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雷德曼兄弟(Gebr. Leideman):当今荷兰赛鸽运动优秀冠军鸽友(第二部分)

1990-2010年雷德曼兄弟成为荷兰领先鸽舍之一。一次被迫的清舍拍卖几乎终结了他们的前进,所有优秀赛鸽都被出售。

但是兄弟二人怀着坚定的信念,决心再次回到当初的水平,他们确实做到了。2010-2020年没有其他鸽友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难怪雷德曼兄弟被公认为“荷兰最佳全能鸽舍”。

第2部分-以精彩的胜利震惊世界

2007年由于政府决定,需要被迫搬迁的消息传来,雷德曼兄弟非常失望。省政府需要这块土地另有用处。这个赛季安德烈和伯特决定将所有赛鸽出售,而将种鸽带到新家。所有“顶好”X“新西兰女孩”的众多冠军鸽都被以创纪录的价格在PIPA出售。超级鸽例如“十一号雌”、“百事”、“苏珊”、“妮可拉”…还有NPO苏尔丹13426羽冠军“罗蜜”、领先5分钟获得NPO阿拉斯10735羽冠军的“佛尔南多”,2008年搬迁的一切工作都准备好,但是从政府来了新消息。“我们的计划推迟了,你们还可以在这里再待几年”…最终一待便是10年,2018年雷德曼家族与政府达成协议,雷德曼要在新址建造漂亮房子,还有新种鸽舍和赛鸽舍。

这些年中,雷德曼兄弟为了取得成功赛鸽生涯付出所有,这是他们与众多赛鸽运动历史上优秀鸽友的共同点。如同此前几十年,这对兄弟依然最为看重赛鸽的品质,当然伯特和安德烈还是领先他们所处的时代的。从1982年开始,他们便以完全鳏夫制使翔雄鸽和雌鸽,2021年他们仍然如此。他们取得了极大成功。NPO冠军的辉煌记录足以让他们自豪:

1999年NPO奥尔良615公里10090羽冠军“强者”(De Sterke)
2004年NPO苏尔丹504公里13426羽冠军“罗蜜”
2010年NPO阿拉斯366公里10735羽冠军“佛尔南多”
2013年NPO波马罗309公里6885羽冠军“罗伯托”(Roberto)
2013年NPO奥尔良615公里4553羽冠军“亚利山德拉”(Allessandra)
2015年NPO雷米斯412公里4,913羽冠军“索萝”(Solo)
2016年NPO南图467公里3924羽冠军“维多利亚”(Vitória)
2016年NPO摩林科417公里4634羽冠军“玛格丽特”(Margrit)
2017年NPO拉昂396公里6371羽冠军“好花”(Goed Grijs)
2017年NPO吉恩611公里4911羽冠军和7768羽最高分速“杰特”(Jet)
2018年NPO沙隆433公里2315羽冠军“西格丽德直子”(Son Sigrid’)
NPO特洛伊509公里3783羽冠军“斯塔林”(Starling)
NPO沙隆433公里3892羽冠军“莎琳”(Charlene)

胜利背后的3个支柱血系

安德烈和伯特全心地享受着作为鸽友的日常生活:给赛鸽洗澡、每天打理赛鸽、组织训放

和等鸽。这就是这项运动的内容:享受自己。而超凡的天赋确实能够带来不同,如同足球那样。首先伯特是一位杰出的鸽舍经理,安德烈知道如何管理一支成功战队。他们两个都是天赋教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才能,他们一起打造的战队在荷兰鸽坛占据领先地位超过30年。

对于这对兄弟来说非常重要的是,安德烈作为鸽探的技能不断提升,特别是在2011-2020年间他们为此受益匪浅。安德烈拜访了荷兰、比利时和德国的成功鸽友,他们发现了3支独立血系,能够互补,这给他们统治赛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动力。第一支是-“银色梦想”(Silver Dream)和“黄金梦想”(Golden Dream),第2支是沃夫冈.路伯(Wolfgang Roeper)鸽系的顶级明星,第3支是超级“好花”王朝。

