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德波伦(De Pollen)的吉斯.倪叶波(Kees Nijeboer)见证 “小索拉”明星血系不断进步!

吉斯.倪叶波鸽舍的“小索拉”是荷兰东部最具标志性的种鸽之一。

这羽赛鸽出自一对杰出配对:彼得.文斯特拉原舍鸽X 沃克父子铭鸽“奥林匹克索兰吉”血系后代。“小索拉”本身曾经获得特洛伊全国17531羽冠军,如今她已成为一支优秀血系的代表种鸽。

吉斯在鸽舍前

外表谦和的吉斯.倪叶波内心却拥有对杰出成绩的强烈渴望。2012年他凭借“特殊阿德丽塔”(NL12-1204811 Special Adelita)获得第95929羽冠军,这次成功满足了吉斯对胜利的期望,也激励他继续前进的决心。他从优秀鸽友沃克父子、彼得.文斯特拉和威廉.迪布恩引援,这也成为一段佳话的开始。

“小索拉”:优秀赛将

“小索拉”出自配对“路安”(LuanX “索拉直女”(Daughter Sola)。2014年她获得特洛伊全国17351羽冠军后被转入种鸽舍。吉斯:“凭借这些新育种资源我立即收获成功,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激励,“小索拉”非常出色,我相信她的后代会带来更多成功”。这个推论后来被事实证明完全正确。他的准确眼光没有让他失望,“小索拉“的子(孙)代获得下列成绩:

威尔特1,560 羽冠军 / 全省8.605 羽亚军 (多尔德瑟姆J. Doldersum, Jr.) 拉昂1,428 羽冠军 贝罗尼 706 羽冠军 查特路- 395 羽冠军 2019 2018年NPO 查特路- 1,764 羽 / 1st - 103 羽 2020年NPO 查特顿 - 3,115 羽 / 1st - 134 羽 PIPA排行榜荷兰速度赛鸽9位 (多尔德瑟姆)
“小索拉“

“灰霸龙“(Blauwe Baron)和”霸王花“(Barones)是2014年生两羽同窝,”小索拉“的全兄弟和全姐妹。”灰霸龙“为海默(A. Hemmer)获得NPO伊苏丹3345羽冠军,还有NPO 查特路420710位。他作育众多子代取得佳绩,其中包括比格斯1862羽冠军。他的同窝”霸王花“获得2016年综合鸽王冠军。他们只是“小索拉”众多顶级兄弟姐妹的一部分。从下面的成绩可以看到他们的成绩和育种天赋:

NPO伊苏丹3,275羽冠军 (“灰霸龙”全兄弟) 2019年半省中距离鸽王冠军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半姐妹) NPO圣斯亚军 / NPO 8,415羽7位 (“新索拉”全姐妹) 道夫尔全省7,024羽亚军 (“金世利”,出自半姐妹) NPO摩林科7,750羽季军 /951羽冠军 (“莉莉索拉”,出自全姐妹) PIPA排行榜荷兰中距离最佳赛鸽5位(“赫拉克勒斯”埃克尔,出自全姐妹) 特洛伊全国4,349羽6位 (“索拉姐妹花32号”,出自半姐妹) 2022年奥林匹克荷兰中距离指定鸽7位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半姐妹) 2022年奥林匹克荷兰成鸽指定鸽7位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半姐妹) 沙隆全省10,253羽7位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半姐妹) 尼尔尼斯全省6,941羽7位 (“昆妮”,出自半姐妹) “De Allerbeste”全国中距离鸽王8位 (“赫拉克勒斯”埃克尔,出自全姐妹) NPO查特路4,207羽10位 (“灰霸龙”全兄弟) 博斯托全省10,941羽10位 (“金世利”,出自半姐妹) 2020年全能鸽王冠军 (“迪迪索拉”,半姐妹) 2016年全能鸽王冠军 (“霸王花”全姐妹) 迪济勒格罗2,661羽冠军 (“莉莉索拉”,出自全姐妹) 比格斯1,862羽冠军 (“灰霸龙”子代出自全兄弟) 道夫尔1,445羽冠军 (“金世利”,出自半姐妹) 南图1,436羽冠军 (“索拉姐妹花33号”,出自半姐妹) 尼尔尼斯808羽冠军 / 全省6,941羽6位 (“迪迪索拉”,半姐妹) 贝罗尼706羽冠军 (“迪迪索拉”,半姐妹) 南图596羽冠军/3,143羽10位 (“莉莉索拉”,出自全姐妹) 博斯托461羽冠军 /2,068羽季军 (“迪迪索拉”,半姐妹) 道夫尔391羽冠军 / 1,510羽季军 (“迪迪索拉”,半姐妹) 史特莱比359羽冠军/ 1,420羽季军 (“莉莉索拉”,出自全姐妹) 魁夫兰356羽冠军/ 全省10,071羽7位 (“昆妮”,出自半姐妹) 查特顿254羽冠军 (全姐妹) 费欧洛日176羽冠军 / 966羽亚军(“索拉姐妹花32号”,出自半姐妹) 伊苏丹161羽冠军 (“索拉姐妹花32号”,出自半姐妹)
“索拉”战队

