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赫罗本东克(Grobbendonk)的乔斯.库尔斯(Jos Cools):成绩优异的速度鸽友

本赛季乔斯.库尔斯凭借小规模团队再次在激烈竞争的帝恩赛鸽联合会赛(Tienverbond Union)中脱颖而出,再次捍卫了2015年全国冠军的风范,尽管他的这羽赛鸽在2017年被盗。

赫罗本东克的乔斯.库尔斯容易流露感情,我们在采访他时注意到这一点。他有独到的见解,乔斯说道:“作为格罗本东科(Grobbendonk)俱乐部的主席,我被告知安特卫普正在研究大区赛比赛方法,如果我们要做一件事,那就是放弃我们在联省赛的优势。正是得益于联省赛放飞,安特卫普的短距离赛赛鸽需要重新定位并确定正确方向。大区赛将由上笼羽数多的战队占据统治地位,对于许多只有五到十羽鸽子的鸽友来说,这将是严重的劣势,最终他们将放弃”。乔斯为接下来的采访奠定了基调:他没有拐弯抹角,言语坦诚,这正是当今赛鸽运动所需要的。

不幸的赛季开局

乔斯参加竞争激烈的帝恩赛鸽联合会短距离赛,他和一些顶级鸽友进行比赛,其中包括他的好友迪克.凡登布克(Dirk Van den Bulck)和斯塔夫.博克曼(Staf Boeckmans)。

2019赛季初乔斯并不顺利,他计划上笼4羽成鸽和8羽一岁雄鸽,不幸的是他的一羽成鸽在赛季开始的前几周遭猛禽袭击。因此,他仅以三羽成年鸽开始了本赛季的比赛。但他在比赛的第一周就取得了胜利,他凭借“霹雳号”(Primus BE15-6208035)赢得了魁夫兰464羽冠军。这不是“霹雳号”第一次取得重大成绩:乔斯获得KBDB全国短距离最佳鸽舍时,“霹雳号”就是团队的第二功臣鸽。多年来“霹雳号”一直都是鸽舍的第2指定鸽,2018年他5次获得帝恩赛鸽联合会冠军。

第二周,“霹雳号”获得魁夫兰1,205羽8位,很显然他已经为辉煌赛季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接下来一周的比赛,天气条件十分恶劣,“霹雳号”度过艰辛的一天,他在后来一周才归巢。乔斯决定立即将“霹雳号”转入种鸽舍,因为他不想冒险。

把“霹雳号”转入种鸽舍很快就被证明是明智的决定,他作育的幼鸽获得2019赛季最佳幼鸽。乔斯说:“这羽幼鸽比赛归来时不愿意入巢,我希望他到一岁时能改善这样的状况,事实上他是我2020年的最爱。”

 “霹雳号”的父亲"齐普林"(Chipring BE11-6268997)获得:

345羽4位
252羽5位
307羽6位
590羽6位
1,974羽9位
410羽8位

"齐普林"还是乔斯2011年全国最佳幼鸽鸽舍4位功臣鸽,出自“黑斑种公”(Donkere Kweker BE07-6218897)。“黑斑种公”直接留种,很快作育优秀子代“闪电号”(Bliksem)和“齐普林”。“闪电号”2次获得帝恩赛鸽联合会冠军,2014年魁夫兰鸽王冠军。“齐普林”的母亲BE09-6293645出自斯达夫.博克曼(Staf Boeckmans)最佳配对直子X迪克.凡登布克的种雌 “小白”(Het Meeuwke)。

 “霹雳号”的母亲“超级姐妹”(Superzus BE14-6090923),获得2014年拿永格罗本东科鸽王冠军,她获得以下赛绩:

2,695 羽5位
2,384 羽16位
3,205 羽10位
1,599 羽21位

 “超级姐妹”出自乔斯基础配对“梅耶尔”(Miel)x“奥克塔维娅”(Octavia)。“梅耶尔”是里欧.贺尔曼的名鸽“迪卡普里奥”(Di Caprio,现在属于迪克.凡登布克)的直孙。“梅耶尔”含有迪克.凡戴克“所向无敌”血统和鲁迪.狄尔斯“小好手”(Goudhaantje)血统。

 “奥克塔维娅”(BE12-6254608)是非常出色的赛雌,后来成为一羽顶级种鸽,作育几羽鸽王。“奥克塔维娅”父亲“77号”(Den 77)本身是伟大赛鸽,出自斯达夫.布克曼原舍鸽(吉林克斯X迪克.凡登布克)。母亲“小迪克”,出自迪克.凡登布克的“奥林匹克4000”(Olympiade 4000)。

