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特雷梅洛(Tremelo)的斯特迈父子(Soetewye & Sons):盖雷(Gueret)国家赛幼鸽冠军

对于鸽眼理论(The eye theory ),鸽友们的看法大相径庭:怀疑者觉得仅仅由眼来相鸽是荒唐可笑的;而笃信者却认为由鸽眼你可以读懂很多信息。而斯特迈父子这对赛鸽搭档是鸽眼理论的拥泵。


斯特迈一家与他们的国家赛冠军鸽合影留念

这对父子档鸽友两年前才转战于大中距离赛。而在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已经成功赢得了3次省赛的胜利和1次国家赛的胜利。 他们的胜利让鸽友们记忆犹新。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们的一羽雄鸽获得了5次冠军、2次亚军和3次季军,而他在此期间还帮助其他种鸽哺育幼鸽。这个事实意味着斯特迈父子有着自己育种和臻选赛鸽的哲学。而有一点非常确定:米歇尔和罗比·斯特迈(Michel and Robbie)的鸽舍中拥有非同凡响的鸽子。

渐进的步伐

俗话说:先学走,再学跑。这句老话在米歇尔和罗比父子身上得到了应验。他们的赛鸽生涯由短距离赛事起步,而一旦发现参加短距离赛的赛鸽日益减少,他们便转向了中短距离赛事。从2011年起,他们更是转战大中距离赛。赢得比赛没有一次是不艰苦的,但他们从来不为自己寻找退缩的理由。他们与之同场竞技的是强大的对手,比如:朗格道普(Langdorp)地区的沃特斯·考曼斯(Wouters-Coremans )。沃特斯拥有获得多个国家赛的冠军头衔的黄金战将。而米歇尔和罗比父子也毫不逊色:去年,他们集鸽的老鸽总计328羽次的参赛中有209羽次入赏前10%,入赏率高达60%。在2012年,他们迄今已获得不下20次的胜利,其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比赛包括:在皮塞佛(Pithiviers)赛575羽中,获得1-3-4-6-11位 (5/5羽) ;在萨布利斯-布拉邦联盟赛(Salbris Brabant Union)1,308羽中获得 1-2-4位,有6羽名列前80位(11/13位)。内行的鸽友根本不惊奇他们能获得国家赛冠军的殊荣。

“盖雷雌”(Guéretje )2111366/12

让我们一起见识“盖雷雌”,这羽斯特迈父子鸽舍中正冉冉升起的明星鸽吧。


“盖雷雌”不仅是盖雷赛17,007羽幼鸽中最快的,她也是所有竞翔20,386羽赛鸽中最快的。

斯特迈父子赛鸽在集鸽时,总是一羽雌鸽和一羽雄鸽共处于同一巢箱中的,激发两强相争…“盖雷雌”的父亲为“好白羽044”( Good Witpen 044 )。而“好”这种字眼已经不足以说明这羽雄鸽的非同一般: “好白羽044”在55次的竞翔中47次入赏前10%。这种天生的战将真是绝无仅有的。“盖雷雌”的母亲源自巴尔(Baal)地区的艾力克·古瓦特(Eric Govaerts)鸽。古瓦特是罗比的好友。这也是罗比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他想淘得“心中宝”,他就必须和其他鸽友有着深厚的交情。最近几年,他从公车公司的同事德克·凡戴克(Dirk Van Dyc)求购鸽子。罗比这么评价凡戴克:“他是非常棒的鸽友,而他更是一个大好人。”去年,他从贝拉尔(Berlaar)地区的威姆·特洛伊(Wim De Troy)那里选购了35羽幼鸽中的2羽。这2羽幼鸽中的一羽成为萨布利斯-布拉邦联盟省赛冠军鸽的母亲。显然,鸽眼理论比大多数鸽友所想的更为有效。罗比还求得其他鸽友的一些鸽子(通过随机挑选),比如特莱那(Terlaenen)地区的威利·穆瑞斯 (Willy Meuris),巴尔地区的利蒙德·德汉斯(Raymond De Haes), 豪特凡那(Houtvenne)地区的凡洛克( Firmin Van Loock), 贝拉尔地区的西里尔和卡尔·兰布雷希特(Cyriel & Karl Lambrechts), 海斯特欧登伯格(Heist o/d Berg)地区的德克·福沃特(Dirk Vervoort), 许吕克(Schriek)地区的法兰斯·多克斯(Frans Dockx)和普特(Putte)地区的卢克·蒂尔曼(Luc Tielemans)等 。这些鸽友皆以实力强劲著称,有些还是一些赛事中的狠角色。而罗比最想提及的是英格斯兄弟( Engels J & J):“这真是不可思议,得益于他们,许多小鸽舍纷纷获得了成功。看看本赛季新出炉的优胜鸽的血统书,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虚。而事实上,他们也是最先对我们表示祝贺的鸽友。”


“盖雷雌”的鸽眼。没有这张图片,也许这篇文章就显得不那么完整了。

斯迈特父子的赛鸽让我们难以忘怀。同样,这对父子强烈的进取心和罗比识鸽的锐眼也带给我们深切的感受。我可以断言:这对赛鸽父子的未来前景将更为光明。而如果你对鸽眼理论有所怀疑,米歇尔和罗比将非常乐意和你分享他们的经验和心得,因为正是鸽眼理论造就他们成为真正的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