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巴伦(Balen)的尤利.莱蒙斯(Ulrich Lemmens):在比利时鸽坛顶级水平占得一席之地

年轻的尤利带着壮志雄心和对赛鸽的一份热爱闯荡鸽坛,他敢于承担风险,凭借众多优异赛绩成功跻身比利时鸽坛顶级高手行列。取得如此进步很大程度上要得益于顶级种鸽“格斯特”(Gust)以及精心制定的发展策略和精锐眼光。尤利已经成为赛鸽运动中的重要一员,未来他将在继续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进。

性格独立的尤利生于赛鸽家庭(祖父是一位成功的短距离赛手),现在尤利已经将他在巴伦的鸽族带到了更高的水平。他具备足够的实力进入顶级水平并保持在该水平,有些人说他具有很多先天的优势,但是这并不尽然。无法否认他从家庭中得到了很大的支持,但是哪位父母和祖母不希望孩子能有最好的发展?他的父母并没有苛求他去追求一份更好的职业,但是作为鸽友很少有机会能够将自己的爱好转化为职业。我们认为很多人都会同意,如果你能够重新开始,都会考虑像尤利那样进行大投资。这就是一位普通鸽友与冠军的区别。尤利正在完成一份非常出色的工作。


位于巴伦的漂亮赛鸽舍

从好学的习惯到成功的赛手

很多人都知道他为引进顶级品质种鸽冒了很大风险并且花费不菲,这些鸽子都位于巴伦的鸽舍。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2月29日的风暴中受到不小的损失,他的种鸽舍被旋风吹上天后落到几米之外。仅仅留下了少部分的鸽子,但是多数昂贵种鸽都丢失了。幸运的是他著名的顶级种鸽“格斯特”存留下来。查看“格斯特”( De Gust BE06-6087309)的血统书。在这羽鸽子背后还有一则故事:从幼鸽时起“格斯特”便一直是尤利的最爱。他的名字来自祖父格斯特.莱蒙斯(Gust Lemmens),一位伟大的冠军赛手。尤利对“格斯特”的行为、性格和身体特点等一切都非常喜爱。“格斯特”不幸在一岁时脚部受伤,因此他无法在那个赛季参加比赛。幸运的是尤利知道这羽鸽子蕴含的非凡潜力,因此他决定给他第2次机会。作为赛鸽“格斯特”在首赛季便获得了波治全省冠军。尤利对鸽子的汰选非常严格,他决定暂不将“格斯特”放在种鸽舍,而是让他再征战一个赛季。后来他在利蒙治大区赛赢得冠军,这样的成绩足以让尤利决定将他放到种鸽舍。这正是尤利成功赛鸽生涯的开始。尤利对赛鸽运动的各方面都有很深的理解,不论是商业运营还是比赛,他都能够给他人提供思路和建议。看到有人怀着如此热爱和激情来完成自己的工作他感到很高兴。


“格斯特”,杰出种鸽

不要刻苦工作而是高效工作

这是尤利的基本原则。他说愿意欢迎每个人来他的鸽舍来寻找他的成功秘密。他非常聪慧,很快便意识到赛鸽运动中并不存在捷径,这也意味着他的鸽舍并没有什么成功的秘密。下面还是让我们看看他的鸽舍管理方法吧。

2012年他建造了一座新的鸽舍,所有幼鸽都在这里开始训练,一年后正式参加比赛。我们注意到2012年最优秀的2羽幼鸽正在与其他幼鸽一起家飞,而且也只饲喂水和玉米,这表明不应该让事情变得太复杂。他总是遵循同样的饲喂方法:育种季节他会使用凡提尔堡(Van Tilburg)的种鸽混合饲料。该混合饲料会一直饲喂到小育种羽脱落为止,然后他改为饲喂赛前饲料,同样来自凡提尔堡的一种清除饲料。饲料的更换需要两周时间作为过渡,因此可以让鸽子的消化系统更容易适应新饲料。这样的过渡能够显著的减少鸽子患腺病毒的几率。赛前饲料会一直提供到魁夫兰赛和拿永赛,在全国赛开始前3周尤利还会提供一些拉夫.贺伯特研发的甜菜汁。甜菜汁被证明能够提高16%的血氧摄入。尤利也注意到他的鸽子看起来更加健康,体型变得更好。在上笼参加全国赛前的周三和周四,他会饲喂一些超荷饲料(Overload),这是凡提尔堡的高脂肪混合饲料。赛后的迅速恢复非常重要,因此他会使用一些亚普.科霍恩(Jaap Koehoorn)的恢复剂(Recovery)加入到饮水中,还有一些蛋白质添加剂。这会根据比赛的艰难程度使用1-2天。有时候他还会在饲料中加入布洛坎普的Probac 1000和鱼肝油。偶尔使用布洛坎普的CMK来保持赛鸽的体型。

