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PA 2021赛季前问答(第三部分)

今天是我们PIPA 2021年赛季前八问的第三部分!此次我们邀请到了范欧沃克-德克(Van Ouwerkerk-Dekkers),卡斯&卡洛尔.梅尔斯(Kas & Karel Meijers)以及克拉斯&瑞克.范多普(Klaas & Rik Van Dorp)来一起回答问题。

跟之前一样,我们还是问了以下8个问题:

  1. 关于赛鸽运动,你从谁学到最多?谁是你的导师?
  2. 你的赛鸽生涯中,什么时刻或者成绩是最令你感到骄傲的?
  3. 2021赛季的目标是什么?或者2021赛季结束之时,什么成绩会让你满意?
  4. 你感觉谁会成为2021赛季的最大黑马?
  5. 如果明天让你来负责全国赛鸽协会,你希望如何改变当今的赛鸽运动?
  6. 你在自己的鸽舍,曾经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7. “赛鸽运动,全家运动”,你对合作伙伴或者家人的态度是什么?
  8. 你希望给赛鸽新手提出什么建议?

范欧沃克-德克(Van Ouwerkerk-Dekkers),比利时布拉斯哈特(Brasschaat

范欧沃克-德克,简称VOD赛鸽,是由经验丰富的杰克(Jacques),艾琳(Irene),以及他们的儿子文森特(Vincent)组成,这些年来文森特不断给团队带来新想法和动力。拜访过范欧沃克-德克的人都知道,他们一家人都非常的热情好客,也善于聊天。而为了我们此次的赛季前八问,杰克更是很自然地留出足够时间来作答。

杰克、艾琳和文森特.范欧沃克-德克

关于赛鸽运动,你从谁学到最多?谁是你的导师?
事实上,我(杰克)并没有并没有真正的导师。在我刚起步的94/95年,我们确实通过定期与荷兰鸽友杰拉德.考夫曼(Gerard Koopman)联系学到了不少东西。杰拉德是一位非常脚踏实且富有同情心的鸽友。我们从比利时的乔斯.托内(Jos Thoné)也学到了不少。但是说实话,如同我平常生活中一样,我是一个自力更生的人。我喜欢自己去体验事物,也喜欢去做试验。例如我曾把我的翻飞鸽比赛经验(连续飞翔20小时以上)用在超长距离赛鸽上。这两者有相同之处,都是不需要投入太多但可以飞行很长时间。在拜访顶级鸽友的时候,我总是尽可能睁大眼睛去看,竖起耳朵去听。我也和妻子一起阅读了所有能找到的书籍并从中得出结论。

作者之间的观点时有矛盾之处。杰拉德.考夫曼也告诉过我们几次:“实际上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条条大路通罗马。”他是对的。我尝试了各种方法。如今我可以说,在经历了许多失败,修复,悔恨以及损失之后,我已经找到了适合我(我们)风格的方法以及鸽子。必须要强调的是我们鸽舍鸽子的数量一直不少,因此我们可以承受偶尔的错误。在汰选的时候,你也可以更加严格一些。在我看来,一羽优秀的鸽子必须拥有良好的体型,天鹅绒般的羽毛,不需要使用太多竞翔技巧便能有很好的表现,甚至出色成绩。也就是说你必须不停打磨自己的鸽系,因为时代在变,而有时候你会走弯路。因此必须时刻准备每天学习更多东西。没有鸽友在安于现状,他们都在精心汰选鸽子,而如今要获得好鸽子非常容易。所以我们更不能停滞不前。

你的赛鸽生涯中,什么时刻或者成绩是最令你感到骄傲的?