这3支血系成为雷德曼品牌“荷兰设计”(Dutch Design)的支柱,他们在2013-2016年间带来了众多冠军,从而让雷德曼兄弟成为“荷兰最优秀的全能鸽舍”。

11,745 羽247 公里冠军
11,474 羽 247 公里冠军-亚军-季军-4.
10,314 羽194 公里冠军-亚军-季军-4.
10,739 羽138 公里冠军-亚军
6,885 羽309 公里冠军-4.-6.
5,821 羽218 公里冠军-8.-9.-10.
4,913 羽412 公里 冠军
4,799 羽 309 公里冠军-4.
4,663 羽381 公里冠军-季军
4,634 羽417 公里 冠军
4,533 羽615 公里冠军-亚军
9,802 羽最高分速 615 公里 冠军-亚军
3,924 羽467 公里 冠军
1,916 羽356 公里冠军-亚军-季军-5.
1,876 羽612 公里冠军
1,451 羽381 公里冠军-亚军-4.-5.-6.-9.
1,404 羽 313 公里冠军-亚军-6.
1,292 羽381 公里冠军
786 羽105 公里冠军
729 羽156 公里冠军-6.
510 羽 164 公里冠军-亚军-季军
421 羽105 公里 冠军-亚军
342 羽731 公里冠军-4.-5.-6.
(23 次平均4,564 羽比赛冠军)

第一支柱血系-“银色梦想”和“黄金梦想”

雷德曼鸽系的最重要因素是基础种雌“银色梦想”和“黄金梦想”。伯特.雷德曼:“每位鸽友都梦想能够拥有一羽能生黄金蛋的雌鸽,对我们来说, “银色梦想”和“黄金梦想”这对半姐妹就是这样的雌鸽。”他们都由斯特勒曼(Stellerman)作育,他们作育的几乎全部后代都取得冠军或者作育冠军子代。这是完美DNA的功劳,因为他们的父亲是杰出的“灰色梦想”,2009年KBDB比利时全国速度鸽王冠军,为奥格斯特.沃特斯(August Wouters)获得10项魁夫兰赛冠军。

多年来比利时报纸Gazet VanAntwerpen每周末都会发布文章介绍魁夫兰和拿永(速度赛)分速最高的3羽赛鸽。记者亚伯特.弗托根 (Albert Vertongen)注意到从发布这些文章开始,"灰梦想" 的成绩就被证明无可超越!这羽赛鸽是5月3次取得最高分速,还有1次则是最高分速季军。"灰梦想" 总共赢得10项冠军(没有重复)。这样表现成为雷德曼兄弟的“银色梦想”取得优秀育种成绩的基础。

“银色梦想”(DV07237-2011-1597 Silver Dream)
史戴勒曼原舍
雷德曼兄弟当家种雌

- 后代获得:

2018年联省全能&中距离鸽王冠军
("鸽王820", 直子)
2018年TBOTB全国中距离鸽王4位
("鸽王820" ,直子)
阿瑟泽里克 11,474羽冠军
("弗洛伊德”, 直子)
阿瑟泽里克11,343羽冠军
("杰特”, 直女)
博斯托10,739羽冠军
("西格丽德”, 孙女)
魁夫兰10,570 羽冠军
("正义号", 曾孙代)
泰森德洛10,314羽冠军 ("恩佐", 曾孙)
威尔特 5,230 羽冠军 ("鸽王820",直子)
NPO吉恩4,911羽冠军 & 7,768羽最高分速冠军
("杰特", 直女)
德尔讷4299羽冠军("杰特直子", 直孙)
威尔特幼鸽4,084羽冠军('739/19’, 孙代)
NPO南图3,926羽冠军,7 分钟领先
("维多利亚", 曾孙女)
沙隆2,315 羽冠军 ("606/17",曾孙代)
雷瑟1,867 羽冠军 ("沃尔塔同窝", 直子)
通厄伦1,580 羽冠军 ("790/16", 孙代)
雷瑟1,133 羽冠军 ("567/17",曾孙代)
魁夫兰- 986 羽冠军 ("567/17",曾孙代)
奇梅600 羽冠军 ("578/17", 孙代)
特洛伊371 羽冠军 ("西格丽德", 孙女)
342羽冠军 ("沃尔塔", 直子)
圣斯323 羽冠军("西格丽德", 孙女)
圣斯285 羽冠军 ("795/16", 孙代)
NPO沙隆幼鸽3892羽季军(孙代)

