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奥特马瑟姆(Ootmarsum)的卡斯和卡洛尔.梅尔斯(Kas en Karel Meijers)继获得19年奥林匹克代表鸽冠军后,又以“奥林匹克阿娜芭”获得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代表鸽冠军

2019年卡斯和卡洛尔.梅尔斯以“奥林匹克妮可”(Olympic Nicole)获得波兹南奥林匹克荷兰代表鸽冠军,如今他们又有了一羽继承者“奥林匹克阿娜芭”,获得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代表鸽冠军资格。
卡斯(右)和卡洛尔.梅尔斯(左)

梅尔斯父子将参加20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大会,他们的超级雌鸽“奥林匹克阿娜芭”(Olympic Anaba)获得代表鸽冠军资格。而“奥林匹克阿娜芭”的一羽直女获得荷兰一岁鸽组代表鸽5位(G类),只有每组前3位参加奥林匹克大会,因此只有“奥林匹克阿娜芭”会出现在罗马尼亚。近年来卡斯和卡洛尔获得奥林匹克代表鸽已经成为惯例,他们已经获得如下代表鸽资格:

2013年尼特拉奥林匹克: "奥林匹克博尔特"(Olympic Bolt )荷兰F组幼鸽冠军
2019年波兹南奥林匹克: “奥林匹克尼寇”(Olympic Nicole) 荷兰A组速度冠军
20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 “奥林匹克阿娜芭”(Olympic Anaba)荷兰A组速度冠军

众所周知取得这些奥林匹克代表鸽头衔的基础是这支多年来在最高水平发挥的优秀鸽系。下面您可以看到一些优秀成绩总结:

威尔特3923羽: 10,15,17,18,25,38,52,53,65,66,67,70,等 (39/65)
比尔迪讷 3724羽: 3,8,9,11,12,13,19,23,45,47,48,54,55,等 (34/60)
魁夫兰 3799羽: 1,2,4,6,9,11,16,19,28,29,45,66,68,71, 等 (41/60) (25.734羽冠军和亚军 A9)
迪济勒格罗1528羽: 2,5,19,20,23,24,25,32,58,63,78,80,96, 等 (26/30)
沙隆1156羽: 23,24,25,41,42,76,96,97,98,99,103,等 (20/30)
沙隆1166羽: 15,20,22,36,55,59,71,72,78, 等 (15/30)
威尔特2952羽: 1,2,10,12,13,14,15,16,41,50,85,91,94, 等 (19/20)
道夫尔2652羽: 2,3,6,7,8,10,20,23,68,107,122,124,等 (18/18)
阿尔隆1727羽: 1,8,15,20, 23,31,32,71,78,104,163,等 (17/30)

奥林匹克雌鸽“奥林匹克妮可”的父母是“奥林匹克配对雄”(Duiver Olympic Pair)X “灰雌贝尔特”(Blauwe Beertje),“奥林匹克阿娜芭”的父母“655”X“新罗西女王”(Nieuwe Queen Rossi),还有一些重要后代,例如“奥林匹克阿波尼”(Olympic Aponi),将在下文详细介绍。

“奥林匹克阿娜芭”(NL17-1743820 Olympic Anaba), 20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荷兰速度组冠军(A类)

“奥林匹克阿娜芭”将作为荷兰A类(速度组)冠军参加罗马尼亚奥林匹克大会。她出自顶级育种配对“奥林匹克配对雄”X “灰雌贝尔特”。除了作育“奥林匹克阿娜芭”外,还有优秀孙代“奥林匹克阿波尼”(看下图)。凭借下列10项成绩,“奥林匹克阿娜芭”获得速度组冠军:

比格斯 245 km 3340羽冠军
比尔迪讷 240 km 2757羽冠军
博斯特 140 km 4129羽季军
魁夫兰 315 km 4249羽4位
尼尔尼斯 357 km 715羽冠军
蒂尔堡 160 km 3190羽5位
博斯特 140 km 1961羽5位
魁夫兰 315 km 16175羽13位
贝肯栋克 129 km 3470羽17位
魁夫兰 315 km 2268羽6位

“奥林匹克阿波尼”(NL19-1340730 Olympic Aponi),20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荷兰G类一岁鸽代表鸽5位

品质鸽作育品质鸽的规律在“奥林匹克阿波尼”身上得到反映,因为她正是前面提到的“奥林匹克阿娜芭”的直女。她的父亲出自新顶级配对“马修”(Matthew)X“妮基”(Nikkie),前面提到的“655”X“新罗西女王”不仅是“奥林匹克阿娜芭”的父母,也是“奥林匹克阿波尼”的祖父母。“奥林匹克阿波尼”凭借在2020年季后赛的超级表现获得代表鸽5位的成绩。她获得俱乐部季后赛鸽王冠军,在第9大区北部第4俱乐部联合会,还有整个第9赛区都取得精彩的表现。下面您可以看到“奥林匹克阿波尼”取得第5位依赖的成绩:

魁夫兰315 km 16175羽冠军
比尔迪讷240 km 2757羽季军
蒂尔堡 160 km 3190羽7位
贝肯栋克 129 km 3470羽15位
魁夫兰 315 km 1550羽8位
道夫尔 2652羽23位
贝肯栋克 129 km 3263羽129位
威尔特 2952羽41位
魁夫兰 315 km 953羽43位
阿尔隆 1727羽71位
De 655 en Nieuwe Queen Rossi, ouders van Olympic Anaba en grootouders Olympic Aponi

“655”X“新罗西女王”作育子代“奥林匹克阿娜芭”和孙代“奥林匹克阿波尼”,“655”的父母均为比利时血统,父亲BE11-6091620来自里欧.贺尔曼,他的父亲“小灰”(BE10-6146081 Kleine Blauwe)获得2011年KBDB全国速度鸽王12位,还有其他5项拿永赛冠军。BE11-6091620的母亲全姐妹“黑雌鸽王”(Donker Aske)获得05赛区全国鸽王季军。“655”开始顶级育种生涯前,他作为赛鸽已经取得了优异的表现。“新奥林匹克罗西”也有比利时血统。她的父亲“新吉伯特”(Nieuwe Gilbert)是里欧.贺尔曼的奇迹鸽,获得LCB全国幼鸽王冠军,最后获得KBDB全国速度幼鸽王4位。“新女王罗西”的母亲来自史蒂芬.兰布瑞契。她是2013年KBDB全国中长距离鸽王亚军的姐妹。“新女王罗西”本身获得2019年第9大区第4俱乐部联合会季后赛鸽王。

“奥林匹克妮可”(NL16-1176076 Olympic Nicole), 2019年奥林匹克荷兰速度赛(A类)冠军

“奥林匹克妮可”不仅是一羽超级赛鸽,还是具备超凡价值的种鸽。这羽灰白羽雌鸽父亲“奥林匹克配对雄”是里欧.贺尔曼血统。 “奥林匹克配对雄”出自两羽里欧.贺尔曼原舍鸽,父亲“灰摩利斯”(De Blauwe Maurice BE07-6371140)的全兄姐“芬尼特”(Finette)由爱亚卡普使翔取得佳绩,母亲是BE12-6123887。“奥林匹克妮可”的母亲是“灰雌贝尔特”(BE15-6108377 Blauwe Beertje)。她的父亲BE13-6321373是“黑巴特雌”(Donkere Bart)的最后直子,这羽雄鸽的子代“小汉基”(Henkie)获得2018年KBDB KHF全国鸽王10位!

“奥林匹克妮可”的父母“奥林匹克配对雄”和“灰雌贝尔特”

上面列出的赛鸽也同时是重要的种鸽。下面你可以看到今年的一些育种成绩:

  • 今年5月1日,2羽雌鸽获得魁夫兰第9大区25746羽冠军和亚军。冠军与“奥林匹克阿娜芭”同父,冠军的母亲是“奥林匹克妮可”的直女。亚军也是“奥林匹克妮可”的直女。

  • NL20-1177679在2021年获得第9大区季后赛鸽王冠军、第9赛区北部HvT第4俱乐部联合会鸽王冠军。她与“奥林匹克妮可”同母,也是“奥林匹克阿娜芭”的同辈表亲。

  • NL20-1177697出自“奥林匹克妮可”的姐妹,今年在Hart van Twente第4俱乐部联合会获得威尔特2952羽冠军和阿尔隆1727羽冠军。
  • 在21年维多利亚瀑布公棚赛中,出自“奥林匹克妮可”姐妹的“非洲鸽王”(NL20-1177791 Africa Ace),取得如下成绩:
维多利亚瀑布公棚超级鸽王5位
维多利亚瀑布公棚综合9位
维多利亚瀑布公棚600公里决赛1555羽21位
“非洲鸽王”(NL20-1177791)

众多鸽友的梦想

很多鸽友梦想能够取得一项奥林匹克代表鸽资格,这羽赛鸽需要在2年内取得多项顶级成绩才能入选。2013年卡斯和卡洛尔首次以“奥林匹克博尔特”圆梦,作为荷兰幼鸽组代表鸽去了尼特拉。2019年“奥林匹克妮可”又作为奥林匹克荷兰速度赛代表鸽冠军,现在2022年卡斯和卡洛尔即将再次带着他们的“奥林匹克阿娜芭”参加2022年罗马尼亚奥林匹克大会,这是无比成功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