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阿尔瑟勒(Aarsele)的诺伯特.亚里(Norbert Ally)连续3周跻身全国赛前10强!

诺伯特.亚里是比利时阿尔瑟勒的一名知名兽医,而他在2014年8月1日正式退休。这意味着他从此能更有时间和精力关注自己的赛鸽收藏了。

五年前,诺伯特就不做全职兽医了,他在一个屠宰场做了一份兼职兽医工作。而平时,也时有鸽友带着自己的鸽子让他来检查。换言之,赛鸽运动是他过去十年中最为着重的事业。

 诺伯特在2012年年末售出了自己的所有的2011年的种鸽和赛将,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相当大的一种自我挑战。当时,他决定售出大部分自己的鸽子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诺伯特是2010年比利时综合冠军。他当时还获得了苏雅克长距离的全国冠军、亚军及第四位。这是相当辉煌的战绩。而在随后的一个赛季,他在西佛来芒联盟第3次(4个赛季中)获得综合冠军的头衔,而这可能是西佛兰德长中距离及长距离赛中最负权威的头衔和荣誉了。

天道酬勤,不用说,这位来自阿尔瑟勒的鸽友在赛鸽运动中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才能如此成功。“每一个赛季,我都会有60-70羽鳏夫鸽参加长距离赛。我参赛的幼鸽有200羽左右,其中100羽会以遮光制来争取上笼参加每一次幼鸽赛。这么多的精力需要牵涉其中,赛鸽并不仅仅是一种业余爱好了。”诺伯特这样说道。要知道,这些鸽子的日常照料与管理完全靠他自己。他的儿子斯坦芬(Stefan)会料理一些管理事务,他会帮着把鸽子上笼,把鸽钟带回俱乐部。斯坦芬会密切配合、跟进比赛,但他并不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这项运动上。对斯坦芬而言,这仅仅是业余爱好而已。2012年春天的时候,诺伯特开始认真思索,是否自己在赛鸽的同时能经营好自己的家庭。托马斯.吉赛布赖特(Thomas Gyselbrecht)非常能理解诺伯特的顾虑,支持他关于整舍拍卖的决定。诺伯特的整舍拍卖会于2012年12月举行,而拍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比利时乃至海内外的众多鸽友的热捧证明了诺伯特鸽的作育的真正价值。

 

2013赛季

在2012赛季,诺伯特有着一轮早生幼鸽和一轮夏生幼鸽。 这些夏生幼鸽主要是出自他的最棒的赛将,这些赛将在年末被拍走。2012年的早生幼鸽在2013年作为一岁鸽经受了严格的汰选,诺伯特在拍卖会后的表现也毫不逊色。他在权威的西佛来芒联盟获得了一岁鸽全国亚军和比利时长距离一岁鸽5位。他鸽舍的明星鸽是“341号”((341/12)和“亚伦”(Aaron,421/12)。“亚伦”获得了全国长距离一岁鸽鸽王7位。 

在2013赛季,以2012年生的幼鸽和夏生幼鸽获得这样的佳绩,实属不易。冬天的时候,鸽子有时会被捕猎走;春天的时候,天气气候恶劣;而有些糟糕的比赛中,还会飞失一些鸽子。而且,很遗憾的是,他的种鸽在2012年末的整舍拍卖中已出手了。而幸运的是,诺伯特很快把鸽子放入育种舍,而不是首先考虑赛飞他们。 

因为2012年末的整舍拍卖,诺伯特在赛季的早前阶段是使用一半的幼鸽来参赛的。比较让人郁闷的是,他的一些鸽子在2013赛季飞失了。而这意味着,他在2014赛季能够甄选的一岁鸽赛将会不够多。但幸运的是,他的2014年小型的一岁鸽战队中不乏天才赛将,其中包括“内马尔”(Neymar,093/14),“内马尔”很有可能赢得2014赛季布瑞福全国亚军。

 

2014 赛季

2014赛季,诺伯特的战队包括60羽鳏夫鸽、35羽两岁鸽(其中有15羽晚生幼鸽)和25羽一岁鸽(基本上经过2013赛季的考验)

 

图勒是诺伯特.亚里本赛季的最后一场鳏夫鸽赛事,他已为下个赛季的鳏夫鸽队的组队心中有数了。他的选鸽的原则就是通过比赛的赛绩来决定。那些赛事经验不多的鸽子的入选标准是能入赏,进入前10%。,而诺伯特也会同时注意到这些鸽子的血统和外在的特点。下个赛季,他们的表现将会是首先关注的重点。他会组建一支35羽的鸽队,还有会加上2014年的35羽幼鸽赛将.