“黄金梦想”也作育了众多超级赛鸽和种鸽…他们都出自“灰色梦想”,“银色梦想”与杰拉德.考夫曼著名的“小迪克”的直女配对,而“黄金梦想”的母亲为福沃特的 "芬妮卡5000" 直女。值得一提的是 "银色梦想" 和 "黄金梦想" 的后代能够飞行10小时,而父亲 "灰梦想"获得10项魁夫兰冠军,他是一羽真正的短距离速度赛鸽。

"黄金梦想"(DV07237-2011-1620 Golden Dream)
W.斯特勒曼原舍

作育子代“好手19号”(Crack 19):
2016年联合会中距离鸽王冠军
孙代获得NPO查特路3,647羽亚军
作育子代“特斯拉”:
阿瑟泽里克11,745羽冠军(领先5分钟)
阿瑟泽里克11,474羽亚军(仅落后同舍鸽)
作育子代“105号”:
尼尔尼斯355公里1,916羽冠军/9,897羽亚军(355公里)
泰森德洛195公里10,314羽4位(195公里)
阿瑟泽里克247公里2,573羽5位(247公里)
"105号" 作育子代获得:
海纳特5,447羽冠军
奇梅1464羽冠军
奇梅1,006羽冠军
=奇梅9,460羽亚军
威城1,105羽季军
威尔特5,552羽4位
芬洛4,429羽4位
威尔特1,328羽4位
阿瑟泽里克4,712羽8位

爱亚卡普家族以“银色梦想”和“黄金梦想”的后代取得了超级赛绩。2019年爱亚卡普以一些雷德曼原舍鸽参赛,其中“速度花”(NL19-1248576 Speedy Grizzle)获得2019年全国晚生鸽王冠军,还获得2019年PIPA排行榜荷兰最佳幼鸽赛将4位,她参赛4场,全部取得超级名次入赏!“速度花”出自大羽数冠军“维克顿”(Viton,德尔讷4299羽冠军),他是“杰特”(3项大羽数比赛冠军)的超级直子,也是“银色梦想”的直孙…“速度花”的母亲出自顶级赛鸽“105”,他是“黄金梦想”的直子,因此这羽全国鸽王冠军有2羽超级姐妹的基因!2021年“速度花”的全兄弟为德国冠军鸽友彼得.詹森(Peter Janssen)获得魁夫兰全省12633羽冠军。

第2支柱血系-路伯效应

“马格努斯” (Magnus)x “顶尖5号全姐妹”(Sister Tip Top 5)是真正的超级配对。 “顶尖5号全姐妹”是2013年百万美元大赛决赛9位的全姐妹。"马格努斯”是德国顶级鸽友沃夫冈.路伯的原舍鸽。安德烈:“上世纪90年我从H&O引援,因为我们知道他拥有西欧最优秀的鸽子。“凡戴姆”参加了乌德勒支奥林匹克大会。我们在那里发现了一羽比“凡戴姆”更好的鸽子,这就是沃夫冈.路伯的“321”,他也获得奥林匹克头衔。这羽“321”在奥林匹克大会后第2年获得3项冠军。我们随即转向沃夫冈引进,结果我们也得到了回报,路伯原舍鸽“马格努斯”和“安塔尔”(Antar)都在我们的最佳种鸽行列。”

沃夫冈.路伯和托尔斯滕.诺阿克(Torsten Noak)拜访雷德曼兄弟的旧鸽舍

沃夫冈.路伯一直都是领先时代的。他引进了盖比赛鸽到德国,他以子代比赛,成为全国鸽王和奥林匹克冠军,10年后他引入了里欧.贺尔曼血统,全国和奥林匹克冠军。沃夫冈已经年事已高。他出售了所有种鸽,但是他的品质鸽的眼光却没有褪色!,在过去几年中他表现出色的赛鸽都是直接出自新一代著名冠军:雷德曼兄弟。他们让他成为2019年全国一岁鸽最佳鸽舍冠军、2020年全国一岁鸽最佳鸽舍亚军,一羽雷德曼原舍鸽也即将代表德国参加2022年奥林匹克全能代表鸽。对于沃夫冈.路伯来说,这是最重要的组别。雷德曼兄弟与往年的盖比.凡德纳比和里欧.贺尔曼一样,这说明了雷德曼在最近几年崛起的过程。

