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赫克斯塔德(Herk-de-Stad)的范诺本-路耶腾(Vanoppen-Luyten)收获亚精顿II全国赛6801羽一岁鸽冠军

范诺本-路耶腾联合鸽舍度过了一个辉煌的赛季,赛季初他们便获得波治I全国赛季军,而这次他们的“亚精顿女郎”(Lady Argentina BE12-5157432)又拿下了亚精顿全国一岁鸽冠军,她以1307米/分的分速飞越553公里夺冠。

范诺本-路耶腾战队参赛始于2009年,他们在中短距离和小长距离赛中一直有着优异的表现。这支战队由两名好友组成:47岁的派翠克.范诺本(Patrick Vanoppen)负责照顾鸽舍的日常工作,而48岁的卡罗.路耶腾(Carlo Juyten)则在下班后管理鸽舍,卡罗还负责集鸽和俱乐部报道工作,换句话说他们有着明确的分工并且合作非常顺畅。他们着重于雌鸽比赛,每个赛季都能够在全国赛中多次进入前10位。锦上添花的是亚精顿II, 派翠克和卡罗终于收获他们的首个全国冠军头衔。

雌鸽比赛

范诺本-路耶腾以使翔成鸽和一岁雌鸽为人所知;他们的雄鸽并不会参赛。雌鸽使用滑动门参赛,而在2年前,他们则采用完全鳏夫制参赛。但是那时他们并没有取得完全满意的成绩,因此他们寻找更为方便的方法。现在成年雌鸽就像幼鸽一样使用滑动门参赛,他们战队的80羽雌赛鸽和80羽雄鸽被分开放在4间鸽舍中,雄鸽在2间内侧的鸽舍,他们从来不会出来,雌鸽则在外面的鸽舍。鸽舍前还有一道走廊,这样鸽子可以方便地从一间鸽舍被转移到另外一间鸽舍。在走廊的前面是晾棚,这里有木板能够防止过多的风进入。白天鸽子会在晒棚中,而晚上则回到他们的鸽舍,这里地板上安装有管子防止他们配对。雌鸽不会在冬季作育,他们在冬季过后开始训放,在首场训练赛后(通常是弗勒吕斯Fleurus)她们可以与雄鸽共度一晚。集鸽日的工作流程如下:早晨家飞一小时,然后开始喂食。接下来将滑动门打开一小时。派翠克会拿起在鸽舍角落里或者在巢盆里与雄鸽在一起的雌鸽,将她们放回到雌鸽舍。有时候一羽雄鸽会与5羽不同雌鸽在上笼日发生联系。雌鸽回到自己鸽舍后直到在上笼前会得到2次额外的食物供应(下午和傍晚)。鸽子归巢后雄鸽和雌鸽会在一起直到卡罗从俱乐部回来。这意味着他们和雄鸽共处的时间仅限3-4小时。让雄鸽和雌鸽共同过夜是不可能的,他们认为这并非明智的办法,因为有些雌鸽随后便会产蛋。

亚精顿II全国冠军“亚精顿女郎”

“亚精顿女郎”为2012年晚生幼鸽,赛季初的训放非常小心。实际上她在几周前曾经受伤但是刚刚恢复便上笼参赛。她的第一项高位入赏成绩是在3周前获得马内2157羽23位,这证明她的状态正在上升。血统书表明她出自范诺本-路耶腾鸽舍最优秀的鸽系。“亚精顿女郎”的全姐妹获得奥尔良全省3516羽一岁鸽第7位。父亲为“比利时一号”的半兄弟,“比利时一号”为2009年比利时最佳一岁鸽,在波治I、亚精顿I、利蒙治和波治II这些比赛中都有优异表现。她的父系为来自赫拉森(Grazen)的凡佛伦伊万(Ivan Vanvuchelen)血系近血鸽。雌鸽为他们的基础雌鸽“米斯帕”( Mispa)的全姐妹, “米斯帕”作育后代获得不少于4次冠军。“米斯帕”的另外一羽姐妹鸽在本赛季的波治I全国赛中获得季军。查看“亚精顿女郎”的血统书

 

固定的管理方法

派翠克和卡罗喜欢坚持一种管理方法,不论是日常管理还是调理赛鸽均是如此。1月初他们会给鸽子注射巴拉米哥和鸽痘疫苗,然后在波治I 开始4周之前进行沙门氏菌治疗,在赛季中重复治疗一次。3月初他们还会进行毛滴虫治疗,3月中旬使用多西霉素防治呼吸道疾病。赛季初进行几次治疗来保证赛季中不再用药,这看起来非常成功:他们的鸽子在2012和2013年的赛季都没有使用任何药物治疗。他们使用公牛混合饲料,根据比赛的艰苦程度和天气状况使用起始、比赛和加强混合饲料,有时候也会饲喂碎花生和胡桃。每晚都会将动物蛋白配合卵磷脂混合饲料。Magnesin of Backs含有镁和钙,能够给肌肉提供更好的保护。上笼前及鸽子归巢后在饮水中加入电解质,他们从来不使用维生素添加剂。

范诺本-路耶腾已经拥有了一个杰出的赛季,我们认为他们的雌鸽战队还可以有更好的发挥,祝贺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