日周一结拍。

以下是2019年我们将要进行捐助的6家慈善机构:

  • 小英雄慈善机构(vzw Kleine Held)
  • 科达姑息治疗慈善机构(Coda vzw)
  • 克鲁森霍夫青少年休养慈善机构(vzw Kruiskenshoeve)
  • 携手共进,抵抗风湿(Hand in hand, together against rheumatism)
  • 阿特纳提夫残障慈善机构(Aalternatief vzw)
  • 对抗癌症100公里跑(100 km run for Kom op tegen Kanker)

这些慈善机构,将通过回答5个问题的方式,来介绍自己。
 

小英雄慈善机构(vzw KLEINE HELD)

何为“小英雄”(vzw Kleine Held)?
“小英雄”的创始人苏菲.德宏特(Sofie D'Hondt)解释了这家非营利慈善组织的意义和他们的工作:“我创建小英雄慈善机构,以志对我女儿露儿(Noor)的悼念。”“我们会为早产儿与新生病儿的父母,免费发送一个婴儿护理包。每个护理包中有一件婴儿连体衣,一顶婴儿帽,一条婴儿毛毯,一条新生儿包巾,一条有香味的婴儿毯以及三角彩旗。护理包中的所有东西,都是由一个约100人的志愿者手工制作的。通过这个护理包,我们希望能缓解这些新生儿父母的焦虑与精神紧张,给她们一个精神支持,让寒冷的医院病房充满温暖。”

我们这家非营利组织,虽然才开始两年,但已从初创的小规模活动,发展为全国性的组织。在佛兰德斯与布鲁塞尔的所有新生儿加护病房(NICU)中,我们已经非常出名了。平均每天,我们会收到2到3个的申请,而每个婴儿护理包的成本约为50欧元。

露儿是在32周零3天早产出生的。一出生她就得了牟比士症(Moebius Syndrome),以至于她在布鲁日AZ Sint-Jan医院的婴儿加护病房中,住了7个月。原因是她在孕期就失去了她的双胞胎妹妹。这正好发生在她中央神经系统与脑干发育完全的时候,导致她的脑干没有足够的脑髓液,结果脑干发育不全。脑干控制着大多数的基础肢体活动,比如呼吸与吞咽。露儿从出生第一天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都在与死神搏斗。但是这是一场对她不公平的战斗。2015年1月13日,我们最终决定让她安息。安息正是她所极度需要的。这个决定是我们这一生最艰难也是最满怀爱意的决定。”

关于露儿的故事,请详阅我们的网站:www.kleineheld.be

你们现在运作的项目有哪一些?
我们安排了缝纫室与缝纫课程。由于我们的纤维制品,将会使用在最为脆弱的婴儿身上,因而这些纤维制品需要满足多项严格的要求。因此,我们的女裁缝师需要接受充足的培训。

就像每个父母一样,我们对我们的女儿也拥有许多的憧憬与梦想。正如我们组织的名字“小英雄”(Kleine Held vzw),他真的就像我们自己的孩子。

- 我们还为早产儿创建了我们的里程碑卡:
通过这些里程碑卡,父母可以将孩子所有里程碑式画面捕捉下来,放在一张图片中。这将是他们未来永久的回忆。

- 针对接受我们婴儿护理包的所有父母,每个省我们都有一个年度回访日:
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知道,这些父母亲不仅仅会在加护病房的时候,还会在之后的时间里,寻求同行的支持。很多人都会认为,只要父母回到家,那最糟糕的事情就结束了,而他们只要度过这个时期而已。但事实是相反的,这只是一个开始。早产经常还会带来很多医疗问题/并发症。

- 关注新生儿的兄弟姐妹
新生儿在出生后,就被送进加护病房,对整个家庭会有很大的影响。他的兄弟姐妹会有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妈妈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了,但是还需要呆在医院。妈妈与爸爸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很紧张,很累,有时候还有一点悲伤。爸爸妈妈突然间,不再和你玩了,保姆也会经常会过来。新生儿现在就是他们所关心的一切。不要忘了,还有经常去医院看望婴儿。这又是家庭关注的焦点。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让这些兄弟/姐妹,拥有一个伙伴,可以将他们的烦扰带走。

人们通过何种方式,在哪里可以与你们联系?
父母亲/朋友/助产士/护士,可以通过使用我们网站的在线表格,申请免费的护理包。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会马上收到申请人的详情。护理包是免费的,我们只收一份6欧元的运费。

另外,父母亲们需要帮助,需要谈心或者需要鼓励的时候,都可以与我们联系。关于技术方面的问题,他们都可以与我们管理委员会的助产士联系。她在艾克洛(Eeklo) AZ Alma医院的加护病房工作。

你的团队有多少人?他们的任务与职责是什么?
我们的团队由约100名裁缝志愿者组成。我们的管理委员会如下:

  • 苏菲.德宏特:创始人, 协调者与委员会主席
  • 埃佛琳.罗杰思(Evelien Roegiers): 创始人, 支持者角色,提供技术性建议,在新生儿加护病房工作,助产士

除了PIPA拍卖会,大家还能如何直接支持你们?
大家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支持我们:


科达姑息治疗慈善机构(CODA vzw)

何为科达(Coda)?
科达(Coda vzw)是一家位于维斯特韦泽尔(Wuustwezel,安特卫普省)的姑息治疗机构。很多人对姑息治疗法闻所未闻,这是一种综合一系列治疗的疗法,旨在帮助身患癌症、肺病或肾衰竭等重病的人减轻痛苦。

你们现在运作的项目有哪一些?
科达(Coda vzw)有相当一些广受认可的项目:其中有一个多学科指导团队(MBE,支持在家接受姑息治疗)、姑息治疗网络(姑息治疗网络是一个多元化组织,旨在通过信息、培训和协作来支持该地区的姑息治疗的进一步发展)、一家姑息治疗日托中心(每周一天或者数天安置姑息治疗患者)、临终关怀(8张病床可以收容晚期患者进行临终关怀)。此外,我们也提供悲伤辅导服务(收费服务),这项服务与其他项目可以同步,并且在治疗期间和之后,可以得到其他部门的支持,对悲伤咨询小组提供具体的指导和帮助。

人们通过何种方式,在哪里可以与你们联系?
我们的指导团队可以去客户/访客/患者家中拜访,也可以邀请患者/来宾访问我们位于维斯特韦泽尔的姑息治疗中心。

你的团队有多少人?他们的任务与职责是什么?
我们大约有20名固定员工和大约120名志愿者从事护理和治疗支持工作。他们还参与行政管理、记录、悲伤咨询服务、园艺、烹饪等工作。

除了PIPA拍卖会,大家还能如何直接支持你们?
Coda vzw 已经获得财政部的官方认可,这意味着您的捐赠是可以获得免税的。我们有一个专门的银行账户用于接收捐款。如果您想获得更多关于我们的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www.coda.care 或者访问我们的脸书网页 Facebook page

 

克鲁森霍夫青少年休养慈善机构(vzw KRUISKENSHOEVE)

罗伯特.艾克(Robert Accoe)是克鲁森霍夫慈善项目前行的驱动力。他告诉了我们,这个项目的意义和他们的关注点。

何为克鲁森霍夫(Kruiskenshoeve)?
这原本是我父母留下来的一座农场,如今我们把它转成针对8至18岁儿童及青少年的休养项目。这个农场位于Kruiskenstraat 7, St.-Laureins。我们的项目针对那些问题儿童及青少年,他们中有许多人已经被安置在一个机构或者被禁止入学。在这里,他们可以和我们一起休息几天,在大自然中度过一段时间,享受动物的陪伴。

你们现在运作的项目有哪一些?
年轻人是这个项目的核心。每天我们安排3-4个人。他们要负责所有的活动与工作:照顾动物,照料花园,烹饪,以及季节性任务:采摘水果,锯木头(我们用木头取暖),捡垃圾。我们还为环保组织Natuurpunt执行多项任务。

人们通过何种方式,在哪里可以与你们联系?
我是一名退休的警察,每天在那里做志愿者。人们可以通过电话或者邮件与我联系,联系电话:0473 89 46 80;邮件地址:loem.vko@saus.igoethckni mre.

你的团队有多少人?他们的任务与职责是什么?
我们有两名兼职员工,还有六名志愿者,志愿者每周工作半天或更长时间。他们参与我们的活动,并且还会协助管理我们的非营利组织。

除了PIPA拍卖会,大家还能如何直接支持你们?
所有支持我们的人都会受到热烈的邀请,我们也可以带你来这里讨论我们的项目。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决定支持我们的方式。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Kruiskenshoeve 网站。

 

阿特纳提夫残障慈善机构(Aalternatief)

何为Aalternatief?
阿特纳提夫(Aalternatief)是一个致力于为大约12个残疾年轻人提供住所及料理,并不断完善和发展的慈善机构。每位父母都希望他们的孩子有最好的未来,而作为父母的我们,也是同感,但是我们的孩子与其他人不一样,他们有残疾。

我们常常比其他父母考虑得更多:我们的孩子长大后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当他们离开学校,尤其当我们不再陪伴他们之后,又是怎么样的。作为父母,这些问题总是萦绕在脑中。如今,残疾儿童的未来相当不确定。在佛兰德斯(Flanders),有很多不错的日托中心和为残疾人提供住所的地方,但不幸的是,他们有很长的等待名单。所以我们一群父母,打算轮流替换工作,为了确保我们的孩子有一个好的未来。