"马格努斯"(DV01274-2013-481 Magnus)
沃夫冈.路伯原舍

"马格努斯"的眼睛

"马格努斯"X"顶尖5号全姐妹"的最佳育种成绩

子代 “莱莎”:
2018年波兹南奥林匹克速度赛荷兰预选鸽冠军
道夫尔 4,613羽冠军和 6,969羽分速最高
魁夫兰10,570羽亚军(仅落后同舍鸽)
尼尔尼斯 9,897羽季军
赫斯登 5,927羽季军
赫斯登 11,336羽5位
雷特尔 1,867羽5位
子代 "斯亚"
2017年NPO全国中距离16位
吉内普11,041羽冠军
伊斯内 8,525羽冠军
魁夫兰2,480羽冠军
"斯亚" 作出2018生一岁赛将获得:
查特路全国大区731公里 3,647羽7位
波治全国大区677公里5,877羽37位
子代"691/17" (沃夫冈.路伯)
2018年RV 304公里1,124羽冠军
2018年 RV 304公里846羽冠军
2019年RV 214公里1,187羽冠军
2019年RV 379公里2947羽冠军
2020年RV304公里1,265羽冠军
子代 “提拉”作出子代获得:
查特路全国S4 731公里 3,647羽亚军
洛利斯全国S4 597公里6086羽3.-8.-13.-14.
“提拉”的孙代获得
威尔森全国2大区567公里7956羽冠军(沃克父子使翔)
NPO亚精顿568公里3127羽冠军(吉尔斯.巴恩吉尔斯.巴恩Gijs Baan)
斯塔德联省18592羽冠军(富比.范德米尔Foppe VD Meer)
卡尔卡全省13922羽冠军和PIPA排行榜全国鸽王8位(布罗斯家族Fam Broos)
冯特内全省6455羽冠军(希勒兄弟)
3次获得全省冠军:2580羽冠军-1625羽冠军-1384羽冠军(沃夫冈.路伯)
平均1300羽1.-2.-2.-2.-3.-4.-7.-7.-8.-10位
斯塔德986羽冠军(雷德曼兄弟)
460公里620羽冠军(哈姆斯父子H. & S. Harms)
-子代“亚拉”(Yara)在杰拉德.考夫曼的种鸽,获得
洛利斯全国第4大区3455羽冠军
-子代“900号”(The 900 Man)是杰拉德.考夫曼德顶级种鸽,作育孙代获得
联省长距离鸽王冠军,斯特芬.戈培尔(Stefan Göbel)使翔

‘Magnus’ DV01274-13-481

雷德曼兄弟和德国传奇鸽友沃夫冈.路伯在很多方面有着相似之处,他们在各自国家的赛鸽运动中起着主导作用。但是相比安德烈.雷德曼而言,沃夫冈.路伯对高品质有更为强烈的特殊感觉,他正在继续追求,并朝下一步迈进!沃夫冈.路伯是德国的传奇鸽友。在不久前的2013年,他至少有6羽鸽子获得尼特拉奥林匹克代表鸽。这是独一无二的成就,要知道他仅用了35-40羽鳏夫鸽参赛。他只以鳏夫鸽参赛。“自1995年乌得勒支奥林匹克赛以来,我们与这位德国顶尖大师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安德烈说,“他是一位技艺超群的鸽友,教会了我们很多东西,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优秀的鸽子。”

因此,将路伯血系引进他们鸽舍便显得合情合理。近年来他们发挥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如今,雷德曼兄弟可能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路伯血系鸽,拥有至少40(!)羽沃夫冈.路伯原舍鸽。在种鸽舍我们能看到基本每一羽路伯明星鸽的子代或者后代,路伯原舍种鸽“马格努斯“已经成为超级配对雄,作育勒奇迹鸽“莱莎”、“斯亚”等。并且更多路伯血系鸽成为了雷德曼舍内的育种明星。

