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米德尔科克(Middelkerke)的乔 & 罗伯特•贝纳特(Jo and Robert Bernaert)荣获波城比利时全国冠军

居住在西弗兰德(West Flanders)沿海城市的鸽友对于波城比赛具有明显优势,乔&罗伯特更是证明了他们是比赛中的强者。他们的一羽赛鸽“西蒙”(Simon)在周五晚上回归到他们那仅距离大海100米的鸽舍,获得了全国冠军。在投入赛鸽运动60年后的今天,这个家族终于梦想成真了!


全国冠军得主“西蒙”

辉煌之日

“这是我最为职业赛鸽手以来最为光荣的一天!”乔如此说道,“我们居住在距离大海100米的地方,我对我们来说几乎没有可能获得中距离或者中长距离的全省或全国冠军,因此在参赛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很难在达克斯、波城、圣维仙、巴塞罗那及波品纳的比赛中获得成功。这次的全国冠军真的是一个奇迹,同时,我们也有一点感伤。我们为此等待了60多年,并且我们很清楚,几乎没有可能再次获得国家赛冠军了。”

乔&罗伯特·贝纳特

乔以及罗伯特出自赛鸽运动世家,他们的父亲维尔弗里德(Wilfried)是一名忠实的赛鸽爱好者,并且他的5个儿子都投入到了这一运动中。父亲维尔弗里德和他的儿子们在长距离比赛中非常成功,他们获得了如1972年比利时全国赛协(Belgian Entente)全国最佳鸽舍亚军等的头衔。乔和罗伯特从2008年开始决定组成联合鸽舍,乔(66岁)是一名已经退休的啤酒商人,他一直致力于赛鸽运动,曾在中距离甚至是波尔多比赛中获得多次高位入赏。自从他父母的房子被拆迁后他就搬到了奥斯特杜恩克(Oostduinkerke)。不幸的是,他的新住所不能饲养鸽子,因此除了其中6羽意外,他必须放弃其余他多年来收藏的120羽。他的哥哥罗伯特(68岁)在学校工作,一开始是教师,后来升为了校长。他一直帮助他的弟弟照顾这些种鸽。罗伯特和乔仅仅因为爱好而继续饲养鸽子,他们几乎从不参加任何赌博活动。尽管近年来他们多次获得了一些优秀的赛绩,但是却始终保持低调,从不炫耀。鸽子日常由罗伯特照料,并且在他弟弟乔需要的时候随时给予协助。乔主要负责训飞,上笼,喂养等工作。


从左到右依次是:乔、罗伯特以及里克(Rik)·贝纳特

种鸽基础血统

他们这个赛季以20羽鳏夫雄(其中11羽成鸽及9羽一岁鸽)参赛。他们每个赛季总共作育30羽幼鸽,并且一直参加国家级比赛,他们的主要目标在于超长距离竞赛中。由于他们紧邻海岸,因此这是他们唯一擅长的距离。他们赛鸽的基础血统出自许多不同鸽舍:库克拉雷(Koekelare)的杰拉德•齐斯(Gerard Chijs)、科尔特玛特(Kortemark)的迪维德(Deweerdt)、劳威(Lauwe)的范布鲁恩(Van Bruane)、维威克(Wervik)的安德烈•布罗卡特(Andre Brouckaert)、艾尔维丁格(Elverdinge)的范雷伯格(Van Lerberghe)、亚贝克(Jabbeke)的费南德•麦菲特(Fernand Malfait)、来自荷兰圣菲利普斯兰(St.-Philipsland)的柯•凡多米连(Ko Van Dommelen)、来自尼乌波特(Nieuwpoort)的罗杰•佛罗里森(Roger Florizoone)、布鲁日(Bruges)的乔治•范麦勒(Georges Van Maele)以及来自赫尔斯特(Hulste)的艾瑞克•迪乌拉曼克(Eric De Vlaminck)。

“西蒙”,2013年波城赛比利时全国冠军

这个鸽舍并没有大量的材料介绍及记录他们的鸽史,但是那些最优秀的战绩都记在他们心里。他们记得“西蒙”还曾经获得卡奥尔及拿邦赛的高位入赏,以及莱邦纳全国87位。上周,它再次摘得波城全国2075羽冠军以及国际8527羽11位。“西蒙”出自“年轻达克斯”(Jonge Dax) x“796/06” 配对。“年轻达克斯”源自迪维德的“卡奥尔号”(Cahors )x费南德·麦菲特的“小兔米菲”(Nijntje)。“年轻达克斯”荣获卡奥尔全国102位以及艾伦全国200位。迪维德作出的“卡奥尔号”获得达克斯全国7位以及卡奥尔全国20、85、125位。“米菲”是费南德·麦菲特作出的达克斯全国冠军“贝蒂尼”(Bettini)直女。
 

“西蒙”的母亲796/06是一羽由安德烈·布罗卡特作出的“林卡德”(De Linkaard)配对罗杰·佛罗里森的“花头号”(Het Bont)直女。“林卡德”是“杜格斯”(Dokus)(巴塞罗那国际67位)、“拿破仑”(巴塞罗那国际86位)以及“九头蛇”(Hydra)(拿邦全国112位)之全兄弟。罗杰·佛罗里森的“花头号”具有类似血统,因为她的血统中也有许多巴塞罗那顶尖成绩。这再次证明了优秀的鸽子往往出自高贵的血统。 点击查看“西蒙”的完整血统书。

我们祝贺乔及罗伯特兄弟取得的成绩!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几乎没有第二个60年来获得第二次全国胜利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