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赫克斯塔德(Herk-de-Stad)的斯蒂凡.史坦伯根(Stefan Steenbergen)称霸波治I一岁鸽全国赛

上周末的波治I是全国赛赛程上的第一场比赛。大多数擅长大中距离比赛的鸽友,把它当作本赛季最重要的一场比赛。斯蒂凡.史坦伯根是这场比赛的大赢家,包揽了一岁鸽组冠、亚军,共有5羽鸽子入赏全国前20位。


从左到右:好友鲁道(Ludo),育种师马克.詹森(Mark Janssens),斯蒂凡,他的妻子琳达(Linda),以及他们的园丁皮特(Pieter)

牛和兔子

"我讨厌这样的天气。"上周四波治赛集鸽的时候,一位鸽友如此说道,“这样的天气,一头牛都能逮住一只兔子。”他以烦躁的语调宣泄着不满。或许是这位鸽友已经预料到会有怎样的成绩,他只是为将来糟糕的赛绩,寻找一个借口。无论怎么说,一头牛是抓不住兔子的。波治赛全国前10位入赏鸽,不仅有多个全省鸽王奖项得主,还有曾获得KBDB全国鸽舍奖功臣、16次全省优胜鸽,以及曾夺得波治全国冠军的优胜鸽。斯蒂凡.史坦伯根是这场比赛的最大赢家。他的顶级赛将,在不少于21,482羽竞翔鸽中脱颖而出,包揽了冠亚军。他的鸽子也是总参赛鸽40,348羽中分速最高的。这在斯蒂凡已获得的12个全国、全国大区/半全国优胜奖荣誉榜单上,又填上浓重的一笔。
 

赵嫱(Zhao Qiang)

"斯蒂凡,你的鸽子状态非常好。",斯蒂凡妻子的中国朋友在看过他的鸽子后,对他们的状态评论道。她是在波治赛前一周末访问比利时的。这也是为什么这羽全国冠军鸽被命名为赵嫱(Mrs.Zhao Qiang).


斯蒂凡与赵嫱女士(Mrs. Zhao Qiang)在庆祝

赵嫱的鸽舍距离波治470公里,但她自己没有送翔波治赛。斯蒂凡的好友鲁道(Ludo)第一个看见天空中有3个小黑点。这三羽鸽子几乎同时着陆。很显然,这些鸽子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很兴奋,他们花了一些时间才进到鸽舍中去。“赵嫱”没有犹豫很长时间,就进到鸽舍里去了,“露莉奥”(Nuno, BE14-2064724)则又看了一会另一块着陆板。这花了她一会时间,但她依然获得了亚军。第三羽鸽子BE14-2064702, 则决定转几个圈再回到鸽舍。这让我们想到:一个骑手冲过终点时,太早举起手来庆祝的画面。702/14失去了登上领奖台的机会,但依然成功跻身前10位。702/14是一羽相当有才华的鸽子:她已经获得了两周之前的威尔森联省4,639羽6位。因此,这羽鸽子也是波治赛的第一指定鸽。
 

“赵嫱” (BE14-2065070)

全国冠军“赵嫱”,是由斯蒂凡的好友兼同事马克.詹森(Mark Janssens)作育的。她出自马克顶级种鸽“拉宾”(Den Rappen, BE03-5154302)。她的祖父“白羽号”(Witpen,BE94-5054750),是一羽杰出赛将,荣获9个莫米尼斯冠军奖项。“赵嫱”的母亲BE12-5154154,是KBDB林堡全省速度鸽王冠军“018号”的全姐妹。请点击此处,查看“赵嫱”完整血统书.


“赵嫱”(Zhao Qiang)


“露莉奥”(Nunjo, BE14-2064724)

“露莉奥”是三羽鸽子中,第二羽越过终点的。她出自获奖鸽辈出的家族。血统上是拉夫曼血系、沃茨血系、德拉夫血系与林伯格血系的交叉配对。她的血统书中,有多羽前辈都是顶级入赏鸽。父亲“小白”(Witte, BE08-5023476,拉夫曼血系X沃茨血系), 是一羽优秀赛将,荣获利蒙治全省1,152羽亚军, 查特路全省2,018羽5位,以及全省4,293羽13位。母亲“普丽提”(Pritty, BE12-5023243, 德拉夫X林伯格血系)是拉索特年全国4,660羽冠军“拉索特年皇后”之全姐妹。请点击此处,查看“露莉奥”的完整血统书.


波治全国一岁鸽21484羽亚军“露莉奥”


“露莉奥”的头部


“900号雌”与圣安东尼

几年前,斯蒂凡向马克.詹森购买了“雄鸽王”,但这羽鸽子一开始就不受精。因此,马克决定,再送一羽“雄鸽王”的全姐妹给斯蒂凡,作为补偿。这羽雌鸽BE10-5115900, 就是后来取名为“900号雌”的鸽子。即使她只是在5月底加入团队,斯蒂凡依然想将她状态调整后,以备战赛季后期的幼鸽经典赛事。她的开场秀,即获得了莫米尼斯俱乐部冠军,此后,她还获得了:苏瓦松俱乐部亚军,亚精顿俱乐部冠军、全省1,689羽15位、全国22,442羽162位,苏瓦松俱乐部季军,拉索特年俱乐部冠军、全省1,047羽4位、全国17,017羽56位。然而,盖雷赛可能对这羽才华卓越的鸽子来说,是要求太高了。尽管斯蒂凡持续几周张望天空,以搜寻她的踪影,却依然毫无结果。最后,他不得不接受他的“900号雌”不可能再飞回来的事实。难道她还会回来吗?在11月份一个漆黑的夜晚,斯蒂凡正在去海沙特的路上。他的叔叔马歇尔(Marcel)开玩笑地告诉他,快向圣安东尼祈祷吧。“谁能知道,你的鸽子最后还可能飞回来呢?”“试试总无妨。”斯蒂凡说到。因此,他虔诚祈祷,还放了一枚硬币到奉献盘中。然后,斯蒂凡回家,并猜测谁会在那里等他呢?没错,就是“900号雌”。这羽雌鸽作出的子代,就是波治赛上斯蒂凡的第4羽归巢鸽,全国第10位入赏鸽。
 

父亲

“如果我们的父亲能一起经历这场胜利就好了。”斯蒂凡说道。他的父亲在去年10月过世了。他们两个多年来,一直是配合默契的组合。难怪斯蒂凡在上周庆祝这场胜利的时候,会略显得伤感。然而,这场胜利也应当是慰藉他父亲的最好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