"安塔尔"(DV01274-2013-482 Antar)
沃夫冈.路伯原舍
超级种鸽“马格努斯“的同窝

"安塔尔"的眼睛
直女“玛格丽特”:
NPO摩林科417公里4,634羽冠军
直女“莉丝”作为幼鸽获得:
泰森德洛10,314羽亚军
提尔堡8,458羽季军
子代“黛丝丽”:
2019年WHZB/TBOTB全国中距离鸽王10位
阿尔隆1,348羽冠军
子代NL19-1248713在路伯鸽舍
2019年诺伊克洛斯特1066羽冠军
孙代 "公正号" ("莉丝" 直子) 荣获:
魁夫兰10,570羽冠军
雷特尔地区冠军 / 4,206羽季军
"公正号" 作育子代
2019年德国全国雄鸽王9位(13次参赛全部入赏)
芬洛3696羽冠军
曾孙代“莎琳”(“莉丝”直孙女)
NPO沙隆433公里3892羽冠军

2013年荷兰赛场的绝对明星当属柯恩.明德豪(Koen Minderhout)的“黄眼号“(Geeloger),他获得多项冠军,可能在荷兰被认为是最优秀的欧洲赛鸽…然而其实有一羽赛鸽在欧洲杯表现更好,那就是沃夫冈.路伯的”269“,他获得2013年欧洲杯国际全能鸽王冠军。”269“也是德国奥林匹克一岁鸽冠军,他作育了雷德曼兄弟的2羽超级种鸽"马格努斯"和“安塔尔”。

雷德曼兄弟并非从路伯鸽系受益的唯一鸽友,例如贺伯特的最佳种鸽 “大老板”(Big Boss)也是路伯原舍鸽 ;他获得全国鸽王冠军和奥林匹克代表鸽,作育了多代全国鸽王后代…“奥林匹克里欧”(Olympic Leo)也曾为路伯获得奥林匹克代表鸽和全国鸽王亚军,如今在爱亚卡普种鸽舍作育了很多冠军后代…还有爱力克.林伯格的超级种鸽“593”是路伯原舍,他为路伯获得获得德国全国雄鸽王4位,作育“超级科雷尼路伯”(Super Creone Roeper)获得2020年KBDB全国鸽王冠军,以83万欧元出售。“593”作育子代“劳伦斯”(Laurence)获得2019年KBDB全国鸽王亚军,“113”获得欧洲国家杯,“110”获得2018年KBDB全国鸽王14为,更多路伯原舍鸽为爱里克作育2018年KBDB全国长距离一岁鸽组鸽王亚军和2019年PIPA排行榜最佳幼鸽亚军。当然路伯赛鸽是当今赛鸽运动最具实力的鸽系之一!

大师自己?他继续如同真正的冠军一样取得优异成绩,享受着他的赛鸽的育种价值,他的奥林匹克顶级鸽“269”为雷德曼兄弟作育了超级种鸽“马格努斯”,而“马格努斯”作育的“691/17”由沃夫冈.路伯使翔,获得5项平均1500羽比赛冠军,获得2022年奥林匹克德国D组全能代表鸽资格,现在“奥林匹克沃夫冈”已经回到雷德曼的种鸽舍,一个计划能够顺利进行,这是多么令人满足的事情!

第3支柱血系-“好花”

第3支血系,也是种鸽舍非常重要的引援:获得7次冠军的“好花”(Goed Grijs)及其家族,“好花”是范登布兰德原舍,“这是我们唯一6档赛鸽,”伯特说。“她获得众多比赛冠军,她的领先和完成比赛的能力前所未有,她归巢时真得如同暴风一般,不仅是比赛甚至一场普通训练赛也是如此。她如同子弹般归巢。这让我们想起众多代表鸽“小迪克”、“黄眼号”或者“所向无敌”;这些超级鸽也都是飞速归巢者!她的超凡能力让我们有些担心她以后会受伤…2017年6月17日她作为2岁鸽获得NPO拉昂387公里6371羽冠军后,我们在2017赛季中期便将其转入种鸽舍…“