最自豪的是我们的“波克巴塞罗那”(Poco Barcelona)获得的PIPA排行榜巴塞罗那三年全国最佳赛将冠军。这是一羽我们自己作育的赛鸽,是的,我为此感到骄傲。事实上,他是被“创造”出来的。经验告诉我,混血杂交可以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我将其称为“杂交效应”,但之后它通常会变成完全另一回事。品质会变得参差不齐,好的,一般的,甚至是坏的。因此你必须格外注意,当你反应过来时,质量已经急速下降,而你又为了“获得其他更多”而进行了新的混血杂交。这也没什么不对,而“波克巴塞罗那”让我骄傲的地方在于他出自我自己的血系,这支血系我已培育多年。当我把他的父母配对在一起,这羽鸽子断乳后,我几乎可以肯定我“创造了”一羽鸽王,事实也的确如此。
不过,过去还有其他值得骄傲的时刻。“波品纳号”(Perpignanne)获得波品纳国际赛一岁鸽组冠军。“圣维仙先生”和“圣维仙小姐”(Miss and Mr. St. Vincent)获得圣维仙全国冠军,以及“爱罗斯”(Eros)获得蒙托邦全国赛亚军和“合壹”(Close One)获得2019年阿让全国赛亚军。2003年波品纳赛我们上笼了5羽一岁鸽,获得全省冠军并入赏全国前50位。马克.迪库克(Mark de Cock)有一次从我们购买了一轮幼鸽,2年后他上笼了其中8羽参加巴塞罗那比赛。其中7羽入赏了全国前100位,我记得最高名次是7位。这对他来说是值得骄傲的事,对我们来说亦是如此。啊,我们有很多值得为之自豪的时刻。每次看到鸽子提前归巢总是感觉特别美妙,此外我还特别享受一种感觉,那就是我们的幼鸽们不得不在恶劣条件的全国赛长时间飞行。他们至少得参赛2次。看到他们顺利归巢并依然保持活力,我总是特别高兴。每个人都需要这些事情来激励自己,因为我们都知道,正如每项运动一样,好成绩并不会自己出现,都是有起有落,偶尔幸运,偶尔受挫。我们都知道所有事情都有其发生的原因。


2021赛季的目标是什么?或者2021赛季结束之时,什么成绩会让你满意?
我们在2021年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我们为参加一岁鸽大赛(阿让、布瑞福、图勒,和拿邦)准备了一支优秀队伍,我们也为国际赛准备了成鸽战队。就像过去几年那样,我们将在全省和全国比赛占据领先。我们希望再次获得全国冠军,甚至是国际冠军,特别是巴塞罗那。话说,谁不想那样呢?

你感觉谁会成为2021赛季的最大黑马?

我们密切关注的人太少了(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所以还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确知道有些人近几年大手笔投资了一些顶级资源,那些人应该机会比较大,不过光凭超级资源可能还不够。我也没有时间去阅读赛鸽杂志去猜测谁有资格成为2021年的大热门。

如果明天让你来负责全国赛鸽协会,你希望如何改变当今的赛鸽运动?
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想象。我根本不适合这份工作。我不喜欢规则,尽管我知道它们往往有存在必要的。我个人更相信常识但这就是问题的所在,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有常识的,对吗?那么有人制定(通常太多)规则并执行它们是一件好事。确实有一些事情让我感到困扰,不过这次我不打算提及那些事情,我希望保持积极的态度。

你在自己的鸽舍,曾经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我们有过很多的错误和失败。当我们在94/95年起步的时候,我们请了乔斯.托内之前的鸽舍经理维纶.诺尔莫尔斯(Wijlen Nol Moors)和他的妻子米蕾(Miree)来帮忙。他错把一笼原本要上笼参加杜尔丹赛的雌鸽留在了鸽舍。在比赛期间,没有一羽雌鸽归巢。随之而来的是恐慌,“怎么回事?”当然,谜底直到我们发现了那个笼子时被解开。“这是第一号失误,他笑着说。”是的,我们对此哭笑不得。第二号失误则是他在给鸽子滴眼药水的时候。他在一瓶用完之后去拿一瓶新的。结果拿的是用来治疗寄生虫的药。于是有几只雌鸽变瞎了。失误第三号(他自己告诉我的)是放出了30只幼鸽。当然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类似的事情去年也发生在我身上。我把10羽幼鸽放入晒棚,让他们可以晒太阳和洗澡,这些幼鸽是为别人准备的。我没有把门关好,结果除了3羽,其他的都不见了。不过我转念一想,这对得到他们的人来说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几年前还发生了一个超级反转大失误。我们有一批共136羽幼鸽训练到了25公里。他们是“晚生鸽”。我们把他上笼打算参加周末的110公里魁夫兰赛。通常我们只在它们训练到50公里时才会这么做,不过对于晚生鸽,我们有些着急。与此同时我们准备了30羽雌鸽参加220公里的拿永赛。结果我们不小心把它们上笼上反了。雌鸽们很快便从魁夫兰归巢回家,然而却不见幼鸽们的身影。这时我们才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以为所有的幼鸽,所有这些漂亮的生物都消失了!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除了3羽,其余的133羽都回家了。133羽幼鸽从25公里直接飞到220公里。事后,我们感到特别高兴。顺便提一下,他们现在还是训练到50公里。我们都清楚,对于幼鸽来说,第一次飞110公里是相当困难的。
两年前还发生了一次非常糟糕的失误。我们有一羽幼雌鸽,她参加了三场全国赛,每次都很早归巢。她是一羽来自顶级血统的顶级鸽。在她最后一场比赛一周后,我们不小心把她放进了查特路赛的集鸽笼。我们在俱乐部注意到了这点,并把她放回了笼子。当时我和我的儿子文森特在一起,我们还说“我们要记得把她带回家并把她拿出来。”结果,我们完全把她忘记了,直到几周之后才发现了她。她已经不再动弹。这绝对是最严重的失误之一,特别是对鸽子来说。