索拉配对的雄鸽“路安”(NL12-1051381 Luan)是彼得.文斯特拉原舍,他出自“金十”的全兄弟,“金十”获得WHZB全国幼鸽19位、摩斯伦1,494羽冠军和圣特雷登 748羽冠军,配对雌鸽的全兄姐获得至少6项冠军,包括NPO西尼西内8664羽冠军。“路安”的祖代包括多羽顶级鸽,例如2008年王中王全国幼鸽王冠军“狮王”(Lion King)、2008WHZB全国雄鸽10位“黄金灰”(Golden Blue)、2010年奥林匹克荷兰中距离冠军和全国中距离鸽王亚军“奥林匹克哈尼”(Olympic Hanne)。

雌鸽“索拉直女”(NL12-1618420 Daughter Sola)为沃克父子原舍鸽,出自他们的顶级种鸽“霸龙”(De Baron),“霸龙”作育子代获得32300多羽冠军,“霸龙”是铭鸽“推土机”(Bulldozer)的半兄弟,“推土机”获得2006年欧洲杯全国长距离鸽王季军、2005NPO全国长距离鸽王4位和2004WHZB全国雄鸽6位。“霸龙”与超级种鸽“索拉”配对,“索拉”作育孙代在荷兰和加拿大获得3项全国鸽王冠军。她是传奇鸽“奥林匹克索兰吉”的最佳姐妹之一。“索拉直女”在2019年闻名世界,因为她的外孙“骑士号”(Caballero)由卡莫维斯兄弟(Kamerhuis brothers)使翔获得埃特龙12,861羽冠军,他以分速2387/分成为世界最快速度赛鸽。

“骑士号”,世界最快速度赛鸽纪录保持者,外祖母“索拉直女”为吉斯.倪叶波原舍。

索拉战队的新顶级赛鸽

对于吉斯来说,作育优秀动物已经成为他的本能,因为他育种的绵羊和马都曾获得全国锦标,从2012年开始赛鸽就成为吉斯施展超凡天赋的新领域。特别是前面提到的“索拉”配对的表现特别优异。他们的后代已经得到了不少关注:

-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NL18-1559846 Olympic Esther Sola,“小索拉”的同母半姐妹

2022年奥林匹克荷兰中距离候选鸽7位
2022年奥林匹克荷兰成鸽候选鸽7位
2019年第9省北部中距离鸽王冠军
迪济勒格罗558羽亚军
沙隆2,002羽季军
摩林科202羽季军
埃特龙3,121羽4位
迪济勒格罗2,661羽4位
沙隆10,253羽7位

“奥林匹克爱丝特索拉”