诺伯特去年冬天启用了全新的种鸽队,作出了尽可能多的幼鸽。这些种鸽很多没有赛飞过,但他们源自最好的种鸽和赛将(这些种鸽和赛将已被拍走)。这些种鸽还有一些新引入鸽。他作出一轮鸽显然是出自2012年及2013年的他的最佳赛鸽。诺伯特希望通过2014赛季的广泛的汰选来了解和掌握自己的新的赛飞战队.

鳏夫鸽在7月达到了最佳状态,这让这位来自阿尔瑟勒的鸽友在三周的时间里收获了3个全国前10强的佳绩.

 

“亚伦” (421/12) 获得利蒙治II 75日)全国老鸽72217

诺伯特在2007年至2010年以鳏夫制使翔鸽子,“亚伦”的祖父是诺伯特2010年苏雅克的第一指定鸽。而2010年,诺伯特的战队非常突出,赢得了全国冠军、亚军和全国4位。“亚伦”的祖父获得了全国4位,并和全国冠军鸽、亚军鸽一起被售出。在他被卖到中国前,诺伯特非常幸运地用他作出了一轮幼鸽,他和一羽爱力克.林伯格(Erik Limbourg)品系雌(是“花头阳光斗士”(Bonten Patron)、“阳光斗士美人530号”(Beaty 530 Patron)的全姐妹)配对,在2010年作出了“亚伦591/10”(Aaron)。“亚伦”的母亲源自诺伯特的顶级种鸽配对“罗纳尔多”(Ronaldo)x“佐罗直女618号”(d. Zorro 618)。 环号BE12-3111421的“亚伦”在亚拉斯(Arras,89公里)和布瑞福(663公里)的比赛中都非常成功。诺伯特非常清楚“亚伦”是很特别的鸽子,在周五在布瑞福放飞后,他非常安心地在周六早上等他凯旋归巢.

点击此处,查看“亚伦”的血统书
点击此处,查看“亚伦”的战绩

“内马尔” (093/13)赢得布瑞福(7月18日)全国一岁鸽3850羽亚军

事实证明“内马尔”是极具天份的赛将,他还在利蒙治II赢得了全国一岁鸽6907羽54位。本赛季,他还在图勒赢得了全国5735羽40位(临时赛绩)。这让他现在3场长距离赛的比赛积分系数达到了1.5%

“内马尔”的父亲是“石板灰苏雅克号”(Schalie Souillac,514/10)。“石板灰苏雅克号”是2012年鳏夫鸽战队的仅次于“卢卡斯”(Lucas,506/101的位居第二的赛将,他在2012年苏雅克全国7760羽中获得了全国6位。他出自两羽顶尖种鸽:“速度男孩”(Speedy Boyx“超级闪电女孩”(Superbliksemgirl.

 “内马尔”的母亲是马克.波林(Marc Pollin)品系雌,出自他的著名的“波提尔全省号”(Provinciaal Poitiers)。是马克.波林2012年波尔多全国一岁鸽亚军的一羽全姐妹

点击此处,查看“内马尔”的血统书
点击此处,查看“内马尔”的战绩

“贾纳克号”De Jarnac310/12) 赢得贾纳克(728日)全国老鸽3760羽亚军,及总7460羽最高分速亚军

“贾纳克号”是在倾盆大雨中凯旋归巢的,曾在附近的玉米地盘旋了一阵。这是在两周中的第二次,比利时仅有一羽鸽子比他稍微快一点儿。对诺伯特来说,真是非常遗憾的事情,与冠军擦身而过。而“贾纳克号”在7月28日的比赛中的表现也是相当抢眼的。

