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禽流感问题的完善解决方案已成为比利时赛鸽运动的当务之急

赛鸽是禽流感的最终宿主,这对于方案地推出至关重要。

本赛季最初几周,禽流感再次影响了赛鸽运动。默莱贝克(Meulebeke)地区被涉及的鸽友可能无法参赛,因此度过一个没有结果的失望赛季。根据目前比利时的政策,没有对赛鸽是最终宿主的事实予以考虑,也就是说鸽子不会转播禽流感。另外目前各国之间采取的措施也不尽相同,比利时采取了最严格的关于赛鸽的防疫程序。如今事态还在继续发展,1个月前已经开始…

默莱贝克周边地区禽流感所引发的新问题

2022年3月30日,西法兰德省的默莱贝克的一家禽类农场内发现了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周围3公里半径范围被设立为隔离区(其中的赛鸽只能关在鸽舍内),10公里半径范围设置为防范区(其中的赛鸽只允许家飞,不允许训放),管制时间为30天。

与去年不同,这次政府对于放松10公里内受影响鸽友隔离措施的要求没有做出回应…因此他们的赛鸽无法参赛。KBDB、IVPA的兽医师,受到影响的地区的17位市长还有该地区387位受影响鸽友中的部分鸽友(以克里斯.德巴克为首,还有一些其他鸽友)写信给主管部长戴维.克拉瓦尔(David Clarinval)和FAVV。不幸的是,他们并没有实施我们所期望的放松管控的举措。30天后,4月29日默莱贝克地区的管控结束,该地区才被解封。30天的管控是按照目前的防疫政策严格执行的。

尽管这些赛鸽可以在结束管控之后参赛…但是欢乐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谨慎和关注仍然至关重要,因为危险一直都没有远离。一周前荷兰又发现了新感染病例。我们需要时刻保持警惕,禽流感时刻会爆发,并导致新的传染流行。

禽流感如同悬在赛鸽运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受到影响的鸽友不允许训放和参赛。他们的赛鸽只能错失全国经典赛备战的关键时机…所有受影响地区的鸽友(不论比利时任何地区)都会在最佳头衔的竞争中失去宝贵的积分。

每年都发生的问题

禽流感多发于深秋和冬季。此时对于赛鸽运动来说并不是繁忙时期。但是在赛季前进行管制,也会给赛鸽家飞和训放到来问题,进而影响即将到来的赛季。这还没有提及幼鸽需要在春季进行最初家飞和熟悉他们所在鸽舍的周围环境。

最近几年夏季和赛季禽流感在部分地区也有偶发,有的是私人住所或者甚至在养殖公司。当然采取必要措施来阻止禽流感传播并消灭病毒是政府的责任,但是这些措施也严重影响了我们比利时的赛鸽运动。最近几个赛季多个地区都受到了禽流感的影响。

我们邻国由于某些原因并没有采取如同比利时这样的严格举措。根据禽流感对于赛鸽影响的研究结果来看,比利时管控措施是没有理由的。研究结论就是鸽子是最终宿主,或者更为明确地说:鸽子是病毒的最后一站,鸽子不会传播病毒(到人类,也不会转染给其他鸟类或者动物)。科学的证据已经存在,这可以给赛鸽运动实行宽松的管理措施提供支持。

过去几年我们与主管部长和FAVV进行的会面和讨论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对于赛鸽运动的管控也有了初步的放松。但是这次我们只能等待,最终没有任何放松举措到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2007年开始

为了获得更多信息,我们拜访了鲁本.兰克利(Ruben Lanckriet)兽医师,他是比利时IVPA的主管,还有国际层面的副主席帕斯卡.拉诺瓦(Pascal Lanneau)。

在2003年到2007年间我们开始面对禽流感问题,赛鸽运动多次遭到临时停顿。两位兽医师(还有一些其他同事)一直在撰写证明材料,说明禽流感让鸽子表现症状,鸽子传播禽流感病毒的说法是不存在的。

