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血系在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再度发威

哈迪.克鲁格和他的赛鸽继续证明着自己的超强实力。2019年南非百万美元大赛他们再度展现发威。如同我们在前面的报道中提到过的,这些赛鸽代表着速度、稳定和耐力。

克鲁格赛鸽在公棚赛展现着他们的优势,取得了一些杰出成绩。这支鸽系与其他血系融血性良好,这也已不是秘密。他们能够将其在比赛中取胜的能力传递给下一代。

来自38个国家的总共5505羽赛鸽参加了2019年的百万美元大赛。如此众多竞争者中,只有最优秀的赛鸽才能够脱颖而出,展现他们的杰出实力。

哈迪.克鲁格的赛鸽再次跻身比赛最佳鸽行列。

决赛依然艰苦。2531羽赛鸽在27度下完成521公里的决赛,当天归巢鸽不少过20%。不必说,这并非简单的比赛。

哈迪.克鲁格和其他克鲁格血统鸽的表现都非常出色。

决赛前50羽归巢鸽中,6羽为哈迪鸽系后代。哈迪.克鲁格在多羽大赛获胜鸽的血统书中出现。此外4羽克鲁格的后代进入前20位。

 “克莉丝小姐”(Miss Kriss, BG-18-30440)的父亲为“尼古拉”(Nikolay)的后代,“尼古拉”则是“黑珍珠”(Black Pearl)的直子。“黑珍珠”获得波兰奥林匹克代表鸽,他是哈迪.克鲁格最著名的种鸽之一。“克莉丝小姐”在决赛表现出色,获得第6位,赢得奖金2万美元。

查看“克莉丝小姐”的血统书。

著名的“黑劲力”的直女“灰劲力”(Blue Power)血系在南非多场比赛中展现自己的实力。例如“黑劲力”的孙代 “南非最佳”(The best of South Africa),环号为0507-18-501,成为一羽成功赛鸽。这羽优秀赛鸽获得29位。

查看“南非最佳”的血统书。

另外一羽顶级成绩鸽“皮拉”(Pilar)的环号为05418-18-42。这羽赛鸽为"00362-10-583"的孙代,而"00362-10-583"则是"萨尼布罗特" (Sahnebrot)的母亲,"萨尼布罗特"获得2012年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决赛57位。“皮拉”也有“泰格伍兹”(Tiger Woods)和“黑劲力”血统。这羽赛鸽是决赛最快鸽之一,获得35位。“皮拉”在综合大奖赛表现出色,获得13位。

查看“皮拉”的血统书。

让我们不要忘记环号为17756-18-CH“灰贝尔”(Bluebell),“灰贝尔”在艰苦的决赛中表现出色,获得18位。这表明即便克鲁格血统的后辈世代也具备相当的实力和智力。哈迪的“灰沙克”( Blue Shark)的父亲出自“海洋饼干”(Seabiscuit)X“贝拉露西”(Bella Luci)。“海洋饼干”获得冠军、亚军、亚军、季军、6位、9位和10位。“贝拉露西”是“黑劲力”的回血雌鸽。她是“盛装蒂娃”(Dressage Diva)的侄女,“盛装蒂娃”在南非赢得一辆汽车,取得3908羽冠军。

查看“灰贝尔”的血统书。

赛鸽“G112”(0999-18-112)是另外一羽成功的克鲁格血系鸽。她是“黑劲力”直女的孙代。这羽“G112”获得2019年南非百万美元大赛决赛48位。

查看“G112”的血统书。

另外一羽天赋鸽出自“黑珍珠”的直子,再次说明哈迪的赛鸽代表着速度、稳定和耐力 ,后辈世代也同样具备这些特征。

这羽赛鸽AU18-Genesis 483被称为“罗尼Z”(Rony Z),他获得2009年决赛93位,还获得综合大赛20位。

查看“罗尼Z”的血统书。

另外一羽优秀赛鸽“古辛”(Gusion)的环号为"06967-18-2055"。这羽赛雌出自2羽克鲁格原舍鸽,来自一位完全使翔克鲁格血统的鸽友,他对这支鸽系的稳定性非常欣赏。“古辛”出自“安德列帝”(Andretti)的直子X“潘特女郎”(Panther Lady),“潘特女郎”为“泰格伍兹”的直孙女,“泰格伍兹”是联盟最佳雄鸽,参赛14次全部入赏。“潘特女郎”也是著名的“黑劲力”的直孙女。“黑劲力”获得鲁飞740公里冠军,领先亚军13分钟。“安德列帝”(Andretti)也有“泰格伍兹”血统,我们对“古辛”在强烈逆风的决赛中取得9位并不奇怪。她还获得综合大赛19位。

查看“古辛”的完整血统书。

哈迪.克鲁格自己也有2羽顶级鸽参赛,“瑟拉米”(Sellaomi)和“传奇女郎”,“传奇女郎”出自“灰天鹅”(Blue Swan)X“罗密欧小姐”(Miss Romeo),这将我们带回到“黑劲力”血系。她在决赛中展现了十足的能量,她获得68位。

查看“瑟拉米”的血统书。

查看“传奇女郎”的血统书。

 “瑟拉米”在比赛中表现稳定,在训练赛取得了优异成绩:

2521羽冠军
3596羽亚军
2494羽季军
2520羽25位

这羽天赋赛鸽在综合大赛也表现神勇,获得18位。指定赛赢得奖金9000美元。“瑟拉米”(07274-18-404)再次在决赛取得佳绩,赢得113位。这羽雌鸽的父亲出自“街头伯蒂929”。她的母亲为铭鸽“黑劲力”的直女“黑天使”(Dark Angel)。

众多其他鸽友选送哈迪的赛鸽后代参加南非比赛都取得成功。这再次说明这些赛鸽具备赢得比赛的超凡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