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莫克胡克(Mookhoek)的玛莉.温克(Marijke Vink)依靠考夫曼血统始终跻身荷兰顶级鸽友行列

几十年来鸽友玛莉.温克都是荷兰家喻户晓的赛鸽名家,这支鸽系在杰拉德.考夫曼的帮助下从1988年开始起步, 30年后除了考夫曼血系,她还引进了爱亚卡普和里欧.贺尔曼血统,这些都能够在她的成绩鸽“阿拉丁第2”(Second Aladin)、“珊妮”(Sanne)、“杰拉德”(Gerard)等的血统书中看到。

1989年玛莉.温克决定在短暂告别后重新回到赛鸽运动中来。玛莉和亨克(Henk)一直对当日归长距离赛钟爱有加,这也成为她回归后的主要目标赛事。她多次遇到康纳利斯(Cornelis)和杰拉德.考夫曼,玛莉得到了考夫曼父子的22枚鳏夫战队产的鸽蛋。这次投资让玛莉立即成为全国知名赛手。我们将为您回顾玛莉的赛鸽生涯并将介绍收藏中最重要的赛鸽。

开始于1989年

22枚鸽蛋被孵化出来了20羽优秀幼鸽。很多鸽友都会让这些幼鸽直接转做种鸽,但是玛莉却并没有这样做。她让这些幼鸽当年参赛,并且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圣昆丁         7,133 羽: 8, 14, 38, 47, 54 等
伊坦普斯       3,332 羽: 8, 23, 38 等
翔特利         4,197 羽: 3, 8, 9, 36, 40, 50 等

战队在后来几年的成绩非常出色,获得了更多冠军,包括蓬圣麦森斯1883羽冠军、贝罗尼5939羽冠军和奥尔良7243羽冠军。她的最佳赛鸽中 “布鲁柯”(Broekie)出自世界著名的“碧翠斯雄”(Beatrixdoffer)。这羽赛鸽获得奥尔良全国17335羽冠军、罗伊10286羽冠军和伊坦普斯5053羽季军。1999年鸽舍搬迁新址,让他们将全部赛鸽战队出售。剩下的种鸽都搬到位于克拉斯瓦尔(Klaaswaal)的新家,他们都非常优秀:1995年玛莉凭借一支新幼鸽战队迎来新的胜利步伐,在后来几年中他们取得了多项冠军成绩。但是战队在1999年再度搬迁,来到现在的莫克胡克。2000年他们以剩余的16羽赛鸽重新开始后再次迅速迎来成功,玛莉在接下来几年持续取得佳绩,在著名种鸽例如法拉迪芭(Farah Diba)、“帝普士”(Tips)、“阿拉丁”(Aladin)和“雷纳”(Reza)的帮助下。“阿拉丁” 为“小迪克”(Kleine Dirk NL98-5821416)直子,被证明具有超凡的天赋。她的成功故事在2005年止步,因为当时她将全部鸽系出售,仅仅保留了18羽晚生幼鸽。

2007年再度起航

2007年玛莉和亨克决定全力回归。他们保留的18羽幼鸽,因此他们鸽系仍然有很大潜力。他们引进新血系来增强鸽系实力,包括他们在考夫曼拍卖会引进的“路易斯”(Louis)。他们还通过爱亚卡普得到了“切”(Ché)直女,还有一些法兰斯.莱蒙斯(Frans Lemmers)的鸽子(包括多羽冠军鸽),最为重要的是一些贺尔曼-裘斯特赛鸽。世界级种鸽将这些血系融合并迅速作育了顶级后代。

战队在重新开始后迅速收获成功,下面是他们在2009-2010年的最佳成绩:
2009年南荷兰第5省当日归长距离最佳鸽舍冠军
2010年南荷兰第5省当日归长距离最佳鸽舍冠军
2010年NPO贝罗尼       38,775 羽冠军
2009年NPO波治        8,579 羽冠军
2009年NPO布洛瓦S2      15,172 羽季军
2010年NPO奥尔良       10,660 羽4位
2010年NPO克雷尔         29,208 羽4位
2009年NPO奥尔良       12,047 羽4位
2010年NPO圣昆丁   22,459 羽7位
2010年NPO波治        8,597 羽10位

下面是近年来当日归长距离赛部分最佳成绩
布洛瓦    2,310 羽: 3-12-23-114-225-等 (17/7) 
威尔森   1,640 羽: 4-5-13-39-85-148-等 (12/9)
波治     1,358 羽: 10-15-82-133-等 (10/8)
查特路   922 羽: 4-9-18-33-40-86-等 (17/9)
鲁飞      777 羽: 3-5-8-10-14-15-16-20 (10/8)
罗伊     1,904 羽: 7-28-29-43-69-101-等 (10/14)
波治    1,395 羽: 19-26-50-53-103-125-等 (9/16)
亚精顿     799 羽: 6-11-15-50-72-等 (6/8)

今日的冠军

1988年杰拉德.考夫曼鸽系被引入后,便成了鸽系的支柱。温克战队得到了数量不多的赛鸽,他们都是极具天赋的。想想著名的“阿拉丁”、“雷纳”、“法拉迪芭”和“帝普士”,这些都是过去几十年中在全世界赛鸽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的著名种鸽。30年后这些血系继续在莫克胡克鸽舍作育后代。这家鸽舍当今冠军就是“德美兹”(Demelza) 、“路易斯”、“阿拉丁第2”、 “珊妮”和“威尔第”(Verdi),最后还有“杰拉德”。他们都出自著名的考夫曼血系,还有后来引进的贺尔曼和爱亚卡普血统。我们来仔细看看当今温克战队的最重要赛鸽。

