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沃尔特赫姆-佩特赫姆(Wortegem-Petegem)的伯特.凡登伯格(Bert Van den Berghe)取得阿让全国一岁鸽亚军,3羽进入前50位

每赛季伯特.范登伯格对阿让赛都非常重视。今年的比赛天气状况不佳,他最初计划只上笼1支一岁雄鸽战队。“但是他们的状态看起来很不错,因此我又上笼了一支战队”,伯特笑着说。最终他取得如下成绩:全国一岁鸽亚军,3羽进入全国前50位,几乎5羽进入前100位。


伯特手持阿让全国一岁鸽4086羽亚军

 “波斯瓦特”,阿让全国一岁鸽4086羽亚军

一岁雄鸽“波斯瓦特”(NL17-1410366 Den Boswachter)获得阿让全国一岁鸽4086羽亚军,还获得国际赛6位,平均分速921.88米/分。“他归巢的时候非常放松,与一羽荷兰陌生赛鸽一起回来。此时天色已黑(22:26),因此我很难看到他接近鸽舍,”伯特回忆道。“冠军鸽的名字来自我们的朋友护林员卢克,他总是喜欢来我们鸽舍等鸽,这次他尤其卖力,在鸽舍待了30小时”,伯特笑着说。他很高兴能够取得全国赛亚军成绩,在自己的成绩单上再添重要的一笔:

阿让全国5,507羽冠军
盖雷全国 9,754羽冠军
布瑞福全国5,929羽亚军和11位
阿让全国4,086羽亚军
莱邦纳全国 6,658羽亚军
盖雷全国14,362羽亚军 (由于橡胶环未打钟而没有获得正式成绩)
全国长距离成鸽组鸽王季军
莱邦纳全国 7,957羽季军和4位
波提尔全国 13,135羽季军
利蒙治全国 14,271羽4位和8位


护林员卢克,他总是在周末前来等鸽,这次为了阿让赛待了30小时。

赛鸽“波斯瓦特”来自荷兰,他是伯特和杨.胡曼斯深厚友谊的成果,杨给了伯特一羽幼鸽。“所有年轻雄鸽都很小,羽毛很好,他们的性格坚强。他们的性格来自胡曼斯鸽系,小体型和羽毛都来自柯尔.海德血统,杨经常使用海德血统育种。”伯特解释道。“波斯瓦特”具备这3项特征,尽管由于没有迪海德的血统,他体型有些大。父亲为胡曼斯著名种鸽“哈利”的兄弟,“哈利”是盖比顶级种鸽“闪电号”的直孙,还有75%伯特自己的鸽系。母亲NL13-1390395出自梦幻配对(波西瓦 X 胡曼斯血系),这直接来自斯内伦(Snellen)父子。梦幻配对作育子代或者孙代获得NPO蓬圣麦森斯7536羽冠军、NPO奥尔良5998羽冠军和2012年NPO全国鸽王8位。查看“波斯瓦特”的完整血统书。


“波斯瓦特”的眼睛


漂亮的翅膀

胡曼斯X柯尔.海德:一直如此

高温、晴朗的天空,强烈的东北风,这些都让2018年阿让赛变得非常艰苦。对于伯特的一岁雄鸽来说,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因为他的战队不仅获得全国亚军,还获得4项前名次入赏:全国31、45、88和102位。他已经有3羽赛鸽进入这场艰苦比赛的前50位,包括全国亚军和5羽进入前100位。要知道赛鸽直到布瑞福前一周还没有准备好,这也是伯特犹豫是否上笼1支还是2支战队的原因。“当然我很高兴选择了上笼2支战队。这是我们的鸽舍经理维姆和迪克取得的出色表现。将赛鸽状态为一场比赛调整成巅峰状态,这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更不必说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赢得如此众多的顶级入赏名次。”伯特骄傲的解释道。下面是其他4羽早期归巢鸽,都出自胡曼斯 X 柯尔.海德。


沃尔特赫姆-佩特赫姆的神奇鸽舍

激励方法:共同度过几小时

与其他幼鸽一样,“波斯瓦特”去年并没有参赛很多。6月他参加了首场全国赛查特路赛,此前他还获得冯特内2项前名次入赏(203羽12位),奥尔良全省3417羽51位。他还在上笼前进行了60公里训放,在参加阿让赛前,他和雄鸽共同度过7小时。巴特:“7小时似乎有点长,2011年我们再次开始养鸽时,我只让雄鸽与雌鸽见面时间较短,如同多数鸽友的做法。我注意到这并没有用,因为赛鸽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回家。这也是我让他们相处更长时间的原因。”

莱邦纳或者拿邦,可能是圣维仙

伯特的34羽一岁雄鸽还剩下23羽赛鸽,他们在2座独立的赛鸽战队,一支参加莱邦纳赛,另外一支参加拿邦赛。阿让和拿邦是我在本赛季选择的2场超长距离比赛,尽管我也在考虑首次参加圣维仙赛。可能我的全国亚军还能够再次获得全国最佳顶级名次,尽管我认为更高排名的机会渺茫。一岁鸽能够参加长距离和超长距离比赛,但是超长距离比赛的一岁鸽很少。”伯特解释道。有一件事情我们肯定:“波斯瓦特”将继续参加本赛季的比赛,我们对此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