"好花" (BE15-6106415 Goed Grijs)
范登布兰德兄弟原舍
雷德曼兄弟使翔
获得总共7项冠军

NPO拉昂6371羽冠军
杜尔夫5821羽冠军,领先2分钟
赫斯登2775羽冠军
拉昂1052羽冠军
威城786羽冠军
赫斯登656羽冠军
哈伯特231羽冠军
后代获得:
2019年WHZB/TBOTB全国晚生鸽王冠军 (孙代 爱亚卡普使翔)
2020年泰国Pissanulok333公里2310羽冠军 (曾孙代)
2019年半省速度鸽王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魁夫兰全省12,633羽冠军 (曾孙代, 彼得.詹森使翔)
海纳特全省 5,477 羽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芬洛全省 4,429 羽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RV386 公里2,580 羽冠军 (孙代 沃夫冈.路伯使翔)
布兰肯海姆1,698 羽冠军 (孙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RV304 公里1,625 羽冠军 (孙代 沃夫冈.路伯使翔)
奇梅 1,464 羽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RV 306 公里1,384 羽冠军 (孙代 沃夫冈.路伯使翔)
奇梅1,006 羽冠军 & 2. fastest 18,006 羽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奇梅795 羽冠军 (孙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通厄伦770 羽冠军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德尔讷 526 羽冠军 (孙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威尔特全省5,552 羽4位(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芬洛全省 4,429 羽4位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威尔特全省 1,328 羽4位 (子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芬洛幼鸽603 羽冠军 /全省3,899 羽冠军 (孙代 雷德曼兄弟使翔)
尼尔尼斯全省10,065 羽5位(孙代 爱亚卡普使翔)
尼尔尼斯全省 6,829 羽6位 / 1. – 592 羽冠军 (孙代 爱亚卡普使翔)
NPO 南图7,551 羽8位(曾孙代, 卢汀战队)
2020年芭提雅国际公棚决赛19位 (曾孙代)

“好花“作为一岁鸽取得了3项大羽数比赛冠军,作为2岁鸽取得了4项大羽数比赛冠军。2015年春她被从范登布兰德兄弟鸽舍引进过来。范登布兰德兄弟已经在比利时速度赛场领先多年。尽管安德烈和伯特在她正值最佳竞技状态的时候将其留种,但是他们知道这些杰出技能对于未来的赛鸽非常重要。后来结果也确实证实了他们的判断…仅有3羽子代参赛,全部取得大羽数比赛冠军。2019年“好花”的孙代“速度花”成为爱亚卡普家族最优秀冠军鸽之一,获得2019年WHZB/TBOTB晚生鸽王冠军,这羽优秀孙代在2020年获得泰国Pissanulok 333公里2310羽冠军,2021年“速度花”的1羽全兄弟为德国冠军鸽友彼得.詹森获得魁夫兰全省12633羽冠军,超级基因在一代又一代地传递。

优异的成绩

雷德曼的3个支柱血系产生了协同作用,2017-2019年他们获得61项大赛冠军,其中没有重复,也没有俱乐部比赛。这些年的优秀成绩包括:

2017 -16项平均3316羽比赛冠军

阿瑟泽里克 247 公里 1 11,343羽
韦尔万 359 公里 1,3,4,5 8,753羽
吉恩 612 公里 1,5,7,9,10 7,768羽
拉昂 387 公里 1,2,3,4,5,6 6,371羽
杜尔夫 218 公里 1,2 4,962羽
赫斯登 192 公里 1,2,3,4,5,6 2,775羽
魁夫兰 314 公里 1,12,17,19 2,480羽
雷特尔 373 公里 1,2,3,5,6,7,10 1,867羽
杜尔夫 218 公里 1,2 1,182羽
威城 101 公里 1,2,3,5,6,7,10 1,105羽
拉昂 387 公里 1,2,3,4,5,6,7,8 1,052羽
比德尔 162 公里 1,2,3,4,5,6,7,8,9,10 1,016羽
魁夫兰 314 公里 1,2,3,4,5,6,7,8,9,10 986羽
赫斯登 192 公里 1,2,3,4,5,6,7 656羽
圣斯 540 公里 1,3,4 414羽
圣斯 540 公里 1,2,3,4,5,6,9,10 323羽