“第2阿拉丁”(NL11-1722096 Second Aladin)

“第2阿拉丁”是杰出种鸽“威尔第”的直子,“威尔第”在赛鸽生涯中获得如下成绩:

NPO 奥尔良    10,660 羽4位
NPO 波治     8,579 羽10位
NPO查特路  7,355 羽29位
波玛罗       783 羽冠军 (领先7 分钟)
奥尔良          1,276 羽冠军 (领先4 分钟)
沙隆        1,398 羽冠军
沙隆         2,486 羽4位
史栋贝克     4,036 羽5位
史栋贝克       4,103 羽8位
贝罗尼          3,331 羽9位

他作为赛鸽表现出色,育种成绩同样不俗。他作育顶级种鸽“阿拉丁第2”及很多其他成功赛鸽。他的子代已经取得如下成绩:

贝罗尼全省 38,775 羽冠军
波玛罗    4,092 羽冠军
史栋贝克     3,948 羽冠军
贝罗尼       1,139 羽冠军
贝罗尼地区  38,108 羽季军
NPO 鲁飞    4,133 羽11位
NPO 亚精顿  10,432 羽24位
NPO 波治    9,886 羽32位
NPO 亚精顿   9,601 羽34位

“威尔第”是“阿拉丁”X“切直女”的直孙。“阿拉丁第2”的母亲为“”(Gold from Aladin),她出自顶级种鸽“阿拉丁”X“最后女郎”。查看“阿拉丁第2”的完整血统书。“阿拉丁第2”作育子代“杰拉德”(Gerard)已经成为近年来玛莉和亨克鸽舍最重要赛鸽之一。杰拉德和他的母亲“珊妮”将在下面介绍。

 “珊妮”(NL10-1666499 Sanne)

正如我们所说,“珊妮”是”杰拉德“的母亲。”珊妮“的父亲是另外一羽在当今赛鸽运动中发挥者重要作用的种鸽,他的名字就是“路易斯”。他作育子代“珊妮”和下列超级鸽:

 “小路易斯”(Little Louis)    : 波治 551 羽冠军
                  波玛罗  4,092 羽亚军
                 尼威尔    4,569 羽7位
                 查特顿  1,303 羽9位

“皮姆”(Pim)   : 南图    4,373 羽冠军
                  尼威尔    1,072 羽冠军
                  贝罗尼     1,094 羽亚军

“小迪芭”(Kleine Diba)     : 阿碧斯     2,292 羽冠军
“瓦勒瑞”(Valerie)         : 波玛罗 1,145 羽冠军
                   NPO 克里尔 29,208 羽4位
“路吉”(Louigie) (Moeder): 波治 1,764 羽冠军 (NPO 13,490 羽10位)

 “珊妮”的母亲“德美兹”(Demelza),她也是“路易斯”的直女。查看“珊妮”的血统书。“德美兹”获得NPO布洛瓦15172羽季军和NPO奥尔良12047羽4位。她作育顶级种鸽“珊妮”,还作育如下成绩鸽子代:

贝罗尼全省38,775 羽冠军
波玛罗   4,092 羽冠军
史栋贝克     3,948 羽冠军
贝罗尼      1,139 羽冠军
贝罗尼地区 38,108 羽季军
NPO鲁飞    4,133 羽11位
NPO 亚精顿  10,432 羽24位
NPO 波治    9,886 羽32位
NPO 亚精顿  9,601 羽34位

“杰拉德”(NL12-1597920 Gerard)

“杰拉德”为“阿拉丁第2”和“珊妮”的直子,也是考夫曼鸽系在过去几年内杰出育种能力的例证。查看他的血统书。这些都是“杰拉德”最重要的成绩:

贝罗尼 18,538 羽亚军
圣斯   14,517 羽亚军
贝罗尼 2,741 羽5位
波治  2,329 羽5位
贝罗尼 9,929 羽9位
波治 1,316 羽10位
鲁飞 4,133 羽17位

“杰拉德”取得了出色的成绩:很明显他是“阿拉丁”血系的新明星之一。查看著名的“阿拉丁”血系

众多赛鸽带有LDHA-AA基因型

玛莉.温克是将自己的赛鸽进行LDHA基因型检测的鸽友之一。在仔细看过这些研究结果之前,我们让兽医师鲁本.兰克利(Ruben Lanckriet)来简单介绍一下LDHA基因:“LDHA基因负责编码的乳酸脱氢酶影响乳酸的产生和循环。基因A变异在顶级赛鸽的出现比例远远超过普通赛鸽,多数以AB杂合基因型存在,多数普通赛鸽则是BB基因型。携带有A变异的赛鸽更加容易高速飞行更长时间,而不容易肌肉酸痛(由于乳酸堆积更少)。这也能够解释该变异更多在杰出赛鸽被发现的事实,他们通常都能够在数千羽300-900公里(或者甚至更长)的比赛和至少几个小时的飞行中取得顶级成绩。LDHA 的AA基因型是非常罕见的,他们具备杰出的育种天赋,AA纯合基因型在顶级鸽出现的比例也是仅仅有5%。”  

这是兽医师鲁本.兰克利的简单总结。玛莉鸽舍的研究结果令人吃惊,或者说也并不需要吃惊:不少于7羽赛鸽被发现带有AA基因型,还有20羽赛鸽则带有AB基因型!这绝对非共同寻常,而AA基因型的平均占有率仅仅不超过1%,BB基因型占有率大约仅有10%。“阿拉丁第2”、“珊妮”和“杰拉德”都带有LDHA-AB基因型。最后“杰拉德”的直子也带有LDHA-AA基因型。


NL17-1261473 (“杰拉德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