父亲:“科佩伦”(Koperen Co),威廉.迪布恩原舍鸽和超级种鸽,他作育子代“布洛瓦小姐”(Miss Blois)获得2016年全国长距离鸽王4位,NPO 4-6-9-11位,子代获得NPO查特路4位,“630/14”获得NPO 查特路北区18788位、“023”获得NPO 伊苏丹3345羽季军和NPO波治北区2825羽季军,“达芙妮”(Dafne)获得NPO 伊苏丹1218羽季军。

母亲:“索拉直女”(Daughter Sola),沃克父子原舍,吉斯的基础种雌,作育子代“小索拉”、“灰霸龙”、“霸王花”等。

- “索拉大师”(NL17-1704581 Master Sola),“小索拉”的直孙女(Granddaughter Kleine Sola)

2019年查特路395羽冠军
2018年NPO查特顿1,764羽季军 
2020年NPO查特顿3,115羽4位

“索拉大师”

“索拉大师”的半兄姐获得贝肯栋克(Beek En Donk3764羽冠军

父亲:“神算子直子”(Son Mastermind,史蒂芬.凡普力曼(Steven Van Breemen)原舍鸽,顶级种鸽,父亲“神算子”为顶级种鸽,本身获得尼威尔10,537羽亚军、道夫尔7,580羽亚军、道夫尔1,826羽亚军、摩林科1,078羽亚军,不少于19次入赏前1%

母亲:“小索拉直女”(Daughter Kleine Sola),半兄姐获得德尔讷2504羽冠军和季军,出自“小索拉”X 沃克父子原舍,出自“邓普西”X“玫瑰”。

- “迪迪索拉”(NL17-1749048 Didi Sola),“小索拉”半姐妹

2020年综合鸽王冠军
尼尔尼斯808羽冠军 / 全省6,941羽6位
贝罗尼706羽冠军
博斯托461羽冠军/2,068羽季军
道夫尔391羽冠军/ 1,510羽季军

“迪迪索拉”

父亲:“精工直孙”(Grandson Seiko,彼得.文斯特拉原舍,出自“小精工”(Seiko Jr.X“福罗佑回归姐妹”,其中“小精工”作育子代获得4项冠军,包括波治北区2932羽冠军,还是“艾丝米”的兄弟,而“福罗佑回归”是文斯特拉的新明星种鸽,获得南非百万美元大赛综合鸽王冠军。

母亲:“索拉直女”(Daughter Sola,沃克父子原舍,吉斯的基础种雌,作育子代“小索拉”、“灰霸龙”、“霸王花”等。

- “莉莉索拉”(NL17-1749086 Lili Sola,“小索拉姐妹” 直女

NPO摩林科7,750羽季军 /951羽冠军
迪济勒格罗2,661羽冠军
南图596羽冠军
史特莱比359羽冠军
迪德朗日598羽6位
拉昂911羽7位
沙隆1,388羽8位

“莉莉索拉”

父亲:“费萨尔直子”(Son Faisal,威廉.迪布恩原舍鸽,半姐妹作育子代“骑士号”为卡莫维斯兄弟获得埃特龙12,861羽冠军,以2387/分的分速成为世界最快速度赛鸽纪录保持者。出自顶级种鸽“费萨尔”(作育子代获得伊斯内303羽冠军和NPO 沙隆1224811位)X “奥林匹克夏努卡”(Olympic Schanulleke)直孙女,“奥林匹克夏努卡”获得2011NPO全国长距离鸽王冠军和波兹南奥林匹克荷兰长距离鸽王冠军。

母亲:“特殊索拉”(Sola Special,出自“索拉”配对,也是“小索拉”、“灰霸龙”和“霸王花”的全姐妹。

-“金世利”(NL18-1559808 Kingsly出自“小索拉”的半兄弟

道夫尔1,445羽冠军
道夫尔全省7,024羽亚军
博斯托2,610羽季军=全省10,94110

 

“金世利”