你们目前运作的项目有哪些?
Aalternatief打算建一个新家,让孩子们放学之后可以安心居住,得到很好的照顾。设立一个可以让他们和同龄人一起做一些开心兴奋的活动的地方。我们希望为他们目前的家提供另一个有价值的选择。

我们的孩子运动技能不健全,或有轻度到中度的残疾。他们中有一些已经21岁了,这个年龄正是需要考虑毕业之后对未来打算的时候。

我们选址在阿尔特(Aalter)图书馆的位置,这里很快会被清空。这是一个有独特结构的历史建筑,可以完美地搭建一座过去和现在之间的桥梁,而且我们将彻底翻新整个建筑。我们的计划是想让我们的孩子尽多地参与社会活动,而这个独特位置,应该可以助我们达成目标。并且,我们希望我们的项目可以成为整个佛兰德斯的试点项目。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它会成为他们了解世界的一个窗口,反之亦然。这个地址的优势在于:靠近市中心却安静,自然环境环绕。我们希望我们的新家可以完好地与这个社区结合,让他们这群年轻人可以参与及融入到社区生活中。而且,他们也可以继续维持在他们家附近的丹泽-阿尔特-德龙恩(Deinze-Aalter-Drongen)地区的社交。

虽然目前我们还没有达成所愿,但是我们的目标是明确的:我们想确保我们的孩子得到幸福。这是我们必须做的!

如何联系你们?
我们已经有6个儿童/青年参加了这个项目,任何想让他们的孩子加入我们的父母都可以联系我们。我们很快会达到12个人的团队。可以发邮件到: fo@an.ibtent earifela.

你们团队一共有多少人在工作?他们的任务和职责是什么?
我们没有固定的长期员工,我们目前的团队有6个家庭,来启动这个项目。所有参与的父母都是志愿者,当然,任何的帮助都受欢迎。我们也欢迎可以在我们这个项目上给予资金和实际运作帮助的公司/企业。

除了通过PIPA拍卖会,还有什么途径让大家可以直接给予支持/帮助?
可以的。我们的项目最近已经被官方认可,是一个社会项目。这意味着,每超过40欧元的捐赠,都是税款抵扣的。大家可以直接通过这个银行帐号来捐赠:BE75 0018 0989 9051

通过阿特纳提夫项目,我们这群父母会把孩子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我们努力去协调推进和实现这个项目,建立我们的新家,并且让它一直发展下去。我们希望通过这个方法,来让我们的孩子有一个高质量的生活。

但以我们少数人的力量很难实现,我们需要大家的帮助来完成这个项目,任何个体、专业人士和支持者。在此,我们由衷感谢每一个人的支持与帮助!更多详情,请点击这里: aalternatief.be.
 

携手共进,抵抗风湿(Hand in hand, together against rheumatism)

携手共进,抵抗风湿(Hand in hand, together against rheumatism)
许多比利时人患有风湿病。我们负责为成立于1999年的比利时风湿病科研基金(FWRO)筹款。所筹善款也部分提供给比利时皇家风湿病学会(KBVR)。基于我们提供了足量的资金支持,该基金会可以支持并组织各项研究和活动。

近年来,没有几个其他医学领域能够像风湿病领域一样,取得如此根本性的进展:我们对疾病本身,诊断以及广义的治疗和护理都取得了更深入的了解。 这是世界范围的突破,是全球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医护工作者集体智慧的结晶。

比利时在风湿病研究领域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此特别感谢比利时风湿病科学研究基金会的支持。

你们现在运作的项目有哪一些?
我们有不同的研究小组共同致力于国家计划,以进一步扩大他们在不同领域的知识和经验。 他们受热情的风湿病学家的监督,在自愿的基础上努力工作以促进研究。
比利时皇家风湿病学会每年组织一次大会。这次大会非常重要,我们也有幸参与其中。

人们通过何种方式,在哪里可以与你们联系?
您可以随时通过网站联系页面以及通过募款人Gerd和Danny与我们联系。

你的团队有多少人?他们的任务与职责是什么?
有关我们团队的完整介绍, 请单击此处

除了PIPA拍卖会,大家还能如何直接支持你们?
除了PIPA拍卖会之外,您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为我们提供支持 -  这里列出了多种不同的方式。如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对抗癌症100公里跑(Kom op tegen Kanker)

我们最后捐助的是100公里跑项目。与前5个慈善项目不同的是,这个活动不是暖心周慈善活动的一部分。这是一个通过参加活动进行捐助的项目:3月22日周日,PIPA员工将会以每组4人的方式,参加100公里跑。PIPA将有2组人站在起跑线上,向“对抗癌症”项目捐赠2X2500欧元。记好时间,请记得在Knokke-Heist为PIPA跑团队员喝彩。更多活动详情,请参阅 https://www.de100kmrun.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