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锡达克雷斯特(Cedar Crest)的肯.艾斯利父子(Ken Easley & Son):全力以赴出战公棚赛!

如果你关注最具重量级的公棚赛事,那么你可能听说过肯.艾斯利父子的名字,他们一直以在全世界最大公棚赛与最具实力的对手同场竞技为目标。

我们可以说他们非常成功。如同我们在介绍中提到的,艾斯利只关注最艰苦的公棚赛,例如维多利亚瀑布、南非百万美元大赛、芭提雅当然还有美国印第安纳公棚赛。除了这四大公棚赛外,他们也在美国其他公棚赛取得佳绩。由于美国公棚赛非常流行,而内陆赛很艰苦,你的种鸽必须保证最高品质。你需要保持警觉,在育种策略方面不犯任何错误。毫不奇怪美国可以被认为是除德国之外顶级公棚赛竞争者。

如何起步

肯.艾斯利出生在养鸽家庭,他是一家大型建筑公司的CEO。他住在西伯利亚,他的公司在那里起步,并建造一座大型运动设施。2006年他决定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儿时的兴趣赛鸽运动上,他决定从开始便只关注公棚赛,因为公棚赛能够给所有参赛者平等的机会。肯将自己的计划写在纸上,然后做出正确的决定。他分析了希望参加的赛事的主要成绩,然后列出了一些名字。有一个名字特别吸引他的关注:德国鸽友阿方斯.克拉斯。2007年克拉斯获得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决赛冠军,还获得美国世界鸽王挑战赛冠军,而他仅选送了1羽鸽子。这羽赛鸽战胜了众多美国精英,还有全世界的对手。肯的决策明确起来:他需要引入克拉斯赛鸽到自己的鸽舍。

-“柯恩伯德”(Konbird)

“柯恩伯德”是艾斯利鸽舍引进的德国鸽中第一羽崭露头角的,他也是当今的基础鸽。这羽雄鸽出自“康斯坦丁”的半兄弟,而他的母亲则是“伯蒂”的全姐妹。凭借这样的优秀遗传基础,“柯恩伯德”的后代在世界公棚赛取得了优异成绩。

“柯恩伯德”

有目标地引进“巴格犬”和“桑丝”

在引援方面,肯特别关注南非百万美元大赛。事实上,他的最大梦想一直都是赢得决赛冠军。对他来说,最为简单的方法就是引进决赛表现出色的赛鸽。2017年决赛前名次鸽吸引了他的关注,特别是一羽名为“巴格犬”的雄鸽。这是首羽归巢鸽,但是却被紧随其后到来的3羽赛鸽捷足先登,“巴格犬”获得第4位。对于肯来说,这并没有让他的成绩打折,远在大西洋彼岸的肯决定引进他。几个月后,他的父母也被引进来。

- “巴格犬” (Puggle DV01288-16-515)

肯还被另外一羽决赛鸽“桑丝”所吸引。这羽雌鸽获得决赛亚军,成绩甚至更好。她出自与“巴格犬”相同的祖先(世代更远)。肯将他们引进过来并配对在一起。

- “桑丝” (Sunce DV05077-16-58)

- “萨德”(Saad KU16-021256)

第二年,肯再次在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决赛引进。这次他的注意力被“萨德”吸引,这羽赛鸽获得2017年决赛2434羽6位。可以说“萨德”是肯至今做过的最佳投资。2年后他自己参加百万美元大赛,他的直女“BB8”获得2019年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决赛5位,还获得淘汰赛冠军头衔,为主人获得奖金7万美元。

2021年大安迪公棚赛

2021年4月12日,2021年大安迪公棚赛决赛开笼,比赛空距为640公里,总共参赛羽数为901羽。肯凭借“沙棘号”(Hippolyta)获得决赛9位和综合鸽王冠军头衔。“沙棘号”出自“萨德”X“迪诺”(Dino),“迪诺”获得2016年黄金阿尔加维决赛7位和综合鸽王5位。

-“慕琪瓦” (Mukiwa CU15-Easley-31)

对于公棚赛参赛鸽友来说,作育并选送一羽鸽子在世界最重量级公棚赛取得杰出成绩恐怕是最理想的结果。这些年来肯.艾斯利打造了一支顶级鸽收藏,也有机会多次凭借这些鸽子品尝胜利的喜悦。最重要的成绩是以“慕琪瓦”在百万美元大赛的表现,他可能是2016年最佳赛鸽之一:

第 1场汽车赛  (138 km): 138位
第 2 场汽车赛 (184 km): 3位
第 3 场汽车赛 (238 km): 111位
第 4 场汽车赛 (285 km): 20位
第 5 场汽车赛 (341 km): 11位

在艰苦的决赛中,“慕琪瓦”获得2162羽83位。凭借她在此前比赛的表现,她获得2016年南非百万美元大赛热点赛鸽王冠军头衔、美国淘汰赛冠军和2016年百万美元鸽王亚军。决赛结束后,肯.艾斯利决心把“慕琪瓦”带回来。她的子代成为2019年加利福尼亚经典公棚305英里冠军(首羽落下)。

我们说肯.艾斯利在引进新援之时总是有正确的感觉。在面对自己认为应该引进的鸽子时,他从来都不会在金钱方面犹豫。凭借这样雄厚的鸽舍收藏,赢得4大公棚赛决赛冠军的梦想并非遥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