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鸽坛铭家安德烈.凡布利安那(André Vanbruaene) ~ 从亚麻小子到家具人最终梦圆赛鸽 (第一章)

亲爱的读者朋友,这个故事开始于20世纪根特(Ghent)附近的赫斯登(Heusden)地区。

来自雷克姆地区(Rekkem)和劳威地区(Lauwe)的2个西佛莱农民孩子在斯海尔德河 (Schelde)河谷附近安下了家。.

他们以巨大的热情在土地上耕作着,不久有了2个小孩,儿子叫安德烈生于1910年同时还有一个小女儿。

或许是忘不了那些盛开的亚麻花,他们对莱厄河地区(Leie)还有着强烈的思乡之情。孩子们都要到德斯特尔贝尔亨(Destelbergen)去上学。当时正值战争年代。由于洪水溃堤,所有的东西都淹没在水下。农场成了唯一的居所。

他们撑着小舟经过田地和牧场。我们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并没有改变他们在根特地区定居的决心。在1925年,或者又是亚麻花盛开的时节,他们决定将所有的土地上都种植上这种高贵的作物,待赚足钱之后再回到劳威,这里是世界著名的赛鸽圣地。迁回莱厄河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毕竟这个农场家庭是生于此长于此的。儿子安德烈,15岁,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学习种亚麻。打麻是他的第一次接触体力活。这个家族逐渐兴旺起来。同时还有一位富有远见的伯父住在附近。凡布利安娜家族父亲一辈中最年长的哥哥在家具行业经营的非常成功。杰罗姆(Gerome)伯父独自经营着家具公司,他预见亚麻生意只能兴盛一时,已经预感到变革的到来。我要把你的儿子带到我的行业中来,这是他的回答。安德烈将会有一个稳定的未来,他开始在克特雷特(Kortrijk)的几家家具公司工作。他是劳威地区著名的莫比勒(Mobilor)公司的创始人。

                                                                                   父母的农场

但凡布利安娜父辈中最小的弟弟还生活在雷克姆的父母农场。这个弟弟是位十足的鸽痴。这所农场也仿佛成了所有像安德烈这样小鸽友的俱乐部。

他们每周都会在一起聚会,享受鸽子给他们带来的乐趣。他的叔叔拥有这个地区最好的鸽子。

他也同杰罗姆.万瑞克(Geroom Vereecke)成为好朋友,杰罗姆.万瑞克也是一位精明的商人和鸽友。这也促成了安德烈在很年轻时就有机会接触到赛鸽界各种各样的人,可能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总是聚精会神的听他们谈话”,安德烈坐在椅子上满面笑容的说道,“不时偷偷的用眼睛瞟上几眼”。在那些日子里那些小家伙在大人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安德烈非常想加入的养鸽的行列中来。但是他的父亲却强烈反对。这是由于他的弟弟总是因为鸽子将耽误的农活都留给工人,而且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自己的日常事务。

父亲告诫安德烈不要像叔叔一样。每逢周末我去找叔叔,在那个年代所有的外出都要依靠自行车。那时没有汽车。我和叔叔拜访过贝诺特(Benoot)、拉格斯(Lagas)、范德卡菲(Vadecaveye)、万瑞克(Vereecke)等名家,总之,我结识了当地最杰出的鸽友。只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会偷偷的在屋顶上放下鸽子的栖架。这里一个,那里再放上一个。父亲坚决反对说:“再放下去,房顶就要塌了。”虽然抗议的声音又在耳畔,安德烈却从他叔叔那里要来了鸽子,他的叔叔将最好的鸽子中选择了最好的送给他。叔叔对鸽子没有多少耐心。有些鸽子本可以可以赢得冠军,但如果有一次未能入赏就要被淘汰。叔叔在当时的短距离比赛中成绩非常优秀。那时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大规模的比赛,安德烈说。

我叔叔放弃的鸽子都给了我,直到最后我的鸽子超过了叔叔。一天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26年,我叔叔来到这里告诉我。

看看我得到了什么,是一羽尚未换羽的鸽子,一羽灰色雄鸽,你一定要好好的使用这羽鸽子,安德烈。他绝对拥有优良的血统。很好的品系。这是他的血统,他展示给我看,在翅膀上我看到了一个名字:帝佩里滋(Deprez),他是叔叔的朋友?

路易斯.斯莱斯(Louis Slesse)得知了这个消息,对我叔叔说:什么,帝佩里滋,帝佩里滋!把这个便宜让给我吧,好伙计,如果没错的话,帝佩里滋是朱利安.科迈(Julien Commine )的女婿。在当时路易斯.斯莱斯是佛兰德省最为伟大的鸽友之一,安德烈说。叔叔对我说:你安德烈,一定要好好的使用这羽鸽子,因为斯莱斯断言这羽鸽子绝非一般。由于那时非常年幼,我对血统知之甚少,其实我并不是十分喜欢那羽鸽子。

他的尾巴非常的长。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叔叔给我加上路易斯.斯莱斯跟我说的,我是绝对不会保留他的,当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晚生幼鸽。

后来我用他做出了一对幼鸽,开始训放。好家伙,作出的鸽子们轮着班的得冠军。那时候,比赛都是非常具有竞争性的,史翠克鲍特(Stichelbouts)和当时所有铭家都住在附近与我同场竞技。安德烈说,在我自己还没意识到时,那些铭家们都看着我。我是年龄最小的鸽友,却已经成为最棒的一位。

你知道在短距离比赛中,由于环境因素迫使我转战中距离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