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 ~ 比利时詹森兄弟(Janssen Brothers):挥手作别!( 詹森兄弟清舍拍卖鸽将于4月30日上线开拍)

学院街6号将不会再迎来国外鸽友的光顾,因为阿连栋克的全部赛鸽将由PIPA进行拍卖。

敬请点击这里下载中文版拍卖目录。

距离我们最后一次拜访阿连栋克镇已经过去5个月。坐落在安特卫普肯彭(Antwerp Kempen)地区的阿连栋克小镇乃是世界赛鸽界最富盛名的圣地。来到比利时的鸽友一定要去阿连栋克才算尽兴,这些鸽友都是为詹森兄弟而来,他们因为鸽子而闻名世界。早在100多年前的1884年父亲亨利(绰号孔雀Drieske)便已经开始养鸽。

1886年,他创建了阿连栋克赛鸽协会,这样其他村镇的鸽友同样可以加入进来。那时候你不仅要有优秀的赛鸽,还需要能够快速奔跑。因为当时鸽友自己没有鸽钟,获胜鸽需要由鸽友亲自到协会持鸽报到,矿工菲克.范杨比滕(Fik van Jan Pientjes)便是一位善跑者。他为库普和格斯特.彼特斯(Kup and Gust Peeters)报到。1914 -1918年间没有赛鸽比赛,鸽子只允许在中午12点至晚上22点之间放飞,鸽友只能够饲喂经干燥和破碎后的橡子。德国人成立了每月检查的管理机构,所有死亡和丢失的鸽子都要及时登记报告。詹森的父亲直到1947年才不再参与赛鸽,因为他的儿子们已经参与进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同样十分艰难,这时的鸽子只能饲喂谷物,所以詹森兄弟需要把喂猪的粮食中最好的部分留给赛鸽。尽管时局非常艰难,但这50羽鸽子还是安然地度过了战争时期。

他们的黄金时代其实从1933年便已开始, 1945-1954年间他们赢得了154项冠军。他们认为如此辉煌的成绩应该归功于战争时期的精心照顾而使他们的鸽子保持了健康的状态,然后经过合理配对后繁育后代的质量不断提高,鸽子也没有特殊的饲料和饮品。很快詹森鸽就变得世界闻名,他们的幼鸽不仅受到比利时鸽友的追逐,荷兰、法国、德国、英国、丹麦、泰国曼谷、日本、南非等鸽友也纷至沓来。最近几年中为了追逐路易斯.詹森舍内的种鸽,大量购买请求还在不断到来。但是路易斯从来没有卖掉任何一羽种鸽。“所有种鸽都应该留在这里,”他曾经说,没有人能够令他改变主意。但是最后几个月,他的健康状况开始出现问题。他是这个家族仅存的一名成员,现在已经接近百岁高龄,健康问题恐怕难以避免。他现正在住院,所以无法再照顾鸽子,这时詹森一名兄弟的孩子看到了鸽报刊登的一篇艾迪.夏拉肯先生撰写的报道。夏拉肯讨论了比利時赛鸽天堂PIPA网站出现的高价竞标现象(他直接提到了PIPA),于是他们决定联系比利時赛鸽天堂PIPA冈。以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拍卖网站,因为家中根本没有连接网络。所以他们不太相信最近几年中比利時赛鸽天堂PIPA冈拍卖会取得的成绩。然后电话打到PIPA办公室,我们预约了拜访的日期,几天之后托马斯.吉塞布赖特亲自来到阿连栋克。拜访当天最后,托马斯把24只成鴿(种鸽)和2只幼鸽带走,为组织拍卖作准备。

 “能够把阿连栋克的鸽子都带走,我感觉真的非常激动。”(托马斯吉塞布赖特)

上周末,托马斯从根特来到阿连栋克,这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旅程。我来阿连栋克的学院街的次数并不多,所以我非常荣幸能够成为他们的客人,尽管有些奇怪:家族的首脑路易斯.詹森并没有像往常般端坐在那把熟悉的椅子上。这次家族决定拍卖所有鸽子,没有多少时间可供浪费,我最后很快便将鸽子装笼带走。这里曾有数以千记的鸽友造访,而现在我能够有机会成为最后的造访者。一百多年来第一次这里的所有鸽子被放到秘密地点等待拍卖。

随着托马斯.吉塞布赖特的阿连栋克之访,由詹森兄弟建立的一代赛鸽王朝随之终结。如今赛鸽运动中的很多标志性人物已经消失,绝大多数都已经过世。但是路易斯.詹森和他的兄弟肯定可以被认为最伟大的标志性人物之一,面对如此评价他们当之无愧!

围绕着学院街6号发生了很多故事,最有趣的可能是路易斯不喜欢银行。“他们都是盗贼”,他曾经说。于是他将所有现金都存放在家里的水井中,这口井几个月前还在使用。有时时间似乎在阿连栋克停下了脚步,一切都是那么的逼真,就像安特卫普肯彭的波克莱克(Bokrijk)露天博物馆

阿连栋克就意味着赛鸽运动,而赛鸽运动就是阿连栋克。这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路易斯.詹森和他兄弟们的贡献,他们将阿连栋克和学院街变成了鸽友的圣地。鸽友情愿屈膝来得到他们的一羽赛鸽。我自己就曾见过鸽友情愿付出一切,但是路易斯.詹森总会拿出记在笔记本上那长长的预订单。在最后几年中他的鸽舍仅有几对配对,因为詹森总是简朴不变,即便他的名气非常显赫。

他们本可以随意提高价格,但是路易斯从来没有想过。他的想法总是:少量、健康、优质和顶级品质。这就是最要紧的,他最近说。他是正确的。4月底他的所有鸽子都将正式于比利時赛鸽天堂PIPA冈上线开拍。托马斯非常自豪:“我可能是光顾阿连栋克鸽舍的最后一人。现在可谓百感交集,我们非常自豪能够有机会来组织这些一场独一无二收藏级别的拍卖。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悲伤:詹森是一个标志,可能是赛鸽世界中已知的唯一真正标志。很遗憾我们要对这一切挥手告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