“赛鸽运动,全家运动”,你对合作伙伴或者家人的态度是什么?
众所周知,我们全家从事赛鸽运动好多年了。父亲,母亲和儿子以VOD赛鸽(范欧沃克-德克的缩写)的名义。我们完美互补,尽管我们每个人在鸽舍自己的鸽子,因此大家都很忙,不过我们还是尽可能讨论所有事情。在比赛前和比赛期间,由于压力和紧张,合作有时也会遇到一些“波折”。不过当获得好成绩时,所有这些都会被迅速遗忘!

你希望给赛鸽新手提出什么建议?
给新起步鸽友的终极建议,我想说的是,试着给自己定位,并拜访一些好心的鸽友,那些会愿意教你并跟你解释应该如何去做,而不是试图直接向你推销鸽子。即便他们是免费的。但事实是几乎(实际上从来没有)没有免费午餐这种事情。当你了解了更多以后,知道自己想参加那种类型的比赛,那么请睁大眼睛看看四周都在出售什么样的鸽子。尽量从当地值得信任的鸽友那里获得或者购买一些优秀的老种鸽或者幼鸽。对于免费的鸽子则需留个心眼。毕竟,谁会免费送鸽子或者送任何东西呢?此外,那些出售鸽子的鸽友同样也需要投资,或者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去获得好鸽子。不过也有免费或者非常便宜获得好鸽子的情况。我们的老种鸽就经常给我们作育出优质的幼鸽。当然,垃圾可以随手可得。这话可能有些刺耳,但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现状。幸运的是,也有例外。有时你听说某些人依靠某些鸽友“手口相传”而取得优异表现,不过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有多大?我认为非常少。这是过去大家互帮互助的一个美好想法,不过在如今这个世界已经变得非常困难,几乎是要提着灯笼去找了。也有些人会利用别人的善意去占便宜,那就必须学会拒绝。我的想法是,这也是我平时一贯的做法,存一些钱,然后引进一些鸽子。于是你就可以站稳脚跟并得到满足!
我可以自信地推荐刚起步的鸽友开始养鸽。如果你喜欢鸟或者动物,这会成为一个美好的兴趣。你可以在家很自然地享受你的爱好。你可以一直为之投入时间,不管是夏季还是冬季。特别是现在新冠疫情期间,在你的鸽子身上花时间,作育幼鸽,他们从各种比赛中回家(前提是如果你对他们足够好),都是令人高兴的事情。你会很自然地在当地的俱乐部里结识与你有同样兴趣的人,并与之发展友情。而当你最终因为努力而获得了好成绩时,如同我上面提到的那样,你可以为你的鸽子感到骄傲。这是作为一名鸽友会经历的一些美好事情。刚起步的鸽友当然也需要支持,因为万事开头难!

卡斯和卡洛尔.梅尔斯(Kas & Karel Meijers),荷兰奥特马瑟姆(Ootmarsum

父亲卡洛尔(退休兽医)和儿子卡斯.梅尔斯(全职鸽友)于2007年重新开始参赛。他们似乎未曾离开过,因为每年都能在荷兰赛鸽运动的前名次看到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声望随着奥林匹克代表鸽“奥林匹克妮可”(Olympic Nicole)达到了一个巅峰。卡斯和卡洛尔也腾出时间来回答我们的赛季前八问。

卡洛尔和卡斯.梅尔斯

关于赛鸽运动,你从谁学到最多?谁是你的导师?