同窝“昆妮”(Queeny)获得魁夫兰356羽冠军、全省10,0717位,还获得尼尔尼斯全省6,9417位。

父亲:“小索拉半兄弟”,“索拉直女”直子,沃克父子原舍,吉斯.倪叶波基础雌鸽,作育子代“小索拉”、“灰霸龙”、“霸王花”等。

母亲:“杨直孙女”(Granddaughter De Jan,半兄弟作育直女“莉莉索拉”获得4项冠军和NPO 摩林科7750羽季军。出自文斯特拉的顶级种鸽“杨”(De JanX 迪布恩的“奥林匹克夏努卡”直孙女,“奥林匹克夏努卡”获得2011NPO全国长距离鸽王冠军和波兹南奥林匹克荷兰长距离鸽王冠军。

- “索拉姐妹花32号”(NL18-1559832 Sola Twin 32),出自“小索拉”半姐妹 

特洛伊全国4,349羽6位
伊苏丹161羽冠军
费欧洛日176羽冠军/ 966羽亚军
南图324羽5位 / 1,436羽11位
尼尔尼斯808羽6位
威尔森253羽7位
查特顿104羽8位
魁夫兰1,696羽16位

“索拉姐妹花32号”

南图1436羽冠军的同窝姐妹,半兄弟“骑士之父”(Father Caballero)获得NPO 波治27255位,作育子代“骑士”获得埃特龙12,861羽冠军,以2387/分的分速成为世界最快速度赛鸽纪录保持者。半姐妹乔尼.埃克尔(Jonny Ekkel)的“安玛莉”(Annemarie)获得2018WHZB / TBOTB全国幼鸽王冠军。

父亲:“文斯特拉419”,彼得.文斯特拉原舍顶级种鸽,出自“达芬奇兄弟”的直子X 吉林克斯“亚精顿号”直女。

母亲:“路安小姐”(Miss Luan,出自“小索拉”的父亲X“布洛瓦小姐”(凭借NPO 4-6-9-11位获得2016年全国当日归长距离鸽王4位)。

- “索拉冠军”(NL18-1559889 Sola Winner

埃特勒安3,121羽冠军=全省15,923羽10位
博斯托483羽亚军= 2,060羽10位
提尔堡656羽季军 = 3,287羽7位
魁夫兰361羽7位= 1,696羽20位
查特顿134羽7位
奥尔良966羽8位

“索拉冠军”

半兄弟“莫斯索拉”(Moos Sola)获得:NPO波治5,677羽季军和744羽冠军

父亲:沃克父子原舍,出自“等同冠军”(Equal FirstX “亮点号”(Higlight),其中“等同冠军”获得NPO鲁飞3780羽亚军,而“亮点号”获得NPO鲁飞3780羽冠军,作育子代“尤塔”(Jutta)获得2020年荷兰500公里比赛最佳赛将。

母亲:“023,获得NPO伊苏丹3345羽季军和NPO 波治北区2825羽季军。半姐妹“布洛瓦小姐” 凭借NPO4-6-9-11位获得2016年全国当日归长距离鸽王4位。“023”出自超级种鸽“科佩伦”X顶级种雌“美好波莉”(Dolce Polleke),她也是胡曼斯“哈利”和文斯特拉“美好人生”的直孙女。

-“新索拉”(NL19-1346028 New Sola“小索拉”姐妹

“小索拉”参赛的最年轻全姐妹,已经获得:

NPO圣斯北区亚军 =NPO 8,4157
道夫尔4014
魁夫兰1,0866

 

“新索拉”

全兄姐包括“小索拉”、“灰霸龙”、“霸王花”等

父亲:“路安”,彼得.文斯特拉原舍,出自“金十”的全兄弟,“金十”获得WHZB全国幼鸽19位、摩斯伦1,494羽冠军和圣特雷登 748羽冠军

母亲:“索拉直女”(Daughter Sola,沃克父子原舍,吉斯的基础种雌,作育子代“小索拉”、“灰霸龙”、“霸王花”等。

 

吉斯拥有一支出色的种鸽和赛鸽收藏,他们已经为吉斯和朋友们带来了众多佳绩。这些奇迹鸽不断作育超级后代,难怪吉斯能感觉到人们在期待他的著名基础鸽能够带来新的佳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