2020-21年冬季爆发的禽流感再次让赛鸽被关在鸽舍内,从11月中旬到2月15日鸽子都不允许家飞。KBDB做出了很多努力,还有这些文件最终达成协议,从2021年2月15日起,赛鸽可以允许家飞,3月中旬起可以进行单独的个人训放。当时IVPA和KBDB都给部长发送了邮件,并试图与其在不忙的时候坐下来商谈一个针对此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

撰写这种政策规范是为了能够保证被划入隔离区的赛鸽能够家飞,如果可能的话-赛季中期-还允许他们参赛。他们最后准备了多项材料。其中包括单独上笼隔离区的赛鸽,让他们能够参赛。感谢拉夫.贺伯特兽医师,他认识欧洲议会成员希尔德.瓦特曼斯(Hilde Vautmans),能够联系到主管部长戴维.克拉瓦尔,这让我们可以研究长期的解决方案。议会针对赛鸽禽流感的文件由一位市长在2022年4月28日递交到弗莱芒议会,期待会尽快有结果。

与部长的联系让我了解到他们对于解决问题并不消极。我们可以理解政府必须考虑多方利益和极其小心。他们需要忠实执行FAVV的规定,而FAVV依据新版欧洲“动物健康法律”不允许对管控进行放松。尽管这项法律提及应该考虑最近的科学研究结论,而研究并没有得出我们所未知的新结论。

来自Sciensano的米克.斯特赛斯(Mieke Steensels)的研究证实了目前的结论,米克是一位禽类病毒学和免疫学专家。她应FCI的戴维.马德拉(David Madeira)的邀请开展这项研究,因为FCI也在为此努力,很多国家(例如波兰等)都存在这个问题。实验在严格控制的条件下完成。赛鸽被感染3种不同的禽流感病毒,这些感染鸽被放在雏鸡群内,因为雏鸡对于禽流感极度易感。结果只有一个病毒株让一羽赛鸽表现出症状,这是极其罕见的情况。但是并没有禽流感传染给雏鸡的情况发生。这再次证实了鸽子是禽流感最终宿主的结论。只是目前这项研究成果还没有正式公布。

“最终宿主”的理论也德国英国在2021年4月的研究证实,这是环境食品和农村事物部门(Defra)的“风险评估”项目进行的,结果与2017年没有区别。

最近南美的赛利亚.阿波利克(Celia Abolik)的研究也完全证实了这个结论。

因此已经有大量科学证据证明作为“最终宿主”鸽子对于禽流感传染没有不会带来任何风险,我们的赛鸽运动可以要求一项明确的解决方案。

我们如何继续?

目前我们还与世界动物健康组织(OIE)进行讨论,为了为世界范围内提供合理建议和找到解决办法,同时关注禽流感如何影响赛鸽。在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成员希尔德.瓦特曼斯希望提高对于这个问题的关注度,目的还是为赛鸽发布一项新方案。

在全国层面,KBDB与主管部长克拉瓦尔一起取得突破。尽管目前还没有亮起绿灯。最终目标是取得一项比利时批准的合法方案,如同德国和法国一样。法国已经发布法律文件,4月1日至8月31日期间,对赛鸽运动不会进行限制…因此我们的赛鸽可以从4月1日起进入法国。下面你可以看到2份法国发布的相关文件:

而在德国这些条例早已生效,全年都对赛鸽没有限制措施。

KBDB和IVPA的兽医师希望能够就比利时赛鸽运动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已经有了一些明显的进展,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希望一些决定性举措出台,能够帮助深受禽流感管控的赛鸽运动,发布专门针对我们的赛鸽和赛鸽运动的疫情管控实施方案。

我们代表所有鸽友,真诚地感谢各方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做出的不懈努力。

KBDB-请愿活动

KBDB组织了一项请愿活动,为了让因禽流感爆发而被划入隔离区和防范区的赛鸽,能够避免未来的封闭,从而能够参加训放和比赛。

查看KBDB的请愿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