改变计划成就最佳头衔

这次改变的结果让乔斯的成鸽战队只剩下2羽,只有2羽雄鸽参加魁夫兰赛,这意味着乔斯的成鸽无法在拿永最佳评选中取得任何积分。

但是一岁鸽在拿永赛中表现优异,新一代赛鸽似乎具有更大潜力:

帝恩联合会最佳一岁鸽鸽舍冠军,拿永指定鸽冠军和亚军
帝恩联合会最佳一岁鸽鸽舍4位,拿永指定鸽冠军

这两羽成鸽在魁夫兰赛表现十分出色,整个赛季都发挥出色,获得头衔如下:

Tienverbond综合最佳鸽舍冠军,魁夫兰成鸽
Tienverbond综合最佳鸽舍冠军,指定鸽冠军和亚军
Tienverbond综合最佳鸽舍冠军,指定鸽冠军

新一代幼鸽也显示出巨大潜力,前面我们已经介绍了“霹雳号”的子代。乔斯还拥有更多优秀幼鸽:BE19-6060204,Tienverbond鸽王季军。

几乎毫发无损

乔斯将他剩下的2羽成鸽专注于魁夫兰赛是绝佳的选择。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成功的策略!对于一个只有很少的鸽子的鸽友来说,每个赛季仍然是冠军得主之一,这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乔斯通常会上笼12羽(雄鸽)成鸽和一岁鸽。这一赛季是个例外,他仅有10羽赛鸽:8羽一岁鸽和2羽成鸽。

乔斯的种鸽舍有12对种鸽配对,每赛季大约繁育50羽幼鸽。尽管该地区有很多猛禽,但是并没有对乔斯.库尔斯的幼鸽造成多大威胁。树木繁茂的环境使这些猛禽更容易攻击鸽子。乔斯解释道:“幸运的是,有很多寒鸦生活在我们鸽舍周围的树木中,每当发现猛禽时它们都会发出很大的声音,鸽子听到后就会马上就会归巢。”

乔斯认为家飞或训放损失不多,因为他没有作育很多幼鸽。乔斯说:“我们从来不会大群同时训飞,这意味着我的赛鸽会毫不犹豫地起飞。我拜访了拥有200羽幼鸽的鸽友,我注意到其中的很多幼鸽围绕鸽舍飞而不愿意离开,我认为他们并没有真正学会如何辨别方向。很多小羽数的鸽友反而不会损失很多赛鸽,因此他们不愿意作育很多鸽子。”


尽管天气寒冷,乔斯.库尔斯仍然在鸽舍前拍照。左面鸽舍最终容纳12羽鳏夫鸽,右面是幼鸽舍,配备晒棚。

“雷姆科”(Remco),2018年KBDB全国短距离幼鸽鸽王季军



“雷姆科”(Remco),2018年KBDB全国短距离幼鸽鸽王季军

乔斯去年发现了一羽天赋赛雄“雷姆科”,他获得2018年KBDB全国短距离幼鸽鸽王季军,出自乔斯的最佳血统。

“雷姆科”(Remco),2018年KBDB全国短距离幼鸽鸽王季军

 “雷姆科”的父亲出自两羽全国鸽王:“速度号”(Speedy)和“超级女郎”(Superlady)。“超级女郎”获得2014年全国短距离一岁鸽鸽王6位。这两羽赛鸽均于2017年被盗。“雷姆科”的父亲是基础配对(“梅耶尔”x“奥克塔维娅”)的外孙。

 “雷姆科”的母亲是乔斯和迪克.凡登布克联合作育。

查看“雷姆科”的血统书

 “最优秀的赛鸽不是丑小鸭”

乔斯在接受采访时,给出了明确的信息:比赛成绩是唯一代表顶级鸽的真实指标。这就是为什么他仅根据成绩来选择鸽子。乔斯解释说:“如果鸽子连续三周没有取得成绩,那么他将会被淘汰。优秀的赛鸽不是丑小鸭,他们通常外表都会看起来不错。”高品质血统一如既往的重要,乔斯鸽友见证了这一事实。库尔斯赛鸽规模一直很小,即使2017年鸽子被盗之后,仍然没有阻止库尔斯前进的步伐,这是令人钦佩的。虽然库尔斯几乎所有种鸽都被盗走,但是库尔斯还是该地区最佳短距离鸽舍之一,足见库尔斯鸽系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