2018 – 20项平均2479羽比赛冠军

吉内普 107 公里 1 11,041羽
魁夫兰 314 公里 1,2,3,4,5,6,8,9 10,570羽
威尔特 161 公里 1,2,4,5,6,7,8,9 5,230羽
海纳特 235 公里 1 5,225羽
雷特尔 374 公里 1,2,4,5,6,10 4,692羽
沙隆 433 公里 1 2,315羽
通厄伦 212 公里 1,2,3,4,7,8 1,580羽
雷特尔 374 公里 1,2,3 1,133羽
通厄伦 212 公里 1,3,9,10 1,131羽
吉内普 107 公里 1,2,5,6 1,047羽
摩林科 417 公里 1,9,10,11,12,13 927羽
雷米斯 412 公里 1,2,3,4,5,6,7,8 843羽
通厄伦 212 公里 1,2 770羽
魁夫兰 314 公里 1,5,8 706羽
奇梅 322 公里 1,2,3,4,5,6,7,8,9,10 600羽
吉内普 107 公里 1,2,3,4,5,6 523羽
雷特尔 374 公里 1,2,3,4,5,6,7,8,9,10 468羽
特洛伊 509 公里 1,3,5,8,10 371羽
圣斯 543 公里 1,2,3,5,6,9,10 285羽
波治 680 公里 1,2,3,4,7,8,9 119羽

2019-24项平均2482羽比赛冠军

威尔特 161 公里 1,2,3,7,8,14,15 11,059羽
伊斯内 265 公里 1,2,3,10,14,15, 8,525羽
特洛伊 511 公里 1 6,301 羽
芬洛 136 公里 1,2,4,8,9,11,13, 4,886羽
德尔讷 137 公里 1,2,3,4,5,6,7,8,9 4,138羽
威尔特幼鸽 161 公里 1,3,5 4,084羽
芬洛 136 公里 1,2,3,4 3,922羽
威尔特 161 公里 1,3,4,5,6,7,8,10 1,349羽
NPO沙隆幼鸽 433 公里 1,2,3 3,892羽
马斯克 174 公里 1,2,3,9,10,11 2,276羽
阿尔隆 327 公里 1,15,17,18,19,20, 1,348羽
奇梅 322 公里 1,4,5,7 1,299羽
吉内普 107 公里 1,2,3,4,5,6,7,8,9 1,220羽
奥塞尔 572 公里 1,6,7,9 1,208羽
奇梅 322 公里 1,2,3,4,5,7,8,9,10 1,006羽
通厄伦 212 公里 1,2,3,4,5,6,8,9,10 926羽
阿尔隆 327 公里 1,4,5,6,7,8,9,10,11 855羽
威尔特 161 公里 1,2,3,4,5,6,7,8,9,10 729羽
雷特尔 535 公里 1,2,4,11,14,15,16 535羽
芬洛 幼鸽 137 公里 1,4,8,9,11 512羽
圣斯 543 公里 1,2,3,4,6,7,8,9,10 260羽
阿尔隆幼鸽 327 公里 1,4,5,6,7,8,9,10,11 174羽
通厄伦 212 公里 1,4,6,7,8,9,10,11 169羽

正在他们的声名远播之时,历史重演,政府再次要求兄弟二人搬迁,这次是真得发生了。推迟10年后,雷德曼兄弟开始在新址建造房子和鸽舍。从2020年开始他们在新地址参赛。所有种鸽和多数幼鸽都被转入新址,取得众多佳绩的2019年比赛战队于2019年11月在PIPA在线出售。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同时也是新时代的开始。

2018和2019年的成绩令人惊叹,安德烈和伯特获得2019年金鸽奖亚军,冠军为沃克父子,2019年他们获得季军,与胡曼斯战队(冠军)和威廉.迪布恩(亚军)一起登上领奖台,跻身荷兰最佳行列,这是世界最具威望的全国级荣誉。这真的很神奇!

待续…

第3部分-雷德曼品牌“荷兰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