 “贾纳克号”是诺伯特著名的顶级赛将及种公“费德尔”(Federer,674/04)及杰出种母“佐罗直女618号”(诺曼品系雌)一羽孙代,出自这一配对的一羽直子。他的母亲BE09-3018017在幼鸽时曾获得盖全省2175羽7位。她出自一羽诺伯特品系雄x库尔斯.布兰克(Cools-Blancke)的“鸽王”(Aske)的一羽直女。

点击此处,查看贾纳克号”的血统书
点击此处,查看“贾纳克号”的战绩

341号”(Den 341 341/12):今天的鳏夫鸽战队中的冠军鸽

在光荣榜上,这羽鸽子也应占一席之地。“341号”是2012年的最佳幼雄鸽,在2012赛季他获得了亚精顿全国25949羽58位及盖雷全国大区7174羽31位。这两场比赛的气候状态都非常严苛。而在一岁鸽时, 他也没有辜负主人的厚望,获得了拉索特年全国11263羽4位和苏雅克全国36414羽29位。在2013年, 他和“亚伦”(412/12)都是全国长距离一岁鸽最佳鸽舍5位的功臣。而在2014赛季,“341号”也获得了一些顶尖入赏。

“341号”是诺伯特和葛斯顿.范德瓦尔(Gaston Van de Wouwer)联合育种的成果。“341号”的父亲是葛斯顿的顶级种母“乳酪小子直女018/07”(Dochter Kaasboer 018/07)的一羽直子。他的母亲是“罗纳尔多”的一羽直女“罗纳尔多直女304号”(Daughter Ronaldo 304)

点击此处,查看“341号”的血统书
点击此处,查看“341号”的战绩

有趣的是,“341号”和“亚伦”都是诺伯特.亚里的著名种公“罗纳尔多”的孙代。“罗纳尔多”作出的子代还获得了2010年苏雅克全国冠军。有关“罗纳尔多”的后代获得的佳绩在2012年的拍卖期间,我们曾有过报道, 点击此处,查看此前报道.

2014年的主要佳绩

点击此处,查看2014年诺伯特的主要佳绩

雄心勃勃

诺伯特从不掩饰自己的雄心。他为自己设定的目标是:在长中距离和长距离比赛中,跻身顶级高手的行列,一如在2012年整舍拍卖之前那样。事实证明,2012年的那一代鸽子(当时他留下的幼鸽)是非常有实力的。其中的3羽更是天才赛将:“亚伦”、“341号”和雌鸽“豪达”(Gouda)。“豪达”在出生的当年就是比利时长中距离的最佳幼鸽之一 - 点击此处,查看“豪达”的照片 及 点击此处,查看“豪达”的血统书。在2014年相对小型的一岁鸽战队中,有一羽赛将特别耀眼——“内马尔”。作出一羽如此出色的天才赛将是非常难得的,而这就是诺伯特为之奋斗的目标。在2012年末,他售出自己的种鸽及赛将收藏后,诺伯特不得不重建自己的整个的种鸽队伍。这支种鸽队伍要作出新一代的杰出品质的赛鸽来重登高峰,这是相当有挑战性的,需要大量的精力及努力。诺伯特希望不是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鸽舍中,但是事实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能陪伴家人,悠闲地生活。所以,他还没有计划建立一岁鸽战队及老雌鸽战队。他还是采用他在整舍拍卖会前使用的那些方法。他以经典的鳏夫制使翔一岁及老雄鸽,他关注的焦点是长中距离及长距离赛。而他同时也想在幼鸽赛中获得一些成就。当然,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有些鸽友完全聚焦于幼鸽赛,战胜他们会非常不易。诺伯特认为以完全的鳏夫制使翔幼鸽很花精力,所以,他更倾向于遮光制。诺伯特的雌鸽在出生那年就会赛飞,使翔她们比起雄鸽来风险更高