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PA菲律宾之行 ~ 菲律宾赛鸽协会成立50周年 (完整版)

PIPA本次菲律宾之行是受保罗. 翁(Paul Ung)的邀请参加菲律宾赛鸽协会(Philippine Homing Pigeon Association 简称 PHA) 成立50年庆典。菲律宾赛鸽协会于1960年创建,是菲律宾成立最早、最著名的赛鸽组织。50年后的今天,菲律宾已经有200家赛鸽俱乐部,但是PHA始终是菲律宾鸽界的领军人。

PIPA应约基于两点原因:

第一:邀请人是闻名于鸽坛的保罗.翁先生,相信大家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保罗和马歇尔.山格斯(Marcel Sangers)以“山格斯-翁”名号联合赛鸽已多年。在下文中将为大家做详细介绍。

第二:菲律宾作为赛鸽国家有很大的发展潜力。我们刚才提到目前已有200家赛鸽俱乐部,按每个俱乐部有50名会员计算,鸽友总数逾10000人。俱乐部每年都有新会员注册,不乏年轻的鸽友。我们遇到一个鸽友,他告诉我们:“在西方国家,年轻人喜欢坐在电脑前,在菲律宾并不常见,年轻人会选择其它的兴趣爱好,赛鸽就是可选择之一。”

本篇报道想为鸽友们介绍一下菲律宾的赛鸽运动:他们是怎样赛鸽的?和比利时和荷兰的赛鸽有什么不同?同时借此50周年庆典之际,为大家们介绍一下菲律宾赛鸽协会(PHA)。

50年PHA


 

为什么PHA被看作是菲律宾鸽坛领军人?PHA不仅是菲律宾鸽界的先行者,还是拥有赛鸽数量最多、赢得奖金最大的协会。该协会目前拥有90名会员,每个赛季奖金能达到100000欧元。

PHA有今天的规模离不开三位创始人:彼得.雅伯(Peter Yap)、常姆天森(Cham Tian Seng)和常姆腾辉(Cham Teng Hui),三位已是年逾古稀的智者。1960年他们三人提出建立赛鸽协会的构想,当时在菲律宾还是首创。可以说这个构想不仅为PHA打下根基,也为整个菲律宾赛鸽运动奠定了基础。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保持第一称号当然要历经荆棘。最近6年来,自从保罗.翁担任协会主席一职以来,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总体来说,协会已经走向专业化。PHA的领导团队致力于100%公平的赛鸽运动,为此最近几年采取很多措施,其中最主要的是引进电子鸽钟,是迈向公平赛鸽运动的巨大一步,特别是如果您知道背后的故事的话。60年代,还没有机械钟!那时他们是怎样计时的哪?如果鸽子归巢,鸽友需要打电话上报成绩,根据上报的成绩排榜。很显然,这种办法不是很理想,但是条件有限鸽友们无从选择,那时没有作弊一说,因为赛鸽运动还没有奖金可赢,鸽友为数不多。

PHA现在提供的奖金数量之大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在PHA注册的会员99%是财力雄厚的商人。如果奖金丰厚,自然投入的成本也不小。

菲律宾的赛鸽运动

菲律宾的赛鸽运动分两个赛季:

-“南赛季”:2月初至3月最后一个星期日。“南赛季”包括从马尼拉(菲律宾首都和PHA总部位置)南部放飞。共有7场赛事,每周日放飞,从250公里起始到680公里结束。680公里是赛程最远的赛事,要2次跨越水路,3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很多鸽友喜欢“南赛季”是因为这段时间刮北风,也就是说每场赛事都是顶风。所以在“南赛季”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参赛鸽只剩下5%的情况并不奇怪。PHA在赛季伊始时有3000羽参赛,最后只剩下150羽赛鸽。存活的鸽子数量少的原因还在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鸽子都会被放飞,除非预报说有台风,即使是这样,放飞时间只是延迟一个小时,赛事不会取消。

赛飞“南赛季”的鸽子们是在前一年的2月-3月作出的,理论上来说这些鸽子在接受真正的挑战时已经一岁了。为了能充分应战,他们都受过良好的训飞。每个赛季都有不同的环号,意在阻止鸽子不是为特定赛季作出的。

