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内佛达(Nijverdal)的耶勒.耶勒玛(Jelle Jellema)获得巴塞罗那荷兰全国冠军

A proud Jelle Jellema showing his Silke, 1st national Barcelona 2020
2014年凭借“小碧玉”取得巴塞罗那国际赛冠军和荷兰全国冠军后,现在耶勒再次收获2020年巴塞罗那经典赛全国冠军。

巴塞罗那2020

“希尔克”和耶勒.耶勒玛成为2020年巴塞罗那赛的关键词。荷兰总共上笼4477羽,比赛在726日(周日)集鸽,国际赛总参赛羽数为14500羽。我们能够感到比赛的紧张气氛,我们能够想象很多鸽友在周五8:50比赛放飞后,便度过了难以入眠的夜晚。那个周末气温很高,特别是在法国,很多鸽友都预计这是一场非常艰苦的比赛。周六首羽归巢鸽在清晨到达,来自德国拉施塔特(Rastatt)。这羽赛鸽属于罗马尼亚鸽友卡斯库.阿林(Karscu Alin),飞行空距1005公里,分速1104/分,早晨07:10归巢。然后就是一场让人神经崩溃的等待游戏。最终下午2:09比利时马尔巴斯(Marbais)迎来首羽归巢鸽,随后比利时欧丁根(Ordingen)的卢克·欧德尔(Luc Odeurs)也迎来归巢鸽,并以1104/分的分速取得比利时全国冠军。

荷兰鸽友需要等待更久,首羽归巢鸽在布拉邦省巴佛尔(Bavel)的杨森(B. Jansen & Co),比赛空距1179公里,分速841/分。后来又是一段时间等待。终于耶勒.耶勒玛迎来喜讯,他被很多人认为是夺冠热门,下午5:08耶勒完成打钟,这羽赛鸽飞行空距1293公里,分速达到857/分,因此获得2020年巴塞罗那全国冠军和国际亚军。

 

NL15-1320979 “希尔克”,2020年巴塞罗那全国冠军/国际赛亚军

“希尔克”2020年巴塞罗那全国冠军

2020年巴塞罗那经典赛冠军“希尔克”(NL15-1320979 Silke),这是耶勒超长距离赛鸽生涯的一项重要成绩。她上笼时正在哺育一羽9日龄雏鸽,这让她在其他赛鸽休息时,还是一心想要归巢。你可以从她的成绩看到,她非常适合艰苦的比赛。让我们来看看:

  • 2016    拿邦全国  5042 羽季军
  • 2016   波尔多全国   4679 631(一岁鸽)
  • 2017    马赛全国  2528 157
  • 2018    波品纳全国  3778 137
  • 2018    巴塞罗那全国  3912 157
  • 2019    巴塞罗那全国 4129 190
  • 2019    波品纳全国  4283 196
  • 2020    巴塞罗那全国  4477 羽冠军

如果2014年巴塞罗那国际冠军“小碧玉”和“希尔克”有一个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黑金”(NL98-1364798 Zwart Goud)。首先“小碧玉”是“黑金”的直孙女,“希尔克”的母亲“小种母”(Klein Kweekstertje)也是“黑金”的直孙女。“希尔克”的父亲是“MG430”(NL12-1108430 MG430),名字里的“MG”代表“盖西小姐”(Miss Gijsje)。“MG430”是2013年尼特拉奥林匹克E类代表鸽“奥林匹克盖西小姐”(NL08-2075874 Olympic Miss Gijsje)的直子,“奥林匹克盖西小姐”来自亚里.宾斯(Arjan Beens)。在2018年离开前,MG430都是耶勒玛最优秀的种鸽。他的子代还获得2016年巴塞罗那全国10位。“希尔克”的母亲“小种母”(NL07-1187339 Klein Kweekstertje)是一羽天赋种雌,已作育子代获得2013年巴塞罗那国际季军。

难忘的一天

德国鸽友见鸽后,耶勒便开始做起了数学计算。他不断调整自己的预期,这一天实在太过漫长,特别是对于他的岳父母一家,耶勒邀请他们前来一起共度这特别的一天。但是等待是值得的, “希尔克”突然出现在鸽舍上空,此时很多鸽友还在看着他们的赛鸽以缓慢的速度归巢。当天最后耶勒完成了6羽赛鸽打钟,最后他们都进入了全国前40位。有趣的是,2羽还是“希尔克”的孙代(全国24位和39位)。林堡省首羽归巢鸽来自荷兰布鲁克豪森佛斯特(Broekhuizenvorst)的亨赫尔曼.德里克斯(Herman Hendrix),这羽赛鸽也是“希尔克”的孙代,下面是耶勒在周六的归巢鸽:

  • 17:08h  全国冠军NL15-1320979 “希尔克” (MG430 x 小种母)
  • 18:53h 全国7NL17-1732286 “新蕾娜”(New Rena),出自“约特”(JortX 2018年巴塞罗那全国8位“蕾娜” Rena
  • 20:15h 全国18NL16-1163544 出自“欧利安直子”(Zoon Orion x .莫申科的“大头彩”(Jackpot)直女
  • 20:44h 全国24NL17-1732264 (出自“希尔克直子”X095直女”)
  • 21:15h全国33NL17-1732376 (出自“朱丽娅直子”X “萝蜜直女”)
  • 21:23h 全国38 NL17-1149475 (出自乔.弗雷泽的“乔.弗雷泽”Joe Frasierx “黑金直女”)
  • 21:25h 全国40  NL17-1732313 (出自“希尔克直子”X 095直女”)

查看这几羽鸽子的中文血统书:

耶勒玛的鸽舍

周日早晨更多赛鸽归巢:8羽在06:46 09:33归巢(排名全国116-310位)。34羽上笼鸽中,15羽入赏。周一傍晚入赏羽数增加到24羽。

准备

今年耶勒很遗憾地发现要为巴塞罗那赛保持巅峰状态比起往年更难,由于疫情影响,比赛是否会按照预期时间放飞还是未知,今年赛鸽实行了避光,赛鸽在出征巴塞罗那前,都在孵蛋, “希尔克”上笼时则在哺育19日龄的幼鸽。

比赛前,赛鸽需要大量进食,耶勒每天4次将食槽放满,因此赛鸽可以储备足够的能量。耶勒每小时都会绕着鸽舍检查一番,因为他担心有些赛鸽会飞出去,这样会影响巴塞罗那战队的状态。赛鸽在集鸽前一周进行了一次训放。在集鸽之时,他将鸽子交给伯尼(Borne)的全国集鸽俱乐部,伯尼巴塞罗那俱乐部刚成立不久,赛鸽都得到很好的照顾。他对自己的赛鸽都很有信心。

结束

耶勒.耶勒玛和巴塞罗那,总是被紧密联系在一起。很多年来,耶勒都在根据这项赛事选拔最优秀的赛鸽。只有最具实力的赛鸽才会被留下来,这样的方法得到了回报。如同耶勒所说:你不能仅靠营养就在巴塞罗那取得好成绩。遗传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就是汰选发挥的作用。耶勒再次做到了:他对巴塞罗那经典赛的完美驾驭,祝贺!

2020年巴塞罗那冠军鸽舍

点击查看他的全国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