已故鸽友汉斯.伯恩德斯(Hans Boenders)曾是我首段鸽友生涯的导师。而在2007年重新开始后,主要是比利时的里欧.贺尔曼(Leo Heremans)。当我现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会向雷德曼兄弟(brothers Leideman)寻求建议。

你的赛鸽生涯中,什么时刻或者成绩是最令你感到骄傲的?
2010WHZB全国鸽王冠军
2013年荷兰奥林匹克F组代表鸽冠军
2019年荷兰奥林匹克A组代表鸽冠军
2022年荷兰奥林匹克A组代表鸽冠军
2020912日,我们上笼了20羽赛鸽,在荷兰东部第9大区对阵16,175羽赛鸽中,我们获得了134567891322384056636712112933237453750位。这是2020年赛季荷兰国内最佳成绩。

2021赛季的目标是什么?或者2021赛季结束之时,什么成绩会让你满意?
尽人事,听天命

你感觉谁会成为2021赛季的最大黑马?
这个我完全没有头绪。

如果明天让你来负责全国赛鸽协会,你希望如何改变当今的赛鸽运动?
在那种情况下,我应该会让更多人关注赛鸽运动。比如说,RTL7电视频道的“钓鱼节目”便引起了大家对钓鱼运动的关注。

你在自己的鸽舍,曾经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毫无头绪,不过我们也肯定时不时地就会犯个错误。

“赛鸽运动,全家运动”,你对合作伙伴或者家人的态度是什么?
众所周知,我们是以父子的名义一起练习这项运动。

你希望给赛鸽新手提出什么建议?
尽量找一个优秀的鸽友作为你的导师,尤其是最初的几年。这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附加值。

克拉斯&瑞克.范多普(Klaas & Rik Van Dorp),荷兰鹿特丹(Rotterdam

我们以来自鹿特丹的父子组合克拉斯&瑞克.范多普来结束本篇赛季前八问的第三部分。父亲克拉斯于1995年以来便一直活跃在赛鸽运动。1977年在搬到现在的地方后,儿子瑞克也开始投入到这项运动中来。自此范多普一家多年来的成功以及养鸽子的乐趣便正式拉开了序幕。此外孙子斯登(Sten)也加入了赛鸽运动,并以自己的名义参赛,同时也在尽可能地经常帮助克拉斯和瑞克。
 

父亲克拉斯,孙子斯登和儿子瑞克.范多普

关于赛鸽运动,你从谁学到最多?谁是你的导师?
我的导师自然是我从小就开始一起玩赛鸽一直到他2019年去世的我的父亲。

你的赛鸽生涯中,什么时刻或者成绩是最令你感到骄傲的?
我最自豪的是在2014年赢得金鸽奖以及选送两羽赛鸽作为荷兰最佳鸽参加2015年布达佩斯奥林匹克大赛。

2021赛季的目标是什么?或者2021赛季结束之时,什么成绩会让你满意?
这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比出好成绩,同时又能玩得高兴。特别是后者,而且老实说,当你飞出好成绩时,便会更容易乐于其中。

你感觉谁会成为2021赛季的最大黑马?
鉴于他这两三年的表现,我不确定还能不能称他为是惊喜,不过我非常看好汤姆.凡哈佛(Tom Van Gaver)。

如果明天让你来负责全国赛鸽协会,你希望如何改变当今的赛鸽运动?
这是一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首要的任务应该是吸引更多的会员,不过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实现这一点。

你在自己的鸽舍,曾经犯过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有一次,我们在幼鸽差不多归巢前一个小时用U3喷洒了鸽舍。因为我们无法将虱子从鸽子身上赶走。结果恶臭难闻,没有一羽鸽子愿意进入鸽舍!

“赛鸽运动,全家运动”,你对合作伙伴或者家人的态度是什么?
我的儿子对此很感兴趣,不过我的妻子和女儿对赛鸽毫无兴趣。他们为我高兴,不过也仅限如此。

你希望给赛鸽新手提出什么建议?
这也是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最重要的应该是,我觉得,尽量与你的鸽子玩得开心。这是一切的起点。另外,不要把标准定得太高。不然,赛鸽运动很快便会成为让很多人失望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