到了赛季中期,多数鸽子的状态和战斗欲都会有所下降。他会饲喂两周的甜菜汁,这样能够给他们提供额外的氧气和能量来完成比赛。比赛归巢第2天,每羽鸽子都会在距离鸽舍30km的地方放飞,这样能够让他们在不浪费过多体力的情况下重获信心。所有鸽子,不论是雄鸽还是雌鸽都会每周上笼参赛。健康的鸽子应该可以能够应对这样的比赛量,即使比起雄鸽来雌鸽要面临更大的考验:雌鸽在上赛季参加了波治、利蒙治、卡奥尔、蒙托邦、苏雅克和图勒赛。不能够完成这些比赛的鸽子便不是足够优秀。2013赛季尤利赛鸽战队的表现非常出色,您可以从2013年的成绩单和2012年幼鸽最佳成绩上看到,查看2013年成绩概况

“约瑟芬”(Jozefien)赢得冠军

尤利的图勒全国赛冠军领先全国亚军(乔斯托内)13分钟,获得季军的是艾力克林伯格空距比他还少80公里,这份冠军可谓实至名归,冠军鸽 “约瑟芬”以父亲约瑟夫命名。其实她能够夺得桂冠并非偶然。她是“格斯特”的孙女,“格斯特”的后代获得冠军已不是秘密,特别是在100-900公里的比赛更是得心应手。他们都是莱蒙斯鸽系的标志:他们非常聪明和强大,这样的组合你并不容易发现。毫不奇怪的是,他们已经获得了众多全国赛冠军和国际鸽王头衔。“格斯特”鸽系具备优秀的育种素质,在其他鸽舍都非常成功,几乎任何鸽系都能够与之进行完美混血。我们来仔细看看“约瑟芬”,尤利的杰出雌鸽。她已经被证明是一羽非常强势的鸽子,因为她立刻便占据了鳏夫鸽舍的一个巢箱。她没有配对,而是站在所有雄鸽的对面。尤利注意到这一点,他又向鸽舍中增加了其他雌鸽。后来不久她便上笼参赛,我们都知道结果:她获得了全国赛冠军。“约瑟芬”在整个赛季的表现都十分完美,尤利决定不再让其上笼参赛,尽管他习惯检验自己的能力而继续让奖鸽参赛。今天她已经身处种鸽舍与“格斯特”配对,作育更优秀的后代。如果约瑟芬也携带有祖父的基因,那么她作育的后代质量肯定不凡。尤利要强调自己不会出售“约瑟芬”,她将会待在位于巴伦的鸽舍。查看“约瑟芬”的血统书


“约瑟芬”,图勒全国赛冠军和“格斯特”的孙女

尤利对自己鸽子的质量非常有信心。事实上他在PIPA销售的首羽鸽子“格斯特兄弟”( Brother De Gust BE08-6191551)现在已经回到了巴伦的鸽舍。尤利从彼特.斯塔肯伯格(Peter Stakenborg)那里买回了自己的鸽子,他的后代已经在短距离比赛中获得众多佳绩。这羽鸽子作育子代获得2013年KBDB全省短距离成鸽组鸽王冠军(全国鸽王7位)。尤利的种鸽舍还有一些顶级赛鸽收藏,他还正在努力增加提高其质量。


 “格斯特兄弟”,重归故里

健康用药

拉夫.贺伯特负责赛鸽的健康管理,尤利更愿意不进行任何治疗。鸽子会进行免疫,但是如果不必要的话,他就不会进行任何治疗。每赛季赛鸽会接种副伤寒、鸽痘、胞疹病毒和巴拉米哥疫苗,种鸽则只接种巴拉米哥疫苗。他并没有治疗毛滴虫,因为这被证明是没有必要的。拉夫.贺伯特每2周会进行一次医学检查。尤利知道只要拉夫没有发现任何健康问题,他就可以信赖自己的鸽子。此外每两周的例行检查可以让他针对问题迅速做出反应。2008年以来尤利的鸽舍没有发生过健康问题,这似乎证明从长远来看惯例治疗并没有作用。当然如果发现鸽子有严重的健康问题,他将不会迟疑地进行治疗,但现在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他的鸽子看起来非常健康,如果他们状态不佳,他会提供添加剂来帮助恢复。

2014年的规划

在巴伦没有休息的时间,几周前新种鸽舍的建设已经开始,预计将在2014年11月完工。这意味着种鸽将在新鸽舍度过今年冬天。新鸽舍的建设已经为未来考虑,留出足够的空间以为客人来访及讨论鸽子。您可以在图库中看到新鸽舍的构造示意图。


新种鸽舍的建设已经开始

对的人出现在对的地方

尤利知道自己并非万能,他喜欢向同行咨询并征求其他鸽友的意见。他拥有来自父亲支持的优势,但是他也从其他人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包括负责鸽子健康的拉夫.贺伯特。此外赛季中他每周都会与好友巴特.范欧克(Bart Van Oeckel)和巴特.吉林克斯(Bart Geerinckx)进行交流讨论训练和饲喂,并商量应该参加哪场比赛。他喜欢与同行交流信息,包括伊沃林.德斯(Ivo Renders)。尤利也在商业方面为其他鸽友提供帮助。尤利喜欢听好友谈话,因为他对他们的经验非常感兴趣。他会毫不迟疑的将这些应用到自己的鸽舍。他已经养鸽多年。17岁的时候他就经常向60或70岁的鸽友学习,这成就了27岁的他今天的成功。可以相信他的未来将更加光明。


莱蒙斯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