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鸽坛铭家安德烈.凡布利安那(André Vanbruaene) ~ 从亚麻小子到家具人最终梦圆赛鸽 (第四章)

几年之后杰罗姆(Geroom)叔叔不再经营农场了。安德烈.凡布利安那帮助他在屈尔内(Kuurne)进军家具行业。

我很偶然的对叔叔谈起:如果你想要回那羽灰鸽的话,随时都可以。我现在已经不再喜欢这羽鸽子了,安德烈说,是的,有时事情会变化的真快。后来我的叔叔将那羽鸽子送给了一位居住在屈尔内的名叫格尔曼.迪普劳特(Germain Desplenter)的年轻鸽友。他用这羽鸽子繁育的幼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杰罗姆叔叔重新注意到这羽鸽子的价值后将他要了回来。我使用这羽鸽子在1932年育出了“老公牛号”。他在克莱蒙特的比赛中就像公牛一样劲爆,这也是“公牛号”名字的由来,来自劳威(Lauwe)的公牛。这羽鸽子同样赢得了奥尔良和图尔赛的冠军。这些胜利使帮助我结识了卡多利斯(Cattrysse)兄弟、杜邦(Dupont)和当时很多的顶级赛鸽家。我们经常在酒吧里坐在一起谈论鸽经。我是当中年龄最小的,他们互相交流经验,我则认真的将这些讨论记在心里,仿佛自己就是一颗即将升起的新星。

 

有一次我遇见了朱利安.科迈(Julien Commine)先生,当时他正在集鸽参加比赛。他叫我凡布利安那小鸽友。你用什么血统的鸽子飞得这么出色?我几乎都不敢告诉他。我说,科迈先生,不要生气。后来我告诉他事情的过程。你现在还有那羽鸽子吗?科迈先生问我,他还在你的鸽舍中吗?他说,没有比那羽鸽子更好的种鸽了。这是我的“拿破仑号”(Napoléon)和我最好的种雌鸽之一(保罗.拉蒙特/Paul Lamote原舍)配对所出的直子。现在,你应该知道保罗.拉蒙特是当时赛鸽运动的领导者。你不会有更好的鸽子了,科迈说。这是当时最好的赛鸽。他说,你可以留着他,他的手感很棒。但是如果他适合你的话,你要为我繁育一对幼鸽。

现在,很遗憾,安德烈难过地说,可惜后来经济危机发生了,二次世界大战随之爆发。在后来得知他去世的消息后,我很内疚没有机会来实现科迈先生的愿望。但是那个血系配上奥尔瑟纳(Olsene)的贝纳特(Benoit)的鸽系成为我最老的基础种鸽。1926年我已经成为劳威的冠军。他们总是到我家来接我,而我当时还很年轻,兴奋的要发疯。比我第二次获得巴塞罗那冠军时还要幸福。而当时得到的奖杯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收藏。它是用Belga香烟的锡纸做成的。

你可以想象我的第一块奖牌对我的意义。任何东西都不能与之相换,如果将它丢掉的话,我会很难过的。同时我还从住在劳威外的范德卡维耶(Vandecaveye)那里得到了很好的鸽子。很自然的凭借自己的成绩,我开始和当时最好的鸽友接触。那时约瑟夫.费候因(Jozef Verhoye)找到我让我卖给他一对鸽子。

有因必有果,有一次我去看他的鸽子。他是一位玩具商,拥有很多来自固耐(Gurnay)和韦尔维耶(Verviers)的鸽子。

那是我开始学会运用掌握的知识,我可以握着一羽鸽子说出我的想法。我不会说这是一羽好鸽子,或者这是这个还是那个。但是心里有数。有一次我抓起一羽雨点雌鸽,我对约瑟夫说:我想用这羽鸽子育种。与其卖给你两羽幼鸽,我更愿意进行联合育种。约瑟夫说。这是羽非常好的鸽子,一羽真正的固耐鸽,但是她现在还没有能够发挥,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让我试试吧!我说。这羽鸽子在我这里一定会很好的,凡布利安那说。鸽子和人需要互相适应。谁都不能预测未来。你还得运气好,因为我不敢说我具备这方面的知识。我并不是在宣讲真理。每个人有时都要经历很多。如果失败了,那么没有关系,我们不会气愤到向任何人丢石头。不论是出乎意料的意外之喜还是失望都是赛鸽运动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在那段时间我认识了朱尔斯.佛莫特(Jules Vermote)。我个人认为他是我认识的最棒的鸽友。他的比赛成绩令人恐惧,特别是他养的鸽子数量很少。那是我第一次听说鳏夫制比赛,我到他那学经。我目睹了他参加比利时-荷兰联翔的波尔多赛(Bordeaux)第一羽鸽子的归巢过程,最终他获得了亚军。那时长距离赛事刚刚在圈内兴起,当时他是一位实力很强的长距离赛手。现在不管是否愿意,我都让自己向长距离赛事努力。因为我已经被其他鸽友从速度赛中排挤出外了。对于中距离比赛我只允许上笼2羽鸽子,所以我自然转向长距离比赛。长距离比赛中没有意外。所以我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经验。我开始与其他的鸽友接触,例如居住在夸尔蒙(Kwaremont)的魏洛客(Willequet)等。

  

后来甚至连我的父亲都成为热情的支持者。作为初出茅庐的小伙子我从自己的家反方向比赛。然后父亲为我建造了一座鸽舍,这些鸽舍都临着大街,现在我的孙子派翠克帝鲁在我的老鸽舍参赛。后来我们甚至在家具厂边上也建了鸽舍,我的鸽子现在还在那里,就在家具仓库的房顶上。亲爱的读者,这就是我的故事如何开始的。从农场主的儿子到亚麻工人,再到家具专家,这些年我因劳威安德烈.凡布利安那的公牛血统而闻名世界。


3054192/1954 波尔多赛高位入赏鸽,后来卖到日本

 
3310080/1958 参加巴塞罗那赛后卖到日本  

 
3248634/1959 利蒙治、卡奥尔、莱邦纳和巴塞罗那赛高位入赏鸽,出自“公牛号”配“泰山号直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