参加“南赛季”赛事的大多数幼鸽,在赛季结束后赛手的存活率很低。但是幸存的幼鸽可以作为老鸽继续参加以后赛季的比赛,幼鸽和老鸽的成绩分别排榜。

-“北赛季”除了赛季名称不一样外,放飞地点也有区别,“北赛季”只在北方放飞,今天赛季从10月-12月上旬,共7场比赛,每周一次。参赛幼鸽是在1月作出的,参赛时平均年龄10个月左右。

为什么不分成两个“南赛季”呢?最主要的原因是年末风向从南方吹来,赛鸽们可以顶风飞行。“北赛季”赛事要飞越北部山脉,这已经给比赛增加了难度,所以赛程不超过440公里。所有因素加在一起:山脉、顶风、30摄氏度高温、每周同样的赛飞条件,您可以与欧洲的艰难长距离赛比较。所以长距离赛鸽在菲律宾战绩很好。

南、北赛季赛事多数在比赛前一天集笼,所以赛手们需滞笼一宿。只有北赛季最后一场比赛和南赛季最后三场比赛赛手们滞笼两宿。

赛季奖金最多的比赛要数鸽王争霸赛。7场比赛平均分速超过700米/分的赛手们有机会获得丰厚的奖金。经常是在PHA一羽赢得60000-70000欧元奖金,有时10羽鸽子同时获奖,就平分奖金。

鸽王争霸赛避免了鸽友们专注于单项赛事。在菲律宾很少有鸽友只重视短距离赛冠军(或许速度赛赛鸽会被引进),因为赢得一项比赛冠军并不能得到奖金,因此大家都重视赛飞超长距离赛,700分/米的分速当然比不上速度赛,但是奖金丰厚。有选择性的参加比赛也不可以,如果一羽鸽参加后面的比赛,前提条件是他几经参加了前面的几场比赛。

保罗.翁(Paul Ung)

保罗.翁初次接触鸽子是在他6岁时。那时他母亲买了3只鸽子准备杀了做菜。保罗见状把鸽子藏了起来,几天后3羽鸽子飞走了。保罗的叔叔那时有几羽赛鸽,送了他几羽,之后保罗就对赛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66年经人介绍保罗注册PHA联合会,那时他还在上大学,主修化学专业。之后他真正地步入鸽坛,1968年他从欧洲引入赛鸽,是一对华普利(Fabry)鸽。

后来保罗的事业如日中天,他创建的油漆工厂是菲律宾规模最大的。这间工厂于2000年被卖出,同时他还是菲律宾一家发展最快的银行管理层成员之一。

由于保罗的工作原因,他没有时间亲自照顾鸽子或是目睹赛手们凯旋归巢。他聘请4个人全职照顾鸽子。保罗把自己看作是一名赛鸽收藏家,他享有1000羽从比利时和荷兰进口的顶级鸽,是菲律宾当之无愧的铭鸽收藏家,众多瑰宝中有3羽“小迪克”子代、3羽“爱神”子代、3羽“黄金女郎”子代,都是考夫曼鸽。同时还有卡杜斯超长距离血系、诺尔.派伦鸽(Noel Peiren)、克利斯.赫博瑞鸽(Chris Hebberecht)、布洛坎普鸽和其他铭家赛鸽。

最近6年,保罗担任PHA主席一职,12月3日在PHA 50周年庆典上保罗卸任,新一届主席亚莫.利姆(Jaime Lim)屡新。

科尔拜.传(Kerby Chua)


科尔拜是PHA最年轻的会员之一,是PIPA的好朋友,多年来PIPA网站的忠实竞标者。

他在菲律宾开了一家建筑公司。手下有100多名员工,所以他要依靠鸽舍经理来照顾爱鸽。尽管工作繁忙但是科尔拜每天还是抽出时间到鸽舍转一圈。

去年乔斯.托内在菲律宾举办了一场一轮作育的幼鸽拍卖会,当时科尔拜作为拍卖会统筹,把拍卖会办得有声有色。因为他自己不仅是乔斯鸽的粉丝,在菲律宾还被誉为“菲律宾版乔斯.托内”。他很喜欢这个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